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零八章 皇后才是做局的人
    听见喊话,张永将食盒从牢笼口递过去,道:“别喊了,留着力气吃顿饱饭吧,别做饿死鬼,皇上是不会见你的。”

    马永成眼前已经黑了,他突然看不见人了,但是他意识还是很清醒,他躺在那里看着上方的虚空,哼哼道:“我要见皇上,我们八个人,你们都在外面,为什么我在里面?不公平,我要见皇。”

    张永反问道:“我们八个人,本来都要被人送走,可为什么你要死了,我们都好好的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所以是太后害我,是王聘婷害我。”

    张永又道:“王聘婷都出宫了,跟丈夫义绝,得了一笔钱,过的可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她是要爬床的贱人,被皇后抓到了。”

    张永笑道:“对啊,她是要爬床的女人,被皇后抓到了,可是皇后把她放了,但是皇后没放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皇上没放我,不是皇后,不是皇后。”

    马永成突然喊道:“难道你们真的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被关在这里吗?不是因为皇后,那是借口,因为内阁逼得紧,要我们八个人死,皇上牺牲我一个,救了你们七个,是皇上,是皇上要牺牲我,是皇上啊。”

    他都知道啊,是皇上要牺牲他,爬床只是借口。

    确实,若是以往,给皇上床上塞个女人,就算皇上不喜欢,也不至于丧命,现在命要没了,显然另有隐情。

    马永成一直喊着皇上。

    张永却一直笑着,摇头的笑着,笑的极其不认同。

    小宝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,跪行向牢笼口,抓着栏杆叫着张永:“张公公,奴婢知道错了,请公公向皇后娘娘求情,饶了奴婢这一次吧。”

    马永成吼道:“你为什么要向皇后求情,我们是皇上的奴才,皇上才是一国之主,我要向皇上求情。”

    小宝回头恶狠狠地看着他:“你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吗?”

    马永成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这时候他的声音已经有些飘忽。

    小宝道:“怎么回事?爬床的王聘婷都放了,为什么不放你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放我?因为内阁逼得紧,皇上要牺牲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八个人,内阁逼得紧,不牺牲别人却要牺牲你呢?”

    马永成有一瞬间失神,后喃喃道:“为什么不牺牲别人,牺牲我呢?”

    小宝问道:“你有没有让人告诉我,安排王聘婷爬床?”

    马永成摇头:“我没有,是你诬陷我。”

    小宝道:“我也没有诬陷你,确实有人告诉我,是你安排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有诬陷你。”

    马永成咳嗽两声:“那我们为什么进来了?”

    小宝自嘲一笑:“是啊,你没有安排王聘婷爬床,我也不是自作主张安排王娉婷爬床,所以到底是谁做的局?你为什么被牺牲?还不懂吗?有人做的局,不是你我,就因为你投靠了太后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样?”马永成显然不服气,急的脸都红了,好久才咳嗽出声,后气愤道:“可是我没有伤害皇上。”

    &nb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sp;小宝叹息一声:“这才是最可怕的,你没有伤害皇上,可还是要牺牲你,因为你投靠了太后,因为你伤害了皇后,和皇后作对。”

    所以局是皇后做的。

    伤害皇上的人可能还有活路,伤害皇后的人,就被关到诏狱里,快要死了。

    什么内阁逼迫,什么前朝争执?在后宫,就因为有人得罪了皇后,这些朝廷的大麻烦就都解决了。

    只需要牺牲一个给皇上塞女人的马永成。

    所以到底谁是一国之主?

    皇帝是一国之主,可是他都听皇后的。

    马永成张大了嘴,可脸上还是有不甘。

    小宝哭道:“八个人,七个都在外面,只关了你一个,现在你知道为什么了吧?”

    马永成眼睛流下来泪来:“七个在外面,只关了我一个,呜呜,只关我一个。”

    他哭声中带着悔恨,小宝也十分悔恨,跟着哭:“你当初为什么投靠了太后?得罪了皇后,害得我也被连累。”

    马永成眼泪流不出来了,都凝结在了脸上,道:“只有我一个投靠了太后,只有我一个得罪了太后,所以我要被关起来,不是因为内阁逼得紧,皇上要牺牲一个人,而是我伤害了皇后,是皇后要牺牲我。”

    说来说去,这盘大棋是皇后下的,他明白了,早就应该明白了,就是不愿意承认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不得不承认了。

    马永成声音又变得喃喃的:“我懂了,难怪皇后会那么巧合的出现,难怪我什么都没做,却惹火烧身,不是我的局,也不是小宝的局,是皇后……是皇后……我懂了,娘娘,求求你……”

    求什么谁都没听出来了,过了一会,四周像是冰封了一般安静。

    马永成问小宝:“是不是死了?”

    小宝着胆子爬过去,探了下马永成鼻息,后叫了声回头看向张永:“死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嚎啕大哭:“张公公,请请您,您帮奴婢跟皇上求求情吧。”

    张永笑道:“你忘了马永成为什么会死?”

    小宝喃喃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张永冷笑:“你方才自己不都说了吗?因为得罪了皇后,得罪了皇后,还想活?”

    所以他也跑不了,他也得罪了皇上。

    小宝嗷的一声就抽过去了。

    张永又微笑着摇头:“太年轻,干什么得罪皇后呢?”

    说完,无意间向旁边一扫,笑道:“赵公公,您不是来送马永成的吗?怎么一句话也不说了?”

    赵瑾在他旁边呆若木鸡,因为听了这段对话,他好像明白自己犯了什么错误了,他差点也得罪了皇后。

    皇后,那个对他笑着,笑意不达眼底的女人,他知道自己接下来应该干什么了。

    清宁宫,李昭坐在稍间的椅子上看着脚下的赵瑾,笑道:“万岁爷不在啊,公公您是不是找错人了?”

    赵瑾坚决的摇头:“娘娘,奴婢不找皇上,是来孝敬您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将一个桃红色的盒子从袖子里拿出啦,手掌那么大,呈给李昭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