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一十八章 后朝首辅
    好一场生命的大和谐。

    杨厚照满足之后懒懒的,让更懒懒的媳妇趴在自己身上不动。

    李昭觉得这是个好时候,听着老公的心跳,问道:“杨大爷,您是不是有别的入阁人选啊?”

    杨厚照脱口道: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说完觉得不对,抬起李昭的头:“你怎么看出来的?”

    李昭嗔怪道:“万岁爷有什么话都不跟我说,今后不跟你好了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那我跟你好。”

    他还耍上贫嘴了,李昭手指抚摸过杨厚照轮廓好看的嘴唇,道:“厚照,这是大事,万一上来的人总是约束咱们两个怎么办?你得告诉我是谁。”

    哎呦,还好刚完事,不然厚照两个字真是让人心猿意马。

    杨厚照看李昭眸子故意勾的很魅惑,道:“小妖精,朕是栽在你的手上了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那您说不说?人家担心着急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呵呵一笑,让她躺在身边。

    然后轻轻拍着她的肚子道:“朕选的人,怎么会难为咱们呢?这个人啊,还是咱们的媒人,咱们成亲的时候他出过力,这才是对朕好的人。”

    李昭脑子中有什么东西闪过,但是就抓不住。

    “到底谁啊?”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他叫张璁,是礼部的一个观政。”

    李昭蹙眉:“谁?”

    杨厚照听李昭变了声调,好似对他说的人很感兴趣,坐直了道:“张璁,阿昭认识?”

    李昭摇摇头。

    她不是认识。

    而是听说过。

    这观政不是什么实职,是官员等待分配的一种过渡。

    张璁这个人现在在这个过渡的位置,做了三年,因为他人缘太不好了,上级都看不上他,就不给他分配。

    说起张璁,就不得不再次提到杨厚照的结局。

    杨厚照英年早逝,又没孩子,杨廷和那时候已经是首辅了,便选了杨厚照的叔父的儿子,也就是杨厚照的堂弟,兴献王杨厚立为皇帝。

    这张璁,是杨厚的第二任首辅。

    为什么提到杨厚呢?张璁的上位史,就是他的履历,都和杨厚有关系。

    概括起来几句话。

    第一,中举人二十多年都未中进士,所以跟不进士不翰林、不翰林不入阁的内阁阁老们比张璁学习不怎么好。

    第二,也不知道是第七次,还是第八次,或者第九次落榜之后,张璁打算去以举人的身份去吏部要个小官做,这时候碰到了一个会算命的都察院监察御史,让他再考一次,说这次一定能中,将来还能入阁拜相,张璁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去考了,中了。所以这人比较迷信,但是迷信为他带来了好运。

    第三,张璁因为礼部没有给他安排正经工作,所以每天只能看周礼,尤其是对父母名分问题研究的特别透彻即使工作不好也一直学习,这个很难能可贵。

    于是杨厚璁进京之后,张璁就有了用武之地。

    杨厚进京之后要为自己的亲生父母册封带有皇字的封号,但是杨廷和认为杨厚是接替了杨厚照的皇位,属于过继,所以应该叫宪宗为父亲,死去的兴献王不能称“皇”,所以不能册封。

    这下当皇帝爹还没了?杨厚璁不干。

    于是皇帝和内阁首辅就展开了要么我走,要么你走的权利争夺战。

    张璁正好对父母名分有研究,所以为杨厚正名,赶走了杨廷和,从此平步青云了。

    所以,他应该是杨厚的红人啊,应该杨厚照死了之后才能上位,杨厚照今年十八,还有十五六年呢,怎么现在杨厚照就想让他入阁?

    李昭突然间想起来了,成亲之前,杨厚照就跟他说过礼部一个“观政”很和他心意,当时她脑中一闪而过,就没管。

    确实,父母名分都能总结的那么清楚,一个皇帝的婚礼人家不是小菜一碟。

    可是这回事大了,因为这和历史相差太多。

    到底怎么回事?

    见李昭蹙眉不说话,杨厚照突然道:“阿昭,你又走神了,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这张璁不是什么好人,因为他学习不好,久考不中,中了之后又久久没得分配,所以他对学习好的人都记了仇,他排除异己,属于势利小人那一类。

    君子和小人的区别就是,君子可共赢,李阳东杨廷和等政治家,也揽权,但是人家不会要求皇上只宠我一个,而是广开言路,提拔有能力的人。

    这是君子。

    张璁赵瑾之流为什么可恨?

    因为他们会要求皇上只宠我一个,一人独大,然后怕被取代没有安全感,就打压贤能,这对王朝的发展是没有一点好处的。

    还有两点不能让张璁入阁,因为历史上张璁战胜了杨廷和,杨廷和为什么要和杨厚争夺兴献王的名份,一个是为了掌权,一个应该是因为可惜杨厚照英年早逝,那是他的学生,没有后人,皇位被别人占了,别人死去的爹还得和学生的父亲平起平坐,不甘心。

    再一个,张璁是杨厚的人,为什么会提前有入阁的机会?太诡异了。

    听了杨厚照的问话,李昭肃然看着他:“万岁爷,我不喜欢这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啊?你认识他?他哪里得罪你了?”

    李昭这回真找不到借口了,摇摇头。

    杨厚照语重心长的道:“咱们能成亲,他出了很多力,让那些老头子哑口无言,朕都隐约的给他递过话了,会提拔他,岂能君无戏言?”

    李昭蹙眉:“可是我就是不喜欢他啊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咬着李昭的耳朵道:“阿昭你可不许这样,这不是无理取闹呢吗?这是朝政大事。”

    可是他当做了人情。

    李昭却无言以对,这次人家变有原则的人了,说好的吕布不见了。

    杨厚照伸手扣下旺仔:“半夜了,不说了,睡觉。”

    ****

    第二日杨厚照要参加经筵。

    正好李昭可以肆无忌惮的和秦姑姑商量事。

    李昭问秦姑姑:“你说有什么方法,打消万岁爷要让张璁入阁的念头呢?”

    秦姑姑倒着茶水道:“娘娘,您为什么这么不喜欢这位大人啊?”

    跟谁说这位大人是小人别人都不会信的,因为他还没上位,但是她未卜先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