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零六章 被抢饭碗的急躁
    李昭又动了一下,然后用居高临下的口吻问道:“为什么要跟人家学,自己的媳妇厉不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厉害,厉害,再动。”

    李昭却不听他的指挥,问道:“还往不往外跑了?”

    “不跑了,不跑了,阿昭,朕就赖死你了,全听你的话,你快动啊。”

    李昭冷笑:“今后要学找媳妇学,记住没?”

    “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之后杨厚照又叫道:“阿昭,你动啊。”

    李昭叫道:“叫我什么?”

    “阿昭。”

    “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媳妇。”

    “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小妖精,不是,那奶奶?不是,祖宗?也不是,阿昭,你快告诉朕叫什么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叫我女王大人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如得大赦,喊道:“女王大人。”

    李昭忍不住笑,后趴在他身上,道:“自己动。”

    可怜的小皇帝,终于可以在下面一展身手了。

    一早,阳光大好,小皇帝吃完饭坐在正厅里“看太阳”,也不是看,是太阳太晒,他不愿意坐在太阳底下,但是又暖洋洋的想晒,所以就坐在屋里感受着,一边感受,一边哼着不知名的小曲,翘着二郎腿,怡然自得又十分轻松高兴。

    赵瑾昨晚等了皇上半宿都没到,一早上早早就来了。

    正好皇上接下来准备去虎园喂老虎,看样子是皇后也会去,换衣服呢吧,等皇后呢。

    赵瑾找到机会,跪在这样高兴的杨厚照腿边道:“万岁爷,您昨晚怎么没去?人家都下午才敢去学,就怕忘了,最后您还没去。”

    赵瑾告诉杨厚照他需要向一个道士请教才能会,但是那道士没办法带进宫,所以得他先学。

    提起这个话题,杨厚照高兴的露出一排小白牙,看看左右没有人,低声对赵瑾道:“不用你了。”

    赵瑾微愣:“不用奴婢了?”

    那当然,皇后厉害着呢,别人教只能听,最多也就是看,跟皇后钻研,能实战,还用得着别人吗?

    杨厚照晃着椅子,悠闲道:“不用了,家里有。”

    说完哼着小曲,姿态还是那般悠闲。

    一看就是昨晚爽到了。

    赵瑾心中一突,什么东西家里就有了啊?房中术家里有?

    谁给皇上看得啊?

    可是皇上以前很懒,还嫌人家刻的模糊,就不爱看,所以他一个太监才专研,必要时候给皇上指点,皇上就越来越宠爱他,现在有人抢生意?

    抢生意皇上自己也不爱看吧?

    正想着,从寝殿的方向传来脚步声,接着皇后的身影就出现在殿里。

    今天皇后穿了一身水绿色的衣裙,头上随随便便挽了个发髻,没有带钗环,攒了个粉芍药花在头上,清清爽爽又随意,看了让人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皇上是见惯了端庄靓丽的少女的,这样小家碧玉的打扮,耳目一新,皇上肯定会觉得很新鲜。

    赵瑾见了微微蹙眉,皇后这个打扮有没有什么深意呢?

    他刚想完,杨厚照就站起来迎向李昭:“阿昭,真好看。”

    让后他上下打量她。

    李昭笑道:“哪里好看?”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哪里都好看。”随后声音放低:“里面穿了吗?”

    李昭嗔了他一眼:“现在是白天。”

    “那晚上别穿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说完又拉着李昭傻笑,还一个劲的捧臭脚。

    赵瑾把脸转向殿外,不对劲,皇上的表现不对劲,皇后的表现也不对劲,莫非抢饭碗的是皇后?

    中午,杨厚照在睡午觉,李昭先醒了,到了寝殿外。

    秦姑姑听见动静从偏殿走过来,见娘娘站在廊下看着门口,问道:“娘娘,廊下过堂风,才睡醒不能在这里站着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我擦过汗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问道:“赵瑾还没有动静?”

    秦姑姑道:“感觉还没开窍。”

    还没开窍?那可就太笨了,就不是赵瑾了。

    这些天她都没让杨厚照和赵瑾单独相处,今天上午出去玩,杨厚照怎么出去的她就怎么把人领回来,赵瑾全程眼巴巴的看着,他就是没机会跟他单独说话,还没开窍?

    李昭笑道:“不是没开窍,而是不甘心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道:“那他什么时候会甘心?甘心来求娘娘呢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可能等他意识到,本宫是皇后,他就会来了吧?”

    “那他什么时候能意识到?”

    李昭看向秦姑姑,心想这个是十万个为什么吗?

    想完一下,点头道:“很快了,很快了,只要有人提醒他,就很快了。”

    钟鼓司里,武儿端着一个茶盘过来,茶盘上有一团蓝色的衣物,赵瑾就坐在椅子上看着他,他走到赵瑾面前,后道:“公公,这就是从清宁宫拿过来,皇后的衣物,要洗还没洗。”

    随后降低了声音:“昨晚穿的。”

    赵瑾微微颔首,找到衣服的领子拎起来抖了一下,衣服展开,他瞪大了眼睛:“这是小太监的衣服。”

    武儿语气不可思议道:“是呢。”

    可是此时这太监的衣服已经变成极其不正经了,不说剪裁的暴漏,有些地方都撕坏了,裙摆上,还有一些特殊的痕迹,让人光看都觉得心跳加快。

    不用说,这都是万岁爷弄的。

    赵瑾有些无语,把衣服放回到茶盘里道:“能想象很激烈哈?”

    武儿红着脸道:“儿子也想象不到。”

    因为他不伺候帝后,没见过没听过,所以还不懂。

    赵瑾是见过听过的,不止帝后,很多人,衣服都撕坏好几处,就知道万岁爷昨晚有多凶,有多猛,有多急。

    为什么凶猛?因为皇后这衣服就不正经,皇上不是正经人,他最喜欢不正经的东西,比如,女人换个角色勾引他。

    所以早上起来他神清气爽,爽翻了。

    赵瑾越想越气,道:“很爽,很激烈,所以说不用咱家了。”

    所以昨晚的约会都不去。

    告诉他房中术的约会都不去。

    赵瑾开始在屋里转圈。

    武儿没从见过公公这样急,有些害怕:“公公,您怎么了?”

    怎么了?他能让皇上对他青睐有加,就是因为他能给皇上很多不一样的东西,小皇帝尤其好色,他能帮助皇帝,可是现在他的差事都被皇后领了。

    人家是两口子,还有他什么事了?

    他竟然要失宠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