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二十六章 还是家庭内部矛盾
    八月二十,是个十分凉爽的天气,秋风一扫“秋老虎”的毒辣热,天甚至有些阴,看起来不太明媚。

    不过首辅大人的家里,照样热热闹闹,因为今天嫁女儿嘛。

    亲戚家的妇人都在杨婉莹那边看新娘子上妆。

    杨家三少爷,也就是杨琬滢的哥哥,一会要背妹妹上轿的,所以他也在妹妹的院子里,听见有人热热闹闹的张罗着,他笑了笑,这时又听见有人说:“夫人怎么不见了?夫人呢?”

    杨三找了下,确实没看见母亲,他眼睛转了转,去了父亲的书房。

    杨宁此时正在被何氏堵在屋子里要传家宝。

    何氏的声音很低,嘴唇颤抖,气息也不稳,可以看出来她多么生气:“那是我的嫁妆,你没有经过我的允许,就拿去送礼,那是我留给儿子们的念想,我何家的宝贝,你凭什么给我送礼了?”

    杨宁不停的嘘着:“你小点声,今天都是客人,你想被所有人都听见吗?”

    何氏道:“我已经很小声了,你今天不把画给我拿回来,我过一会可能就会很大声。”

    杨宁把画送给了赵瑾,是偷偷送的,他根本没跟何氏说。

    何氏本来也不能这么快发现,是杨琬滢要出嫁,她就想到了三儿子还没娶妻过门,于是整理箱笼,想给儿媳妇挑个好礼物,发现的。

    再一个杨琬滢自己说漏了嘴,会有赐婚,何氏就联想了一下,她的丈夫按理说是没有那么大的本事要到赐婚的圣旨的。

    这么逼问一下才知道,画给赵瑾的。

    杨宁却没觉得自己错了,道:“给儿子你就舍得,难道女儿不是你生的?画虽然名贵,但是皇上赐婚是多大的脸面,你怎么不想想?”

    何氏红了眼睛:“那也可以留着求给三郎赐婚,难道儿子不是你的吗?你的女儿出嫁,把家里都快掏空了,你给儿子留了什么?”

    这也是二人经常争执的原因,杨大人有三个儿子,女儿又最小,总是跟他撒娇,他就亲近些,儿子被夫人管的十分懂事,但是跟他很疏远,更像是同僚。

    所以他就忘了,其实可以用画给儿子求赐婚的,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但是提议是女儿提议的啊,是女儿求他帮忙,他总不能不帮忙。

    杨宁自知理亏,却不想道歉,提高了声音道:“我的女儿我的女儿,难道不是你生的?”

    何氏涨红了脸,暗暗攥起拳头,杨三已经在门口听了一会了,知道父亲又偏心了,见母亲难过,心里发疼,敲着门叫道:“娘,那边找您呢。”

    杨宁知道是儿子来了,用警告的目光看着何氏。

    何氏道:“婉莹的事今后我再也不会管了,我的东西大人您也不许再碰。”

    说完出门叫着儿子:“娘头疼,有什么事交给秦嬷嬷办吧”

    秦嬷嬷是何氏的奶娘,竟然把女儿的婚姻大事交给下人办了。

    杨宁听着母子二人远去的脚步声,气得脸通红,不管就不管,反正女儿有赐婚,无尚荣耀,不需要谁给装脸面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骑射场,皇后正在练习,皇上在凉棚里优哉游哉的啃着西瓜,一边看着皇后

    赵瑾:“”

    他找了皇上大半圈了,竟然在最明显的地方。

    赵瑾走过来请安:“奴婢见过万岁爷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哎呦,你不是很忙吗?怎么过来了?”

    再忙也得来,答应人家办事的,可是高迁并没有写给韩澈和杨琬滢的赐婚圣旨。

    赵瑾笑道:“万岁爷,今儿个不是韩翰林大喜的日子吗?吉时快到了,现在派人去传旨还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眼睛一瞪,做着嘘声动作看着李昭,那意思是别让李昭听见了。

    赵瑾不解,这又怎么了。

    李昭要让杨厚照给韩澈赐婚,杨厚照岂能让她如愿?就偏不,他怕赵瑾说漏了嘴,其实今天他什么礼物都没让人给韩澈去送。

    于是勾着手指让赵瑾靠近了,道:“今后这件事不许再提了。”

    天呐,不提,他收了人家画了。

    赵瑾道:“万岁爷,您那天说好的啊。”

    君无戏言。

    杨厚照目光闪烁,问道:“朕什么时候说了?说了什么?你有什么证据说朕说了?谁听见了,人证呢?你找出来。”

    他听见了,听的真真的好吗?

    当然,除了他,就没人了。

    赵瑾用幽怨的目光看着自己的主子,怎么越来越无赖了?

    还想再追问两句,正在这时,杨厚照跟他挤挤眼睛,赵瑾很快反应过来,身后有人。

    他回头一看,是皇后正用意味深长的目光看着他。

    皇后一身劲装,刚动过,额头微汗,阳光下嫩滑的肌肤好像比之前黑了一点,但是气质特别阳光健康,让人见了觉得精力充沛,会感慨年轻真好。

    所以这是个与众不同的皇后,别人都千方百计的想办法让自己柔美娇弱,她偏偏反其道而行,而这样的女人,其实才是皇上最喜欢的。

    而这样的女人,真的是他的克星啊,被她看一眼身上打怵。

    赵瑾忙垂下头问安:“奴婢给娘娘请安。”

    李昭一抬手:“免礼吧。”

    然后坐到杨厚照身边,道:“万岁爷,方才那个动作人家没学会,你再去演示一遍好不好?”

    杨厚照把西瓜皮丢在瓷盘里,然后拉着她的手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可是人家又累了,你去,臣妾就坐在这里看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点着她的鼻子道:“可真懒,在这好好瞅着。”

    说完起身,小跑着去了射靶子的场地。

    赵瑾一看,这就是皇后把皇帝支开了,然后皇上又没下圣旨,这是又出岔子了,还和皇后有关,要训他。

    他额头上的冷汗都下来了,回头看着李昭:“娘娘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赵公公手够长的啊。”

    赵瑾觉得这次很冤枉,是杨宁找他,而且对韩澈来说不也是好事吗?

    他跪下来道:“娘娘,奴婢也是为了韩翰林好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本宫的亲戚,不管好不好,你想动,总得跟本宫说一声,公公您是宫里的老人了吧?这点规矩都不懂,还要本宫跟你说多少遍呢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