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一十五章 研究“兵法”
    杨宁的话音刚落,就听身后隐约传来骂声。

    “不要脸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文人中的败类。”

    杨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急的脸通红,陆训提议焦芳入阁的时候他可没同意啊,这被焦芳这样当面发问,他总不能说不同意吧?

    怎么就骂他不要脸了,怎么他就成了败类了?

    现在聪明人都在明哲保身,这焦芳是赵瑾的人,他为什么就不能明哲保身。

    但是身后的骂声越来越大,他是首辅啊。

    杨宁再没回答焦芳的话,对着焦芳拱拱手,然后匆匆就走了。

    等上了朝的时候,杨宁才知道自己错了,那些人不是骂他,因为有人开始弹劾焦芳了,所以早上他和焦芳一起走,别人骂的是焦芳,他给误会了。

    下了朝的时候杨宁有点憋气,不是骂他他紧张个什么劲?

    但是转念一想,不是骂他这才是好事。

    李阳东走在后面,杨宁抄着手停下来,等李阳东走近了,他低声道:“想不到焦芳会被弹劾,这下子不用考虑他入阁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现在朝上传言,刘健要诛杀八虎的时候就是焦芳告的秘,大家是不能把赵瑾怎么样,甚至有人会迎合刘瑾,但是那是没办法,因为赵瑾有糊涂皇帝撑腰,但是焦芳可就不一样了,叛徒,惹了众怒,大家跟他也没交情,凭什么不弹劾他?

    把对皇上的怒意都加在焦芳身上了,这回的折子有点猛,就是不知道皇上怎么处置。

    李阳东对着刘健淡淡一笑:“卑职本来就没想过让他入阁。”

    说完拱拱手:“衙门里还有事,不回内阁,卑职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杨宁看着他的背影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人分明是不想搭理他,他暗暗哼了一声,他自己还不是迎合赵瑾,跟他装的什么清高呢?

    ****

    太和殿的朝房中,焦芳跪在赵瑾面前,道:“公公,这次您可得救卑职,这些人虽然是弹劾卑职,其实是打您的脸啊。”

    他现在好歹也是个三品大员了。

    竟然跪一个内侍。

    赵瑾却十分受用,但是脸上不显,喝了口茶,后唔了声:“焦大人,折子上说您谄下媚上,还弹劾您贪墨一事,这怎么是打咱家的脸?”

    焦芳道:“正所谓发狗也得看主人,您就是卑职的主人,这些不开眼的御使给事中弹劾卑职,不就是打您的脸吗?”

    所以他自己是狗。

    赵瑾哈哈大笑,后道:“既然焦大人都这么说了,咱家不向着焦大人,岂不是自己看不好自己的家?行了,不是多大的事,咱家一会就跟万岁爷说去。”

    万岁爷最宠爱的就是赵公公,有了他这句话,焦芳眉开眼笑,磕头道:“多谢干爹。”

    赵瑾微愣,笑道:“这怎么个话儿?焦大人啊,您都四十七了,咱家才三十九。”

    焦芳笑道:“无妨,儿子的小儿子正好七岁,可叫干爹爷爷了,那干爹不就是我的干爹吗?”

    赵瑾哈哈大笑,后起身道:“好儿子,先回去吧,干爹去伺候万岁爷。”

    只要赵公公应了这句,那就万无一失。

    焦芳站起,亲自给赵瑾打了帘子:“干爹慢走。”

    ****

    &nb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sp;赵瑾回到后宫,据说帝后正在书房研究兵法,他站在帘子外求见。

    顷刻间里面传来杨厚照的声音:“又来一个,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赵瑾进来一看,张永和皇后的那个宫女在呢,当然皇后也在。

    四个人围着书案不知道在看什么。

    赵瑾先生问安:“奴婢见过万岁爷,见过皇后娘娘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你来的正好,看过三国演义吗?”

    赵瑾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就是帝后研究的兵法。

    他点头道:“奴婢有幸看过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问道:“那你说,朕和里面的谁最像?”

    赵瑾感觉这是一道送命题,小皇上是正统,当然就是汉献帝。

    但是汉献帝又被大臣挟持。

    你如果夸万岁爷有雄才伟略可以说是曹操,但是又是奸臣,说是皇叔吧?小皇帝也不是什么仁德之君,孙权,孙策……

    有了。

    他道:“万岁爷,这还用问,您就是孔明先生再世啊,才智过人,人中龙凤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呵呵笑:“他们也这么说,不过朕最喜欢的是马超,年轻小将,英勇。”

    赵瑾忙拍手:“对对对,奴婢怎么把马超给忘了?是奴婢读书不精,万岁爷就是马超再世,英勇过人。”

    这马屁拍的太假了。

    但是只要是马屁,没人不爱听。

    李昭看见杨厚照高兴的笑了,暗暗撇撇嘴。

    杨厚照笑过后问道:“对了,你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赵瑾一看屋子里这么多人,道:“奴婢从外边回来,看万岁爷有没有什么吩咐。”

    提起吩咐,杨厚照真有话说,沉下脸道:“那个焦芳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因为不是弹劾他自己和心爱的奴才们的,所以像焦芳这么大的事,他肯定会知道,还是要过问一嘴的。

    终于说到了正事,赵瑾道:“自然都是诬赖之说,焦大人对万岁爷您忠心耿耿,您是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李昭那边突然道:“万岁爷,这个焦芳,是不是就是说您贵为天子,花钱没有省着的道理的那个人啊?”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就是他。”

    赵瑾不知道李昭为什么插话,他还是很畏惧这位娘娘的,忙解释道:“娘娘,有些大臣自己都是锦衣玉食妻妾成群,却说咱们万岁爷花钱多,得省着来,他们这么说,就是为了搏个忠厚敢于直言的好名声,可不是什么好人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自古忠言逆耳,不是好人说的逆耳的话,也可能是忠言,咱们万岁爷这么聪明,怎么可能听不出谁是忠言谁是阿谀奉承?再者说,我们万岁爷胡话什么钱了?养了宫里这么多人,万岁爷自己早上都只喝两碗二米粥,那大臣说的是万岁爷吗?怕是这位焦大人急功近利,所以应扣在万岁爷脑袋上,然后好邀功。”

    说完看向杨厚照:“万岁爷您说有没有这么可能?”

    杨厚照当然不觉得自己花钱多,他早上确实只喝二米粥,挺好喝的。

    原来这是节俭。

    之前还觉得这焦芳是为了他据理力争,听李昭这么一说,比焦芳还和他的心意。

    而且他的女人都说他聪明,怎么可以被这种小角色给迷惑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