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三十三章 并不是无脑皇后
    ..,

    李昭反问道:“夫人这样懂孝道,读过孝经吗?何为孝之始?”

    世人都把孝顺挂嘴边,可是又不是科考做学问,一个女人读什么孝顺经书。

    小王氏被问的愣愣的。

    李昭道:“孝经上说,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,不敢毁伤,孝之始也。

    这句话的意思就是,最大的孝顺,就是要好好保护自己的身体,不要让父母担心,那才是真正的孝道。

    本宫在入宫之前,家父一直十分担心本宫入宫会不适应,本宫曾对他保证,一定会吃好喝好过的快快乐乐,这样家父才安心的。

    同理,少夫人在家应该也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人吧?若是父母知道嫁人之后吃饭都吃不好,吃饭的时候还要去布菜,不知道要怎么心疼呢?这是孝吗?

    若是本宫就不会如此,让父母担心才是最大的不孝。”

    又看向太后:“是不是母后?母后知书达理,肯定也会同意本宫的说法,其实也不是本宫的说法,这是孝经上说的,古人诚不欺我。”

    所以她如果不同意就是在反对孝经的话,才是不孝。

    所以她如果还让她布菜,就是让她对不起她的父母。

    还有那些新婚不久或者有女儿的妇人们,竟然都用敬佩的目光看着皇后。

    王太后眼睛一立,瞪着李昭:“一定要顶嘴是吧?”

    “都说了,不顶能憋疯。”

    王太后给小王氏使眼色,竟然还说不过一个商户女吗?

    谁知道她读过书呢?小王氏被顶的脸通红,再没话说,脸转到一边。

    刘氏和刘氏儿媳更是,被说得有些无地自容,因为夹菜和布菜说的就是他们婆媳。

    全都败下阵来了。

    王太后真是忍无可忍,她把碟子放在李昭面前,今天她什么都不顾了,就是让她伺候,怎么样?

    李昭低声道:“母后您故意的吧?”

    王太后道:“这么多人,你也可以下本宫面子。”

    她顶嘴都要引经据典拐弯抹角,就是因为这是皇宫,即便不和,也不能说的太直白,所以她不能让太后被人笑话。

    但是太后选的所有菜里面都有韭菜,而她不吃韭菜,忌口。

    再联想小王氏等人之前的逼迫,所以太后肯定是打听过了的。

    李昭道:“母后您别后悔。”

    太后道:“让你低头,哀家会去给祖宗上香。”

    他们说了太久悄悄话了,个位夫人还等着呢,再说会被人看出来她二人不和。

    李昭眯眼笑着,笑的十分假,像是带着面罩,然后道:“母后,虽然身体发肤受之父母,不可损毁,不然不孝,但是儿臣也想孝顺您一下,儿臣帮你布菜好吗?”

    太后笑的咬牙切齿,她就等这一刻的,点头道:“皇后孝顺,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辛苦。”

    李昭夹了一口韭菜放在嘴里,之后胃里不受控制的就翻腾上来,她看着太后,哇的一口就吐了,只吐了韭菜还不算,之前吃的喝的全都喷涌而出,太后躲闪不急,衣服全都是秽物,酸腐冲鼻。

    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阵势啊,顿时吓得大叫:“来人啊,来人啊……”

    内侍宫女冲过来,还有一干夫人小姐惊叫安慰,场面一时混乱急了。

    一旁吐得十分辛苦的李昭终于胃里舒服了,擦擦嘴用歉意但也得意的目光看着太后:她真不是吓唬老太婆,是真不吃,这下老人家满意了吧?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太后换好衣服从卧室里出来,李昭也簌了口,在外面的厅室里等她呢,当然她不想等,但是还有客人,吐了太后一身,很失礼了,若是再不送太后回来,会被人说闲话,面子工作还是要做的。

    太后看到她就气不打一处来,总之已经没有外人了。

    她指着她问道:“哀家今日好不容易办了宴会,你处处跟哀家作对,显摆你口才好吗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儿臣的口才,不用显摆也是好。”

    “还要顶嘴?”

    “不然能憋疯。”

    王太后真是气死了,气死了。

    她不停的点着头:“为了自己痛快,不顾哀家的脸面,当着那么多夫人的面跟哀家作对,这下好了,一会人家走了就会传了,说太后和皇后关系不和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母后真的在乎这些传言吗?”

    太后提高了声音:“哀家为什么不在乎?”

    李昭这时也提高了声音,眼睛瞪大:“那母后为什么还要故意为难我呢?难道姨妈和舅妈不是母后事先通过气的吗?什么孩子,孝道,说给谁听呢?想让脸面好看,也得有脸面才行,母后自己不想要这个脸面,儿臣只不过是成全你。”

    王太后大喊:“一定要顶嘴?”

    “对,不然会憋疯了。”

    王太后捏着自己的脖子,哎呦哎呦,怒火上涌,怎么办怎么办?

    她瞪了李昭一眼,道:“哀家从来没见过这么无礼的人,也没见过这么无礼的儿媳,哀家是你的婆婆,是你的母后,到底谁给你的勇气让你跟哀家大吼大叫?是谁。”

    李昭想了想道:“万岁爷。”

    太后微愣,后带着哭腔道:“哀家不是在问你话,是训斥,训斥,你给哀家闭嘴。”

    ****

    太后终于有所冷静,后看着李昭道:“这下怎么办?你以为你跟哀家对着干,真的能有什么好处吗?你吐了哀家一身,你看那些夫人会怎么看你,你以后还如何母仪天下?”

    因为即便她跟太后争执争的再婉转,再客气,但是那种剑拔弩张的气氛是骗不了人的。

    他们不和,刚嫁过来的皇后就和太后不和,能有什么好名声?

    李昭神色肃然,抬头看着太后,道:“母后,你真的认为名声这个东西是委曲求全得来的?”

    太后微眯了眼睛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自打儿臣当了皇后,儿臣就再也不相信权利之下,还需要以德服人。

    不信咱们出去看看,到底那些夫人如何评价本宫。”

    太后蹙眉。

    李昭抬起手:“母后先请。”

    ****

    婆媳二人一回到宴席上,就有一位侍郎夫人问道:“皇后娘娘是不是身体不舒服?带病陪着我们呢?”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