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零七章 马永成要死了
    赵瑾喃喃道:“咱们皇后,还挺野性啊?”

    他明白了,皇后化身小太监勾引皇上,皇上从没尝试过的新花样,当然不需要他了,所以真的是皇后在捣鬼。

    赵瑾想通为什么皇上会失约后,又有了新的问题,皇后为什么这么做?

    微微一想,还是回到了之前考虑的地方,皇后不让他单独跟皇上说话,他没办法提司礼监的事,皇后是想接着这件事拿捏他。

    对,拿捏他,那个眼神。

    赵瑾攥着拳头道:“咱家不甘心啊,难道咱家一定要走皇后的路子?”

    要被一个女人拿捏?

    可是龙卷风不如枕边风,他现在见皇上都费劲,不想别的办法机会要错过了。

    赵瑾心想,如果我讨好皇后,兴许这件事早就定下来了。

    可是真的不甘心,那皇后是商户女出身,若不是他,她根本没可能进宫当皇后。

    杨厚照之前是不去后街的,因为离宫门太近,没意思。

    小皇帝就是不喜欢皇宫那个环境,所以能走的越远越好,那天是赵瑾对小皇上说,皇城后还有个街,很繁华,小皇帝就去了,见到了男扮女装的李昭,跟了三天,第三天就搭上话了,才有的之后。

    而赵瑾之所以让小皇上去后街,是因为万国寺来了一个外地的得道高僧,他信佛,就去找高僧看面相,高僧告诉他,他有帝王之相,但需要贵人扶助,这个贵人是谁,高僧说天机不可泄露,但是给他指了方向,让他领皇上去娘娘庙街,上天就自有安排。

    可是他没发现什么他的贵人啊,倒是小皇帝找到了心爱的女子。

    难道皇后是他的贵人?

    赵瑾这时候思考起来,但是好像也不对,高僧说贵人是男的。

    所以根本不是皇后,那皇后没有他,就会在街上卖一辈子玉器,也不可能进宫。

    然后他明明是皇后的贵人,皇后有今天明明要对他感恩戴德,现在反过来跟他作对,他要去求那个商户女,不甘心。

    赵瑾正犹豫着,外面有小太监来求见。

    赵瑾心情不好,哼道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小太监战战兢兢进来后道:“公公,是张公公的人来给您递话,马永成在诏狱中受了大刑,快不行了,问您要不要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马永成?”

    是啊,马永成被当成替死鬼交出去,在诏狱那种地方,怎么可能活得下来呢,皇上没有立即让他死已经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赵瑾冷笑,这个人总是跟咱家争宠,脑袋还不灵光,自己找死,看什么看?

    他对内侍挥挥手:“看什么看?不去。”

    小内侍转身就要离去。

    赵瑾叫道: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内侍转过头。

    赵瑾笑道:“去,为什么不去。”

    这个人一直跟他争宠,最后争死了吧?得去看看,看看他怎么死,再让他看看自己根本没有被赶走,还很辉煌。

    承天门前面,有很大一块地,全都是王朝个个职能部门的衙门。

    跟承天门呈中轴线的的,分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别是中军都督府,左军都督府,右军都督府,然后就到了前军都督府。

    前军都督府西北方向紧挨着的衙门,就是锦衣卫的衙门。

    诏狱,就在锦衣卫衙门的后院。

    诏狱的可怕,在于所有当官的都对它闻风丧胆,因为诏狱不光环境恶劣,可以动用私刑酷刑,经过诏狱的狱卒伺候过的人,不死也要剥层皮。

    马永成就被关在诏狱刑房第三个牢房里。

    昨天他刚受过大刑,身上每一块都被带倒钩刺的鞭子鞭打过。

    当时疼的麻木了,没什么感觉,回来后后半夜全身发烧,内里冰冷,腿脚都不能动,他才知道他已经残疾了,而且还染上了可怕的风寒。

    风寒本来不可怕的,有钱有太医就能治好。

    现在可怕了,因为诏狱中他没有钱,更不可能有人给他派太医来。

    诏狱的牢房不见天日,他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,他睁着眼看向角落里,问道:“宝儿,现在是什么时辰了。”

    小宝正是他那个干儿子,出卖了他,但是也没有什么好下场,跟他一起,都关在里面了。

    小宝也受了刑,但是没像马永成那么惨,他知道马永成得风寒了,反问道:“你为什么要问时辰?是不是看到黑白无常来向你索命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自己下吓得直缩脖子。

    马永成骂道:“你想我死?我偏偏不死,要不是你这狗东西出卖我,万岁爷怎么会怪我?我现在还是钱宁宫的大铛。”

    小宝也一肚子气呢,冷笑道:“谁出卖谁?不是你让我去安排王聘婷,我用得着替你背黑锅?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让你安排的王聘婷,是你自己投靠了太后吧?”

    “不提还好,你真是蠢,皇上才是你的主子,你为什么背叛皇上投靠太后,都是你,害得我也被你连累。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他们已经争执无数次了。

    不是他投靠太后,是皇上逼他,太后也逼他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的错,都是你的错。”

    小宝道:“你底气这么足,还能跟我吵架了,你是不是回光返照,要死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。”

    死多可怕啊,任谁听到自己要死了,都会被吓死吧?

    马永成顾不得跟小宝争执了,他确实感觉自己神志清醒,病痛好像也没了,老人说,人死的时候不带病。

    所以他要死了吗?

    不不不。

    他还不想死啊,他是乾清宫的大,他是皇上面前的红人,他怎么会死呢?

    就在这时,马永成好像看到了赵瑾和张永的身影出现在牢房外,牢房都是铁栅栏栅成的,有很多空隙,他可以清楚的看到张永和赵瑾绯红的的内侍服,还有上面的图案。

    不会,不会是他们,他们一共八个人的,凭什么他在诏狱里,别人都在牢房外。

    马永成喊道:“这不公平啊,我不要死,我要见皇上。”

    确实是张永这赵瑾来了,都是奴才,伺候一个主子,虽然中间有不和睦,但是无伤大雅,张永对马永成有种兔死狗烹的同情,所以他是来替马永成收尸的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