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二十五章 收回赐婚成命
    不好,不想看皇后。

    更不好的是都没有借口让别人知道皇后有多不孝顺。

    更不好的是本来想挑个姿色出众的少女让儿子换换口味。

    但显然这个理由不能再发挥下去了。

    太后又看向李昭道:“你小日子是不是又来了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多谢母后关心,快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谁管你走不走啊?

    太后道:“你们成亲也有好几个月了,怎么肚子还这么不正气?你又不准皇儿宠幸别人,你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母后,那您不是成亲一年之后才怀了孩子吗,朕和阿昭都不急。”

    太后再也忍不住,咬着牙道:“什么都要皇儿说吗?老天给她的嘴巴只能吃饭是吗?跟哀家说句话都不行?所以皇儿娶回来的皇后是摆设,哀家身为太后问句话都不能答吗?”

    杨厚照:“”

    在李昭生病的时候,太后关心的去了,这样杨厚照对母亲增加了许多好感,于是面对目前的质问,多少有些不好意思,他嘴角尴尬的动了动。

    李昭这时道:“是母后,小日子又来了,还没怀上。”

    太后嫌弃的撇撇嘴:“怀个孩子那么费劲吗?这都多久了?你又善妒,把皇儿攥的死死的,哀家只给你一年时间,若是一年还没有动静,那后宫必须进人,就是普通人家,主妇一年没有动静,妾室也要停避子汤了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嘟起嘴吧,太后瞪了他一眼:“皇儿不准说话。”

    然后又看向李昭:“你能不能保证?”

    很可能是杨厚照有问题,逼她也没用的。

    但是这种事李昭不能告诉任何人,任何人都不能,当然别人也不会信。

    所以所有罪过都她一个人扛着吧。

    她道:“一年之后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太后怒道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难道一年怀不上,还要再说?你是要把妒妇演绎到底了是吧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母后,大过节的,不还没到一年呢吗?您怎么就知道儿臣怀不上?咱们一年再看。”

    太后瞪大了眼睛,杨厚照打着圆场道:“对对对,大过节的,谁也不准生气,用膳,用膳”

    大过节真的是个很好的借口,谁有脾气接下来都不好发了,于是这顿团圆饭在沉默中度过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太后是不想看李昭第二眼,帝后二人很快从慈宁宫离开了。

    路过御花园,八月里的风景红中带绿,如火如荼的感觉又是另一种美好。

    杨厚照把轿撵打发下去,拉着李昭上了九孔桥。

    九孔桥下流水淙淙,清冷的月光落在水面,像是把银子剪碎了,满眼都是一点点的闪耀光亮。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真好。”

    李昭扶着大理石的围栏笑道:“万岁爷说什么真好?”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去年过节朕还只是一个人,今年就有阿昭陪着了,所以真好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去年过节韩澈到家里串门,带着礼物,应该是他偷偷买的,被韩太太发现了,等我去他家吃饭的时候,韩太太借题发挥,说我以后肯定是属家贼的,他们家的东西都会搬到我家里去,然后大吵了一架。”

    民间的风俗,订婚的男女,过节的时候男方要接女方到家里吃饭,当然要带礼物。

    提起韩澈,杨厚照全身心都防备起来,每个毛孔都做好了战斗的准备。

    他问道:“现在想韩澈了?”

    李昭笑道:“是当时他没有帮我说一句话,我走了之后,他追出来,才对我说,都怪他,跟万岁爷不同,还是万岁爷对我好。”

    所以他把韩澈比下去了?

    杨厚照愣愣的道:“所以阿昭是为了夸奖朕,才说韩澈的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那可不,和韩太太,逢年过节一大吵,三天两头一小吵,韩澈从来没帮过我说话,我那时候就想,到底怎么能摆脱这个人,万岁爷是我的救星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最喜欢被人夸了。

    李昭越说他好,站的越笔直,仰着下巴道:“所以还是嫁给朕好吧?朕真么英俊帅气的小伙子,你真的赚大发了,那你要全心全意的喜欢朕,要对朕最好,不然朕真么优秀的人,是有很多人抢的。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真是,早知道就不要夸他。

    男人这种东西,适当的时候也要打压,还得有情敌。

    她翻了翻眼睛道:“韩澈这个人呢,跟他成亲那就倒霉,但是做亲人,还是挺不错的,他人很善良的。”

    完了,竟然又觉得韩澈好,杨厚照脸立即变了,心想那天我真应该把他革职查办,让他滚回老家收地租去。

    李昭想到圣旨赐婚的事,又道:“厚照,其实韩澈以前对我也挺照顾的,她是我表哥吗,他成亲,我想了想,咱们还是送个礼物吧。”

    哎呦,那天还说不许送,今天就要送礼物了,为了送礼叫他厚照,口是心非的女人,还是忘不了韩澈啊。

    杨厚照佯装一副笑脸道:“那阿昭你说送什么呢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送金银都要咱们自己出,心疼的慌,万岁爷,你说送什么咱们还不用花钱,还有面子呢?”

    还行,起码没因为韩澈就变得很大方,说明韩澈在她心里也不怎么值钱。

    可是不行啊,明明之前说不送礼物,又送,还是忘不了韩澈,口是心非的女人。

    杨厚照假意帮李昭想,道:“那送什么好呢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哎,不然万岁爷给他们赐婚吧,虽然已经订了婚,但是您婚礼当天下一道圣旨,让他们百年好合,这不不用花钱还体面吗?”

    竟然还想送韩澈这么难得的礼物?

    休想。

    还好圣旨还没写呢。

    杨厚照含糊不清的嗯了嗯,这样可以反悔,不然君无戏言。

    然后拢着李昭的肩膀道:“你看那边月亮多好?是什么叶子红了啊?这么早,咱们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万岁爷,咱们采好看的写上小诗,做成笺放在书里吧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:“好啊。”看吧,注意力转移了。

    捡叶子的时候李昭和秦姑姑头对在一起,秦姑姑问道:“成了吗?”

    李昭拇指食指做了个圈,伸出另外三根手指:“故意转移注意力,肯定很生气,绝对不会赐婚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