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二十八章 小皇帝是个大醋坛子
    韩澈在洞房门口又给自己鼓了鼓劲才走到了帘子口,有下人掀起门帘,屋里一片喜红。

    韩澈脑袋有些木然,脚步也僵硬的走进来。

    虽然下定了决心要和新婚妻子好好过日子,但是真的要这么做的时候,还是很难熬,他不可能一下子忘了李昭。

    杨婉莹看着这样的韩澈,眼眶一缩,她带来一个陪嫁丫鬟,如燕派去宴席,还有一个叫如歌,她派去书房,如歌回来说,姑爷在书房里看着信哭,什么信能让他成亲的时候哭?

    回来还这幅德行?

    杨婉莹从小到大都没受过这种气,问道:“相公哭丧着脸,是不想跟我成亲吧?”

    韩澈直接愣了。

    杨琬滢长有双凤眼,上挑,看着特别凌厉,但是毕竟是大家闺秀,他没想到这个人在洞房跟他说的第一句话是指责。

    不过他一般时候都不愿意发脾气。

    不高兴道:“我们已经拜堂成亲了。”

    所以她是她的妻子,他的心里就只能有她,不可以有别人,从现在开始。

    杨琬滢道:“最好你清楚,我们已经成亲了,不要以为是我家先向你家提的亲,你就可以拿捏我。”

    韩澈直接就傻了,他从来没想过拿捏谁啊?

    杨婉莹对不还嘴的韩澈很满意,她是很喜欢他,但是母亲也很喜欢父亲,母亲是怎么和父亲相处的?喜欢,就得牢牢攥在手里,让这个男人不敢偷腥,让他听你的。

    她再没什么要警告的了,叫着两个婢女:“伺候我沐浴。”

    然后抬头看向韩澈:“我已经十八岁了,你也不小了,我们要尽早生个儿子,我喜欢男孩。”

    韩澈彻底石化了,他突然有些后悔,应该把阿昭的信拿出来,他方才的决定可能是错的,不然不知道以后的日子要怎么过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进行生命的大和谐,杨厚照今晚格外卖力,他如果再持续一会,李昭感觉自己要失控了。

    可惜暴风骤雨都停了。

    杨厚照懒懒的趴在她身上,然后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,又咧嘴一笑,像个傻小子。

    李昭推着他的肩膀:“万岁爷今天很古怪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哪有古怪?”

    李昭想了想,在他耳边轻声道:“今晚尤其厉害。”

    哎呦,那就是以往不厉害了?

    杨厚照拎着李昭的耳朵问道:“是不是嫌弃朕?”

    李昭眼眶缩了缩,语气带着命令:“不要听不懂好赖话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:“……”

    媳妇是夸奖他呢。

    他笑了笑,又趴着不动了。

    李昭推着他的肩膀:“起来洗洗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再放一会,放久了,生个小皇子,免得浪费。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不怎么科学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轻声问道:“万岁爷,您想要孩子了?”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其实朕没什么感觉,可是怕母后难为你,而且那些大臣也盯着你的肚子呢,咱们还是先生一个,完成任务,然后就不管了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在太后和大臣眼里,就是一个种马,他们恨不得让他不停的撒种,赶紧生个儿子出来。

    可是他的状况。

    &nbs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p;  哎,他们两个亚历山大啊。

    李昭没再打扰杨厚照,过了一会,他自己出来了,然后二人清洗,又回到床上。

    李昭闭上眼睛要睡觉了,杨厚照这时候又来紧紧的抱着她。

    在杨厚照看不到的地方,李昭挑挑眉,他一定有事,嗯,不问他,一会自己就会说。

    不一会的功夫,杨厚照推着李昭:“睡着了?”

    李昭眼睛一亮,娇声娇气道:“杨大爷您不睡觉啊?”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睡不着,今晚韩澈入洞房。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……”

    韩澈入洞房关他毛线事啊?

    她忍不住乐,道:“那厮定在放肆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顿了下,然后哈哈大笑,随后又倏然收住,气鼓鼓的抱着李昭,腿也上来了,想要把她勒死压死的架势。

    李昭道:“杨大爷,你不会是想跟新娘子入洞房,拿我撒气呢吧?”

    杨厚照打她屁股,后嘟着嘴道:“要不是那个可爱的韩太太,今天是不是你和韩澈成亲啊?”

    可爱的韩太太?

    李昭眉毛又挑了挑,她明白了,难怪这小子这么卖力,又想她和韩澈呢。

    想吧,时刻有个假象的情敌,他就不敢不拿她当回事。

    李昭抿嘴一笑,道:“那可不,我又能当一次新娘子了。”

    那水灵灵的眸子,竟然有点向往。

    杨厚照气得捂着她的嘴,然后捂着眼睛。

    李昭唔唔的叫。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不许再说话,不许再提了。”虽然都是假的,可是想到李昭和韩澈亲热的搂在一起的画面,他就难受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下了帘子,床里都黑了,杨厚照这才放开李昭,然后抓住旺仔道:“朕的,睡觉。”

    抓的好疼,李昭好像一拳打死这个醋坛子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韩澈觉得自己娶了一个比醋坛子加悍妇还可怕的东西。

    一早刚起来,那趴上他胸口的女人就道:“你昨晚为什么背对着我睡?”

    韩澈不知道如何回答,他勉强让自己接受她,也是想生个孩子就好了,但是他感觉很不好,虽然是第一次,可是很久很久才发泄出来,之后就更提不起兴趣了,难道还能面对着她睡?

    杨琬滢冷笑道:“要是李昭,你就不会背对着她睡了吧?”

    韩澈吓得白了脸,道:“那是皇后,你不要命了?”

    杨琬滢放低了声音:“皇后不也曾是你的未婚妻子吗?相公,你这么冷漠的对我,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韩澈感觉要疯了,他翻身下去,捡起衣服就往外走,宁可不穿,都不要再在这个女人面前多呆一下。

    可是看着那嫌弃的背影,杨琬滢更气了,她叫着如歌:“把那封信给我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原来昨晚如歌看见了,趁着韩澈洞房,杨琬滢事先交代如歌把信偷出来。

    如歌从胸口把信交给杨琬滢,杨琬滢还没看信的内容,便道:“如果是李昭的,你们就都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等掏出来一看,只有七个字,还是跟自己的父亲有关的。

    所以这真的是李昭给韩澈写的信吗?

    这是干政。

    杨琬滢本来敛着的眼睛大放光彩,涉政,太好了,皇后真的死定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