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一十四章 祸水东引
    李昭道:“走去接驾。”

    她刚说完,杨厚照已经从帘子外进来了,他手里捧着一束火红火红的月季花,进门就到:“阿昭,看我给你带什么回来了?”

    李昭知道他去见大臣了,没想到还给她带花,怎么想到的呢?

    她笑道:“万岁爷是在哪里摘的花啊?”

    杨厚照把捧花轻轻送到她面前,道:“好看吗?香吗?朕从御花园回来,发现那一片月季开的真好看,大朵大朵的,跟我阿昭一样好看,就采回来了,好不好看?”

    女人对花向来没什么免疫力,她也是女人,李昭接过花闻了闻,道:“好看,万岁爷对我真好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眉飞色舞道:“那可不,朕亲手采的哦。”

    说完伸出手给李昭看:“都是刺,都扎破了,朕从小到大都没干过这种活呢,你快给朕吹吹,不吹不能好。”

    叽里呱啦就开始邀功,才干了多点事啊?

    不过杨厚照不撒谎,他从小到大,应该真的没干过这种活,李昭的脑海中能想象他路过御花园看到花时候的情景,真好看,给阿昭,然后亲自去采摘。

    倒是挺感动的。

    她抿嘴一笑:“行,给你吹吹。”

    她还没等吹,杨厚照叫着秦姑姑:“快把花插好了,都是刺,扎到阿昭怎么办?你这奴婢怎么这么没眼力见呢?”

    不是怕打扰她们谈情说爱吗?

    说的好好的来骂她,真是……

    秦姑姑有气难言,轻轻接过李昭手上的话,去找花瓶了。

    秦姑姑人一走,杨厚照就把李昭抱住,然后手背到后面,道:“还有好东西,你猜猜是什么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万岁爷干什么去了?怎么会有这么多好东西?”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去见了一个官员,然后去看一眼母后,发现母后桌上有果子,朕就偷偷拿了两颗。”

    说完伸出手,在手心里果真有两颗红红的李子。

    李昭心想这人没见过李子吗?他可是皇帝。

    杨厚照放开她,把一颗果子给她,道:“你看这果子红红的像不像心?一颗给你,一颗朕吃,吃完我们就心有灵犀一点通,哈哈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这个原因,真是什么事都忘不了她啊。

    李昭忽然想起父亲来了,父亲对他们姐弟两个也是,出门在外,不管别人给什么好吃的,哪怕只是一颗小小的果子,都会带回来给他们姐弟吃,用最朴实无华的行动来爱着她们。

    李昭接过果子道:“万岁爷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见她眼睛微红,有些湿润,忙道:“阿昭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李昭摇头道:“没怎么啊,很好,很好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想了想,忽然嘿嘿一笑:“我知道,你一定是觉得能嫁给朕实在太幸福了,所以喜极而泣,那可不,像朕这么英俊这么好的男人,你打着灯笼也找不到啊。”

    所以她是用探照灯找的。

    本来挺感动的事,说说话就让人感动全无,这个二货。

    李昭拉着她的手道:“万岁爷,您今天很高兴啊,都遇到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杨厚照撇撇嘴道:“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说完一笑:“先吃果子,我们心连心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贱兮兮的吃完了果子,李昭也吃完了,说真的,看着红,有点酸,她勉强才吃完。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/>

    杨厚照这时候已经坐下来,道:“好甜呐。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……”

    是嘴的问题吗?

    李昭也跟着坐下来,接着杨厚照就说了他为什么不高兴。

    他低声道:“好像有很多人骂朕,但是朕不想看折子,看了就知道真的有人骂了。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不是逃避嘛?

    算了,其实不看是为了大臣们好,一个皇帝,被人骂,你看到了处置不处置?处置了伤人,不处置皇帝的尊严往哪放?

    杨厚照真的已经十分容忍这些人,他是心底善良,可是他和大臣,都不能理解双方的心思。

    看着这样委屈的少年,李昭道:“那万岁爷您在意这名声吗?”

    杨厚照想了很久,摇摇头:“不在意,反正眼不见心不烦。”

    可是不在意为什么想了很久?

    不在意为什么会觉得不高兴?

    眼不见心不烦本身就是因为在意才逃避。

    所以他在意。

    她的男人,看见好看的花就给她采回来,细皮嫩肉却不怕扎手,看见心一样的果子挑好看的也要留给她一颗,他这么呵护他,她怎么能让人别人笑话他?

    昏君?那是历史上的事了,这辈子绝对没有。

    李昭突然站起道:“万岁爷,臣妾去出恭。”

    她在站起的一霎那眸子里涌先凶光,沉着的脸极其威严。

    杨厚照诧异的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出恭?

    出恭要这么阵势吗?

    是要跟屎尿过不去?

    李昭到了外面是找秦姑姑,找到了人,叫到屋檐下,离开伺候的人远远的。

    而她一旦这样,就是有事要吩咐了。

    秦姑姑道:“怎么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咱们是不是得给万岁爷个好名声?你有没有什么办法制止外界的评论?”

    秦姑姑眼珠子快要瞪出来,娘娘是不是傻了?她要是有那本事,她还当什么宫女,早去当司礼监太监了。

    李昭却笑起来:“本宫有。”

    那还问她?

    面对秦姑姑不解的目光,李昭对着阳光一笑,就是为了显摆一下聪明才智呗,她道:“就焦芳,还想入阁?咱们给他来个祸水东引。”

    会极门前的一段路,是百官早朝入太和殿必经的路。

    是的,开始早朝了,当然不是皇上早朝,是自打赵瑾上位后,每天召集官员上朝。。

    如今官员写折子都写两份,一份给赵瑾,一份给皇上,都猜测皇上那份不会看,但是好歹比以前强,有人管了。

    杨宁碰见了焦芳,一想这位跟赵瑾关系匪浅,所以杨宁虽然是首辅,但是露出如春天般的笑容,道:“焦大人早。”

    焦芳见首辅主动示好,很是得意,因为他知道,这个首辅是个软柿子,好捏。

    而他正好是个流氓。

    焦芳问了好后直接道:“杨大人,听闻陆大人推荐本官入阁,您没同意啊?”

    杨宁神色一变道:“哪里的事?焦大人众望所归,本官怎么可能不同意呢?本官欢迎之至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