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零九章 赵瑾如司礼监
    李昭笑道:“公公这是什么啊?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这位娘娘爱钱,皇上一欲求不满就给钱,然后皇后就什么都答应皇上,所以他给钱,绝对没错的。

    赵瑾道:“娘娘,这是奴婢的棺材本,奴婢家里招耗子了,放在家里不安全,您又是会拢账的,求亲帮奴婢保管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这个我怎么好保管呢?你放到钱庄里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赵瑾心想这是试探,皇后不可能不爱钱,他道:“钱庄奴婢信不过,还是娘娘这里稳妥。”

    她这里利息高嘛。

    李昭倒是很想看看赵瑾能拿出多少钱。

    她给秦姑姑示意一下,秦姑姑接过盒子打开,然后给李昭看。

    李昭以前管钱的,对银票厚度是很敏感的,应该有五千两,最上面还放了两棵鸽子蛋大的红宝石。

    三品大员一年的俸禄是二百两银子,二十两银子够一个四口之家正常吃用用三年,生活还能挺好。

    甘肃一省一年的税银是三万二千多两。

    所以,这五千两银子,按正常物价算,是很大的一笔数目。

    但是若和贪官污吏比,就是九牛一毛。

    当官的人也从来不是靠俸禄养家的,养不起。

    赵瑾是杨厚照身边非常喜爱的狗腿子,还有实权,不可能就这么点棺材本。

    可是第一次来往,人家也不能就交实底。

    李昭算了算,所以这五千两和两颗红宝石,给她的贿赂,是再恰当不过的,不多不少。

    她看完之后看向赵瑾,问道:“公公送本宫这么大的礼,本宫何德何能?”

    没有说让人收起来,也没有说不接,但是已经把话挑明了,他在送礼,送礼自然就是有事求?

    赵瑾心想一想,不接就是有门。

    他道:“娘娘,奴婢此次前来,是有个事情要告诉娘娘,马永成死在诏狱了。“

    这件事李昭还没听说呢。

    她微愣:“就死了?”

    赵瑾道:“千真万确,奴婢刚从那边回来,亲眼所见。”然后马上就过来了。

    李昭想了想笑道:“马公公是为了您死的。”

    因为内阁逼迫,祭出一个马永成,活了七个人,这七个人中包括赵瑾。

    赵瑾道:“都是娘娘心疼奴婢,是娘娘心疼奴婢,马公公才死的。”

    所以如果没有李昭,这件事不知道发展成什么,总之马永成不用为七人去死。

    赵瑾这是已经知道她在马永成这件事背后使了多大劲。

    李昭得意一笑道:“本宫哪有那个本事?”

    说完,嘴角提的更高了。

    赵瑾忙道:“娘娘您还有更大的本事,不过俗话说得好,一个篱笆三个桩,一个好汉三个帮,再有本事的人,也得用人,娘娘,奴婢愿意做您的狗腿,请您收下奴婢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毫不作假的磕了三个头。

    所以,他已经认清了事实,愿意投靠她了。

    但是这投靠也是为了让她帮他入司礼监,一个好汉三个帮嘛,他入司礼监,她就能有更大的好处。

    &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nbsp;李昭等的就是赵瑾这句话,但是她是皇后,要端着,笑道:“公公,您是不是搞错了,您不是万岁爷的人吗?”

    赵瑾也笑了,道:“那就是您的人。”

    因为皇上都说您的人。

    李昭让秦姑姑把盒子收下,然后道:“公公,咱们去见万岁爷吧。”

    这是立马就要帮忙办事的意思。

    赵瑾赶紧起来,问道:“万岁爷现在在哪?”

    司礼监的位置空了好几天了,高迁在找杨厚照问人选,大家心里都有一个人选,所以现在杨厚照在乾清宫和高迁说这件事。

    刚刚好。

    李昭用眼皮一挑赵瑾,道:“都在本宫意料之中,跟着走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皇后的枕边风不是盖的,是吹的,赵瑾转天就入了司礼监。

    而又一个转天,弹劾赵瑾的奏折就如雪花飞舞,纷纷飘向内阁的和司礼监的桌子上。

    当时刘健为什么一定要除掉八虎,百分之七十的原因都是因为赵瑾,因为这八人中,赵瑾做的引导小皇帝不务正业的事情最多,现在刘健一走赵瑾就上位了,那大家的担心不就是实现了?

    所以弹,往死里弹。

    赵瑾也非常给他们面子,骂的狠了的,直接就廷杖一百。

    朝廷上行杖打人,叫做廷杖,是对朝中的官吏实行的一种惩罚,最早始于东汉明帝,又一说是北周宣帝,在金朝与元朝普遍实施,本朝则实施得最著名本朝文官最厉害。

    廷杖打起来分两种结果,一种是外表看着吓人,但是人没事,一种是外面没什么伤,但是人很快就死了。

    这要看被行刑的人是什么来头,跟行刑的人有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这些骂赵瑾的人都算是有来头,但是行刑的锦衣卫都见赵公公如日中天,所以就打第二种,也就是说,骂赵瑾骂的凶的人,就被打死了。

    三四天下来,每天都要死一个两个。

    这样下去,朝廷谁还敢发声?那不都成了赵瑾的天下了。

    因为刘健走的时候跟杨宁起了冲突,所以遇到了这种事,文官们以前多是刘健的门生,就不愿意找杨宁商量,纷纷奔向羊毛胡同。

    羊毛胡同是离六部和皇城都很近的胡同,地段很好,房子价格很高。

    其中有个小四合院,正是如今次辅李阳东的家。

    对,文官们都来找李阳东了,让他拿辙。

    这天天都已经黑了,虽然没有下雨,但是星月无光,李阳东在书房看书,前门又传来敲门声。

    管家李叔过来道:“大人,指定又是来拜访您的六部官员。”

    因为已经来了很多个了。

    秀才造反三年不成,都说了根本在皇上,天天弹劾赵瑾有何用?而且没看出皇上是要拿这些人立威吗?因为多数人都是刘健的门生。

    所以跟他们合计也合计不出什么结果。

    李阳东眼睛放在书本上看得正热闹,挥挥手:“不见。”

    李叔就懂了。

    敲门声还在,李叔去开门,三个穿着飞禽官服的大人站在门口,其中一个人问着要见次辅。

    李叔客气道:“很不巧,大人带着夫人小姐上香还愿去了,天都不会回来,没在家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