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二十章 命格相冲
    才疏学浅,薛立斋被问的很惭愧,也不敢再说话了。

    四周又静下来,秦姑姑眼睛一挑,看到皇上眼睛里好像有泪花,她从落地罩后走出来,道:“万岁爷,娘娘会不会冲撞什么了?不然”

    冲撞了什么?

    杨厚照不用等秦姑姑说完,吩咐高凤:“把钦天监所有人都叫来。”

    ****

    皇后突然晕倒,皇上要把钦天监“搬到”乾清宫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事很快宫里就传遍了,太后自然也得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无缘无故就晕倒了?

    太后问王云:“不会是怀孕了吧?”

    皇后进宫可有小半年了,独宠后宫,小两口还每日都行房,按道理早就该有了。

    王云道:“太医都没看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也对,太医如果看出来,还要召钦天监的人干什么?

    所以不是怀孕。

    进宫小半年连个苗头都没有,这种女人可真是,讨厌就讨厌吧,还不中用。

    太后越想越气,叫着王云:“咱们也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看看是不是活不过来,那要是直接死了就太好了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“皇天在上,过路的各位神仙菩萨,你们不要吓唬朕,朕要阿昭平平安安的,求你们了,朕是皇帝,给你们磕头了。”

    太后一到乾清宫就听到这一串话。

    再一看,儿子带领乾清宫的所有奴才跪在前院的空地上,正在给老天爷磕头,额头都流血了。

    她的宝贝儿子啊。

    太后心疼的手都软了,喊道:“皇儿,你在干什么?还不快起来?”

    杨厚照看到母亲哇一下子就哭了:“母后,阿昭不醒,阿昭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儿子也不活了,呜呜呜”

    原来钦天监的人还没来,杨厚照怕李昭有事,越想越怕,六神无主,只能拜老天了。

    太后被她的话顿时吓得三魂去了七魄。

    心想这个儿子啊,说聪明聪明的不得了,说傻也傻的让人想哭,他说得出做得到的。

    转头赶紧就去求老天:哀家来时候跟您求的事情都不作数了,千万别让那个狐狸精有事,不然哀家的儿子就保不住了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三天后,李昭悠悠转醒。

    睁眼一看,窗外的阳光很是刺眼,她嘤咛一声:“什么时辰了?”

    话音光落,她就听见瓷器碎裂的声音,原来一直有秦姑姑在床边守着她,可是人渴了刚去倒水,她就醒了。

    秦姑姑回到床前道:“娘娘,您醒了?那钦天监的五官监侯准了,她说您今天会醒,就真的醒了。”

    五官监侯是推算天文历法的小官,钦天监最小的了,正九品官员。

    李昭想起来她之前的计划,道:“那不是咱们自己人吗?不是你找的?准了就对了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摇头:“不是,这个不是啊,奴婢收买的是监丞,可是那监丞来了一看,以为您真的晕了,他就不敢说了,最后是个五官监侯说的,说您和焦大人命格相杀,他命里带煞,您被冲撞了。”

    接着又道:“对了娘娘,您装的也太像了,这都过了三天了,您不饿啊,奴婢趁着没人的时候叫您您也不醒,后来不敢叫了,怕露馅,还好奴婢事先知道您是装的,不然就得跟万岁爷一样,万岁爷两天天夜没睡啊,今早挺不住了,被高凤背稍间休息去了,都吓死人了。”

    李昭坐直了:“你说什么?我昏睡了三天?”

    秦姑姑道:“是啊,您怎么装的那么像啊,一动不动的。”

    因为她根本不是装的啊,突然觉得眼前一黑,就什么都不知道了,醒了就在床上,清宁宫,她自己的床上。

    这其中一定有问题,李昭问道:“是钦天监的人给我叫醒的?”

    秦姑姑道:“您先别急,奴婢得给万岁爷报个信去,不然人醒了又该受不了了,剩下话咱们一会再说。”

    这倒是,先安抚人心再说。

    李昭下了床道:“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“您要休息啊。

    李昭道:“我感觉一点事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其实也不是,有点头晕,但是她想看看杨厚照怎么样了,两天两夜没睡觉,听了都心疼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杨厚照躺在床上,眉心拢着眼睛一直闭比实,嘴里嘟嘟囔囔喊着什么,听不清,但是知道他睡的不好。

    他们天天一张床睡觉,这小子平时睡觉可香了,碰到枕头就着。

    李昭坐在床边摸着他那坚硬的胡茬,把花骨朵一样的小脸显得无比憔悴沧桑,可真是为她操碎了心了。

    李昭感激的拉着杨厚照的,另一只手非常看不惯那拢着的眉头,手指一点,轻声道:“杨大爷,我醒了,你好好睡觉。”

    真灵,杨厚照神色都放松下来,肩膀也垂在枕头上,慢慢呼吸变得均匀。

    高凤在一旁看了,走过来,低声道:“娘娘,您才醒,万岁爷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,您先去歇息吧,不然万岁爷醒了又要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小狼狗能为她两天两夜不睡觉,她为什么不能做到?

    李昭道:“给本宫拿些小点心过来,不要糯米的,再冲一杯糖水。”

    高凤一下子就懂了,道:“奴婢这就去准备,厨房那边也都候着呢,一会就给娘娘送粥来。”

    李昭点头,她都要饿死了:“快去吧。”

    正好李昭吃完,杨厚照也醒了。

    他腾的一下从床上坐起:“阿昭。”

    李昭就坐在床边,不等他哭出来,道:“万岁爷,臣妾在呢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定睛一看,果真是李昭,喜极而泣,比李昭想象中哭的还可怕,他一下子把李昭抱紧:“阿昭,朕是不是做梦?朕梦见你说不回来了,再也不醒了。”

    李昭倏然想起一些片段,她好像梦见回去了,可是没找到呆的地方,就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她已经死了十六年,那边本来就没有亲人,男朋友应该也成家立业,搬了家了,所以什么都没有,故而又回来了吧。

    想起这些,她自己都有点害怕,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,到底怎么了?

    但杨厚照的召唤声让她很快回过神来,她笑道:“万岁爷,梦是反的,不然你看看臣妾,臣妾不是就在您面前吗?这还有假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