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二十二章 新婚礼物
    赵瑾今天没有回宫,留在皇城外的私宅里过夜,但他怎么也没想到,杨宁会来找他。

    堂堂首辅大人啊,拜见一个内侍。

    赵瑾因为被皇后骂过,最近谨慎多了,但是首辅能来,还是让他虚荣心得到了空前的膨胀,换了一身藏青色的罩甲,里面是浅蓝色薄衫,头上束发冠,上竖两根长翎,十分威严。

    但是到了客厅的时候杨宁一看,感觉有点好笑,这太监大晚上穿的这么正式干什么?

    心里取笑就好,不能说。

    他站起来拱拱手:“刘公公,多有打扰,公公见谅。”

    赵瑾扶住他,道:“元首大人,您这就客气了,您能来寒舍,寒舍蓬荜生辉,您是请都请不来的贵客,快请坐。”

    杨宁本来还有些紧张,看赵瑾态度挺热情,放松了不少,后客套的坐下来。

    赵瑾也坐回到了主位上,然后问道:“大人,您深夜造访,不是有什么指教吗?”

    杨宁忙道:“不敢当不敢当,就是路过公公家门,进来看看,没成想公公真的在,那就巧了,我这里有一副徽宗的画,不知道真假,听闻公公博学多识,尤其对书画善辩真伪,所以特地请公公帮着鉴别一下。”

    路过随身带画?谁信啊。

    赵瑾早就看到他手后的画卷盒子了,不然也不能这么客套。

    他有几个爱好,其中一个就说书画赏析,喜欢收藏。

    心里的痒痒都被勾起来,赵瑾抬起手:“大人打开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杨宁笑着把画卷展开,是徽宗的枝头鸟画,那黄鸟身材丰腴圆润,眼睛精明有神,看着栩栩如生。

    这正是徽宗画鸟的特点,朴质简逸的笔锋,全用水墨,寥寥几笔就能形神兼备。

    是真迹啊。

    赵瑾激动地自己拿在手中端详,连连感叹道:“画的好,画的好啊。”

    说完抬起头,羡慕的看向杨宁:“大人您是哪里得到的?”

    杨宁道:“这是我杨家的传家宝。”

    赵瑾摇头道:“可惜,可惜。”

    可惜不是买的,那样他兴许还能买到。

    杨宁看着他那惋惜的样子,再加上赵瑾的人品,就知道这人不是替他可惜,是为他自己得不到可惜。

    杨宁道:“如果公公不嫌弃,这幅画就放在公公这里好了。”

    他是首辅,面对一个太监,不能说送,但是这意思就是送了。

    赵瑾一愣,笑道:“大人,您开玩笑呢吧?这可是徽宗的真迹啊。”

    杨宁道:“美人配妆镜,宝剑赠英雄,相公公这样有品位的人,才配拥有徽宗的真迹,我不太懂画,放在家里就是暴殄天物了。”

    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,赵瑾收起画卷道:“大人,您能信得过咱家,这是咱家的荣幸,所谓无功不受禄,大人是不是最近有什么烦恼啊?”

    女儿希望能和姑爷婚姻有个保障,求到他头上,为了女儿,什么都拼了,这画是妻子从娘家带来的,妻子最喜欢的东西,确实是宝贝。

    给了赵瑾当然就是要求他办事。

    杨宁笑道:“其实也不说什么大事,小女不日即将成亲,若是能求圣上一个赐婚的话”

    有些话不用说透,笑笑就行了。

    赵瑾以为什么大事,只是求个赐婚啊。

    不过也难怪杨宁会这么下血本,赐婚之事可不是谁都能求得来的,杨宁虽然是首辅,可是寸功未有,韩翰林也不是什么皇亲国戚公侯之后,所以正常来讲,是不可能有赐婚的。

    而赐婚这种东西,一旦旨意下了,可是两家无尚的荣耀,一幅画卷肯定买不到。

    赵瑾笑呵呵把画卷起来,道;“小事一桩,大人您婚礼当天等着接旨吧。”

    是啊,别人来说不可能完成的事,只要他跟万岁爷一说,也就大笔一挥的事,准成。

    这位公公的能量杨宁也是知道的,长长作了个揖:“那就有劳公公了。”

    ****

    这天杨厚照从外面回来,李昭还在书房中拢账。

    杨厚照没让人通传她,看到秦姑姑在殿外做针线活,勾勾手指叫道: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蹙眉,万岁爷好像叫狗呢。

    她放下针线走过去,行了礼:“奴婢见过万岁爷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问道:“娘娘今天都干了什么?”

    秦姑姑今天不用撒谎,道:“娘娘吃完了睡,睡完了,还去遛了个弯,然后再吃,再睡,现在在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:“”

    他养了一头小猪。

    他斜着眼睛看着秦姑姑,姿态意有所指的样子:“那个姓韩的要成亲了,阿昭还记不记得?”

    姓韩的?

    秦姑姑翻着白眼,后摇摇头:“娘娘没说谁要成亲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脸上露出笑容,韩澈要成亲了,他在外面听说的,阿昭的前未婚夫,成亲了也不知道阿昭什么想法,不过既然只字未提,应该就是不在意了吧?

    杨厚照心情很好的进了书房,叫道:“阿昭,朕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李昭放下书本:“万岁爷回来了?”

    后帮他宽衣换衣服。

    期间杨厚照时而看着天空哼着小曲,心情十分高兴。

    而一般这小子这样,都是上完床之后啊,难道外面养母狗了?

    李昭问道:“万岁爷今天都干什么了啊?”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没干什么啊,都是老样子,朕如果干别的,不得带着你吗?”

    可是神色根本就不是老样子,不说实话,哼哼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天黑时分,李昭趁着杨厚照洗澡的时候,把秦姑姑叫到一边,她对着天上的月亮道:“你发觉万岁爷今天很高兴吗?”

    秦姑姑点头:“发觉了。”

    李昭等了下没下文了:“”

    她是想听为什么。

    她问道:“那你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高兴吗?”

    秦姑姑想了想:“奴婢真不知道,不过万岁爷回来的时候问奴婢,韩大人要成亲了您知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对啊,表哥要成亲了。”

    当时在街上韩太太就说了。

    可是韩澈成亲,至于把杨厚照高兴成这样吗?也不是他当新郎官,真是!

    ****

    温泉水里,高凤帮杨厚照揉着肩膀,杨厚照的小曲就一直没断过。

    那赶快的节奏,优美的强调,可真是诱惑人心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