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三十四章 太后告状
    “还是有喜了?娘娘年轻,是不是没注意,那吃东西可得小心,怀孕很辛苦……”

    不断的,从四面八方而来,所有的关心和问候都是冲着皇后的。

    除了王家人,这些夫人小姐好像忘了今天的宴请是太后办的。

    也好像忘了太后方才还被儿媳吐了一身。

    太后微微张开嘴,简直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她看向李昭。

    李昭在她耳边低声道:“一个成功的人身上,绝对不可能有一种标签,但是都得有个前提,就是会运用手中的权利,我权利在手,只要对您笑一笑,所有人都会说我孝顺,不然就是讨好。

    我权利在手,省钱就是贤惠,否则才是穷酸。

    我抓紧了权利,只要不做伤天害理的事,人人都会对我称颂,这就是现实。

    所以,您还认为针对我我就能被人唾弃?就会有不好的名声吗?还要挑事吗?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看到了皇后的伶牙俐齿,所有人都看到了皇后吐了太后一身。

    也让所有人都看到了,太后却对皇后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皇后年轻,可绝对不是好欺负的,如今正是盛宠。那么该讨好谁向着谁,一目了然,谁还管你真的孝顺不孝顺呢。

    太后一张小方脸,都气成了酱紫色:“哀家小瞧了你。”

    确实,她以前一直以为皇后是无脑冲动的蠢货,虽然泼辣她总吃亏,那也是蠢货,不然谁家的皇后会这么喜欢顶嘴呢?还是和婆婆。

    原来都不是,她是心里清楚,太后和婆婆的头衔都不能把她怎么样。

    反而她还能西风压倒东风的树立威信。

    不用受气,心里不用堵得慌,还不用怕别人说闲话。

    她什么都考虑好了,她什么都明白。

    所以她就狠狠的欺负她。

    呜呜呜……

    王太后觉得自己好想哭,她刚进宫的时候如履薄冰处处小心,面对太皇太后,她可不敢这么嚣张,她可是多年的媳妇熬成婆才翻身的。

    最后还没翻过来。

    呜呜呜……

    凭什么这死丫头刚成亲就能压在她头上?

    但是人多,又不能哭,也不能骂。

    呜呜呜……

    作为太后是绝对不能哭的。

    王太后直翻白眼。

    李昭忙给她顺气,别真气死了,那就所有权利都白费了,怎么玩都行,不能出人命是前提。

    王太后却不领情,狠狠的甩开她的手。

    婆媳二人就这么无声的斗了一会,后来李昭决定认输了,道:“好了母后,那您陪着各位夫人,儿臣先走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反正也没给她添堵,计划都落空了,赶紧走吧。

    王太后轻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李昭之前吐了,找了借口离了席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从御花园回来,李昭突然想起杨琬滢来,入席那么久都没见人过来,不会现在还钉在地上没起来吧?

    她笑了笑,后让轿子转头:“去骑射场。”

    骑射场那边早就没人了,杨琬滢被宫女找到了,这时候已经换了备用的衣服收拾好,她手里不知道攥着什么,快到宴席的时候喃喃念道:“等我见到太后,你就真的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****

    傍晚十分,杨厚照从太和殿回后宫,正要去清宁宫见李昭,被王云给截住了:“万岁爷,太后娘娘要见您。”

    “母后?”杨厚照笑道:“今日的宴会母后玩的开心吗?不累啊,怎么还有精力见朕呢?是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王宁神色只有恭敬,看不出别的情绪,道:“这个奴婢不知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想了想,不管什么事,母后召见,不能不见,她命令高凤道:“去慈宁宫。”

    ****

    太后叫杨厚照当然不是好事,总之对杨厚照和李昭来讲不是好事。

    她是要告状的,把宴会上的事统统都跟杨厚照说了。

    最后道:“皇儿,你就是母后的骄傲,唯一的骄傲,能不能让母后一直骄傲下去?

    立了一个身份卑贱的商户女也就算了,还要处处跟母后作对,母后已经快六十的人了,就算不是婆婆,不是太后,老人家也应当尊重吧,当年母后可从来没跟太皇太后顶过嘴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心想我当什么事,就是告状啊。

    他道:“母后,阿昭的个性儿臣很清楚,刀子嘴豆腐心,你不惹她,她绝对不会先招惹别人的,即便是招惹,也是要个脸面,要口气,不然王聘婷她最后怎么会放了呢?她没有坏心眼。”

    王太后这次没有生气,凤眼中精光一闪,道:“皇儿,你真的了解皇后?”

    杨厚照一脸得意道:“阿昭是直性子,什么都会跟儿臣说,她做的什么事,也都在儿臣眼皮子底下,儿臣当然了解她,非常了解,她没有一点坏心眼。”

    王太后从袖子中拿出一封信,后举在耳边,道:“那皇儿见过这个东西吗?你先看看,看完了再说,你真的了解皇后吗?”

    说完,把信递给杨厚照,母后的语气是那样的冷淡和志在必得,这不是自己认识的母后,杨厚照的心一瞬间跳的极快,他感觉自己像个猎物,前方有个陷阱,只要他迈一步,就会堕入深渊,真是不安啊,所以这到底是什么信?

    ****

    餐桌前,内侍和宫女都下去了,秦姑姑对李昭道:“没有见到杨琬滢,最后也没见到,估计也没多少时间跟太后说话,然后就出宫了吧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这个女人感觉不是什么有脑子的,她让我很不安。”

    所以她回来之后还是让秦姑姑去找杨琬滢,看太后叫杨琬滢来干什么,杨琬滢这么愿意进宫,定然也不会空着手来啊。

    可惜没打听到什么重大的消息。

    秦姑姑这时道:“太后都不敢惹您了,万岁爷也向来都向着您,有什么好担心的。”

    李昭没出声,因为就是不安,没什么好说的。

    一抬头,却见杨厚照黑着脸站在门口,他好看的星星眼睛就目光不错的看着她,像是两柄刀子。

    不知道他站了多久了,这是跟谁在生气?

    李昭站起道:“万岁爷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    杨厚照冷声道:“朕什么时候回来你会不知道吗?原来你也有不知道的时候和东西啊。”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