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一十九章 碰瓷
    李昭借口道:“旁人熬了那么久的资历都无法入阁,他一个礼部观政直接入阁,细细追究的人就会发现是因为本宫和万岁爷成亲的时候,他给万岁爷出了主意,这样带来的恶劣后果是以后有小人为了上位,会针对万岁爷的喜好专门钻营这些事,所谓楚王好细腰,宫中多饿死,风气不好,对别人也不公平。”

    其实这种事很多,不然为什么大家都在讨好皇帝,但是被皇后娘娘这么一说,觉得是挺不好的。

    秦姑姑努力想着:“可是奴婢没什么办法。”

    李昭昨晚都挨了批评,撒娇之类是肯定不行了。

    那就要想办法让杨厚照厌恶张璁?

    怎么厌恶呢?贪赃枉法之类帝王是不太关心的,因为满朝皆是,你不要做得太过分就行了,张璁的职务想过分都不可能。

    那还有什么?

    生活习惯?

    个人爱好?

    好像都不行。

    李昭突然脑中金光一闪,如果张璁和她或者杨厚照起冲突就行了。

    但是一个小官应该不敢和他们起冲突,那就得她去碰瓷。

    怎么碰呢?

    古人多迷信,她如果挑到杨厚照见张璁的时候去见张璁,甭管碰不碰到,然后就装病,太医看不出来的病,就可以找钦天监算命,然后收买钦天监的官员,说她和张璁八字不合,让张璁冲撞了,那杨厚照肯定心头疼,就会不用张璁了。

    就这么办。

    李昭跟秦姑姑说了自己的计划,让她执行。

    秦姑姑一脸难以置信:“能行吗?万岁爷也不傻,一个外臣,和娘娘您能有什么冲撞?”

    杨厚照是不傻,但是杨厚照心疼她。

    李昭自信的点头:“去打听张璁什么时候进宫见皇上,能成。”

    ****

    第二天下午,李昭感觉地动山摇,睁开眼睛一看,是秦姑姑在叫她。

    身边已经没人,杨厚照不知道哪里去了,原来睡过头了。

    秦姑姑这时道:“人来了,在乾清宫陪万岁爷说话呢。”

    乾清宫

    李昭瞬间清醒,开始梳洗打扮。

    等秦姑姑给她发髻上插簪子的时候,她无意间问道:“应该会说一会吧?不会等我去了,他走了吧?”

    秦姑姑道:“那不好说啊,他一个小官,见万岁爷能有什么事?可能万岁爷就好奇,问问他一些礼仪,说完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那她还插什么簪子?

    这里离乾清宫说起来是最近的宫殿,但是皇宫大内,两个宫殿之间的夹道弯路都要走一顿饭时间。

    李昭把插到一半的簪子都拔下来,道:“还磨蹭什么?快走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看着光秃秃的发髻:“娘娘,也太素了。”

    哪里还像皇后?

    李昭道:“无妨,本宫天生丽质,批个麻袋都好看,走了走了。”

    她已经迈出房门。

    秦姑姑:“”

    她能说娘娘理解错了吗?

    ****

    李昭轿子都不敢做,深怕赶不上,一路小跑到了乾清宫,在进殿的穿堂外好像看见一个穿着官服的人影,也不知道是不是张璁啊。

    管不了那么多,还是先找杨厚照要紧。

    杨厚照正在书房里呢,李昭进来后一看,他站起身子像是往外走,而除了高凤之外,屋里已经没人了。

    难道张璁真的已经走了?

    李昭暗暗恼怒,有点想转身去追。

    杨厚照没想到李昭能来乾清宫找她,大多数时候都是她带着李昭出门,如果他当时没叫,李昭一天都不会离开清宁宫的。

    他兴奋道:“阿昭,你怎么来?是不是一会没见,就想朕了?”

    万岁爷可能高估了自己的魅力。

    但是李昭不能说实话啊,道:“臣妾醒了不见您,心里烦,就过来走走,万岁爷,您好了吗?接下来去哪啊?”

    “今天没什么安排了,一会看奴才摔跤去,你去吗?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接下来就和高凤吩咐去虎园的事。

    李昭暗暗吐口气,杨厚照是好敷衍,可是张璁没了。

    这时秦姑姑进来,看这个样子,给李昭过了一个眼神,李昭点点头,没赶上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要去虎园了,杨厚照走在前面,李昭奸计没得逞,心里实在不舒服,想她自己给自己取得外号叫做神算子,怎么能失手呢?

    她趁着杨厚照没注意她,对秦姑姑道:“姑姑,你说我现在装病还行不行?”

    秦姑姑有些无语:“你都没碰见人家,怎么往人家身上赖啊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我看见背影了,沾边赖呗?不能成吗?”

    秦姑姑摇头,好像有点太牵强了。

    可是她刚想完,就见娘娘脸色一变,接着翻了个白眼,身子就往下滑。

    天呐,要不要这样无赖啊?

    秦姑姑忙扶着李昭,然后喊道:“万岁爷,万岁爷,娘娘晕倒了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正跟高凤说笑呢,刚听声脸就白了,回头一个箭步窜过来,从秦姑姑手中接过李昭:“阿昭,阿昭?!”

    李昭脸上毫无血色,一点反应都没有。

    一阵阵眩晕感涌上杨厚照头顶,他吓坏了,这好端端的到底怎么了?

    可算心底还有一丝理智,他把李昭打横抱起,一边往屋里跑一边破声喊道:“传太医,快传太医啊。”

    ****

    乾清宫的寝殿外的小厅里,五个太医,跪了一地。

    他们个个屏气敛息,跪在皇上面前,皇上趁着脸,周遭的气愤像是被冰封了一边,十分沉重。

    因为皇后晕倒了,怎么针灸都不醒,皇上发脾气了,太医们要受罚。

    秦姑姑在一旁想,娘娘这演技也太高超了,太医都叫不醒,指头长的银针啊,都插到人中上,人都不醒,不光演技高,也真是能吃苦,她就不疼吗?

    杨厚照这时问道:“谁知道,娘娘到底为什么不醒?能让娘娘好起来的,朕立即升他为院丞。”

    其他四人都不敢出声。

    薛立斋在,他抬起头道:“万岁爷,这不是升官给奖赏的问题,臣给娘娘号过脉了,除了气息弱,感觉哪里都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差点吼出来:“那怎么叫不醒?阿昭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所以才棘手,他们是大夫,治病医人天经地义,可是他们根本看不出娘娘什么病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