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三十一章 情敌相见分外眼红
    “你”杨琬滢瞪着韩澈,快要哭出来。

    韩澈蹙蹙眉头,有一丝心酸,但是想到她的性格,真是合不来,于是开门走了。

    屋里的气氛顿时变得异常沉重,如燕和歌都低下头不敢出声。

    杨琬滢看着那背影咬紧了牙关,后冰冷的话从她口中吐出:“韩澈,你绝对会跟我道歉的。”

    ****

    菊花盛开,太后设宴,五品以上的诰命夫人携带未出阁的小姐,如鱼贯一样进了后宫。

    诰命夫人入宫,一般后宫都会准备软轿接人。

    杨琬滢和何氏一起来的,何氏要上轿,她却不动。

    何氏回头道:“你怎么不上来?”

    因为这轿子是直接去见太后的。

    杨琬滢道:“母亲可以先走,我要去给皇后娘娘请安。”

    何氏看看左右,下了轿子在杨琬滢耳边道:“你疯了吗?这是宫里,太后设宴,宫里太后是长辈,你要先去拜见太后,何况皇后兴许就在太后那边,先去拜见皇后是什么规矩?你规矩都怎么学的?”

    杨琬滢道:“论起来我是皇后的表嫂,而且都是年轻人,当然要拜见皇后,再者说,母亲以为太后邀请女儿是因为什么?您没听说过太后和皇后关系不融洽吗?”

    人家关系不融洽,她还去见皇后,看样子太后还不会生她的气,所以她要干什么?

    何氏脸色一下子就变了:“人家是皇后,你注意自己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杨琬滢道:“我也是韩澈的妻子,好了母亲,您下走吧。”

    ****

    软轿不能等太久,何氏拗不过杨琬滢,先走了。

    杨琬滢叫了门口候着的内侍,让内侍带她去见皇后。

    到了清宁宫殿门口,杨琬滢对着太阳整理了下鬓角,没有碎发,衣领,十分平整,低头看裙摆,飘飘干净,那最下面的花边盖住鞋面,三寸金莲都很好的保护在里面。

    她这个样子去见皇后,应该能让对方自惭形愧吧?

    虽然已经是皇后,可到底是商户出身,让她看看什么叫大家闺秀,抢她的老公,再高贵,骨头里都是贱人。

    不过下一刻,杨琬滢就凌厉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秦姑姑接待的她,道:“我们娘娘陪万岁爷射箭呢,想见娘娘啊,先等着吧,看娘娘见不见你。”

    到底是宫里人,杨琬滢语气很客气,道:“不是太后的宴请,娘娘不陪太后待客,去跟皇上射箭?”

    秦姑姑道:“那你可能不知道皇后是皇上的妻子吧?”

    所以不是伺候太后的。

    杨琬滢心想,那更要见皇后了,不然宴会上见不到。

    她用轻柔的声音道:“姑姑,其实我是杨阁老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所以她就说见皇后就见皇后?

    秦姑姑双手交叉在身前,蹙眉看着她:“就是杨阁老,见皇后也要通报啊。”

    杨琬滢道:“论起来,我还是皇后的表嫂,亲戚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还是方才的姿态和神色:“就是亲奶奶,娘娘也是娘娘啊。”

    嫁了皇后就了不起了,杨琬滢暗暗磨牙,估计是不敢见她吧?真是可惜,她还真想见见这个韩澈念念不忘的美人,到底长得什么样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骑射场,李昭用眼睛斜睨着杨琬滢:“杨氏,看够了吗?”

    杨琬滢的眼眶都看红了。

    本来她以为皇后是托辞不想见她,可是皇后真的在骑射场,宫人把她带来了。

    她终于见到了这个“日思夜想”的皇后。

    眉目如画,气质端庄,一身劲装,身材高挑有致,尤其是眼睛和眉毛特别能勾人的眼睛,让人见了就不想移开。

    丑,真丑。

    杨琬滢回过神来后自我催眠,这皇后长得也一般般,看不出哪里好,韩澈一定是瞎子。

    她屈膝道:“臣妾见过皇后娘娘。”

    李昭这时候已经把杨厚照支开了。

    可以随意撒泼,拉开弯弓没有回头,沉声道:“跪下。”

    杨琬滢诧异的看着皇后的侧影,前朝的大臣见皇帝都不会说跪就跪,后宫也不是特意严苛的地方,尤其像她们这种亲戚,不是正式的场合,行了礼就行了。

    她道:“娘娘,臣妾是一片好心来看看您。”

    一片好心吗?那为什么不去先见太后来见她呢?

    分明是对她好奇吧,因为韩澈,说不定还有阴谋,明知道人家有未婚妻还能抢亲的女孩子,能是什么省油的人物呢?

    李昭道:“所以呢,就可以不跪吗?跪下。”

    说完嗖的一声,箭矢飞出去,只中靶心。

    这气势

    杨琬滢屈辱的跪下来,然后磕了个头,

    又挺起腰板后道:“论起来,臣妾是娘娘的表嫂,臣妾来看娘娘是出于亲戚的一片真心,娘娘这就是要难为臣妾,为什么呢?就算看在相公的面子上,娘娘也不该如此。”

    李昭回过头,冷笑道:“果然不是省油的灯,本宫是皇后,让你跪你就跪,行了礼就行了,怎么还这么多话,所以本宫就是试探你,看你到底是可以搭理的,还是不招人待见的,你是后者。”

    做皇后的都不留余地,把话说的这么直白,杨琬滢本来只想看看李昭,给个下马威,可是没想到皇后比她还不容人。

    她看四周没什么人,自行站起来,道:“娘娘这么说,真的是在难为我了,因为相公吧。”

    她这样说无非是想把她和韩澈联系在一起,嫁了人的皇后,还难为前未婚夫的妻子,那不是对未婚夫念念不忘吗?

    李昭笑道:“你当本宫是什么人,本宫告诉你,本宫吃什么都不吃亏的,别说抢了本宫的婚事,你就是抢本宫一两银子,本宫也会记仇一辈子,从今天起,就看你不顺眼了,下次见本宫记得,一定要下跪,否则可说不好用什么办法惩罚你。”

    杨琬滢眼睛瞪大,像是抓到了李昭的什么小辫子:“你果真不安于室,你果真记仇,你就对相公念念不忘所以才难为我,我会告诉太后娘娘的,你走着瞧。”

    这时李昭对着杨琬滢一直笑,然后从背后抽出一根箭,开弓瞄准杨琬滢的脸。

    杨琬滢吓得大叫:“你要干什么?即便你是皇后,也不能随便杀人,我可是太后请来的人。”

    所以就有人有胆敢忤逆皇后,就是看太后能为她做主吧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