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三十五章 开始吵架
    ..,

    这小子话里有话。

    李昭眉心微蹙。

    杨厚照这时看着愣愣的秦姑姑道:“你也想质问朕什么时候回来的吗?”

    秦姑姑脸上变色道:“奴婢不敢,娘娘也不是那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一呵道:“滚出去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这时候反而不能害怕,皇上从没有过的严肃,如果要对皇后不利怎么办?

    她不动,李昭道:“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这才低着头出去。

    她一走,杨厚照笑道:“很好啊,朕都指使不动人了,全得靠皇后来管理这些奴才。”

    他今天穿着明黄色的龙袍,应该是办正事了,如此正式的衣服,显得人威严稳重。

    一双星眸,还是带着冷。

    真的跟以前一点也不一样。

    李昭也没见过这样的杨厚照,内心的不安更加大了,但是她的字典里向来没有怂这个字。

    不带感情的垂垂眼皮,道:“万岁爷有话不妨直说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看着她,后眼眶一缩,道:“你吃饭了吗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心想再生气,还是等吃完饭再说吧,先消消火。

    他对外喊道:“用膳。”

    ****

    帝后无声的吃了一顿饭,之后没有任何交流就个干个的了。

    这是前所未有的事。

    杨厚照去洗澡,秦姑姑来到寝殿里,见李昭正在卸妆,低声道:“娘娘,奴婢很害怕,万岁爷到底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李昭细数自己做过的隐瞒杨厚照的事,一个是挑拨杨厚照和太后的关系,一个是控制赵瑾,再一个就是出宫阻止杨宁致仕这件事了。

    论起来哪个都是大事,但是如果杨厚照不计较,就哪个都是小事。

    杨厚照平时都不计较的。

    所以她不知道杨厚照在意的点是哪个。

    但是大致做到心里有数了,她没说,摇头道:“让万岁爷自己说吧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叹口气。

    这时门口传来声音,道:“让朕说吗?朕想听你说,皇后,你喜欢朕吗?”

    竟然是皇上的声音,秦姑姑抬头一看,皇上还是常服束发,没有换衣服,所以没有洗澡,不会是等着偷听他们的话呢吧?

    李昭站起来道:“臣妾喜不喜欢万岁爷,万岁爷难道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她冷着脸,语气还是反问,十分凌厉。

    杨厚照心想自己做错了事,还这么理直气壮,真的是惯坏了,被他惯坏了。

    其实他静了这么久,已经非常在压抑自己的脾气了,只要李昭跟他说明白,跟他道歉,他说不定就会原谅她。

    但是这个女人,竟然不知错。

    他苦涩一笑,道:“朕就是不知道才问皇后,你喜欢朕吗?”

    李昭已经猜是第三件事。。

    因为之前太后也告过状,她也不孝,杨厚照还帮着她呢,至于赵瑾,赵瑾自己不会说,杨厚照应该不会理会,所以只有第三件事。

    可以只有第三件事杨厚照最不应该用这么冰冷的语气跟她说话。

    她是为了谁?难道为了她自己?

    身为皇帝自己管不好朝政,还要她千方百计的去哄着他做事,现在竟然对着她冷脸吗?

    李昭是你敬我一尺,我敬你一丈的人,杨厚照的语气让她受不了。

    她也怒了。

    声音比杨厚照还冷,道:“既然万岁爷感受不到,那就是不喜欢,如果万岁爷脚下有个火盆烤着,是不会问别人自己冷不冷的,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提高了声音:“李昭,朕在认真的问你话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我也在认真的答。”

    她头发散着,穿着贴身的衣裤,本来是最美的时候,但是那斜睨人的眸子异常冷漠。

    杨厚照被她看得如万箭攒心,他什么都不怕,就怕李昭不喜欢他。

    从一开始就是他死皮赖脸贴上去的。

    人家不肯进宫,他就强制写上人家的名字。

    人家不肯嫁给他,他得连骗带哄还要发誓。

    他有一个热心,可是人家一向都是端的高高在上,他要把心掏出来看人家才愿意看一眼。

    现在说实话了,不喜欢他。

    一滴眼泪,从杨厚照眼里流出来,道:“那还是朕对不起你了。”

    竟然哭了,这下玩大了。

    李昭又气又急道:“你又不说什么事,就问我喜不喜你,你听别人说了什么?你总要先说清楚吧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问道:“朕只想问你,你喜不喜欢朕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不喜欢你我为什么嫁给你?不喜欢你我为什么每天和你睡在一起,不喜欢你我……”她为什么要操心他的名声,碰见刘健的事急,内阁的事急,焦芳的事急,她本来可以有愉快平静的生活,现在都是急急急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以为你自己是让人省心的人吗?不喜欢你,我是绝对不会选择你的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这时候非常不自信,李昭之前的话说的太绝,他脚下根本感觉不到火盆,这让他信心崩塌,后面说的再好听,可能都是有所目的。

    他又问道:“既然喜欢朕,那朕对你说过,任何事都不要瞒着朕,要说实话,朕喜欢的就是你的直爽,可是你怎么做的?你跟朕说过几句实话?”

    如果这么问,李昭真的无言以对,她怕杨厚照,其实是怕皇权吧,怕她还没有保护他,先失宠了,所以一直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哦!

    可能这就是爱得不够,不够信任,如果真爱,怎么可能不信任他呢?

    李昭的沉默让杨厚照入堕冰窟,她默认了,默认了,所以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他道:“朕让你说,你说,为什么隐瞒朕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其实也没瞒着什么啊?”

    杨厚照举起手中的信:“你写给韩澈的,写给韩澈让杨宁致仕。

    你那次非要出宫,朕打听过了,那不是明瑞的生日。

    你把朕耍的像个傻子,陪着你出宫,而且是为了见韩澈,这还不叫隐瞒?那什么叫隐瞒?”

    李昭怎么也没想到杨琬滢带来的是这封信,她甚至都没落款,这个杨琬滢,这个韩澈,真是……

    杨厚照又问道:“这回无话可说了吧?”

    李昭想了想道:“其实,其实,我也是为了万岁爷好啊。”

    如此缓和了语气,已经是她最大的让步。

    杨厚照却在这时候陡然间提高了声音:“为朕好耍着朕去见韩澈?见韩澈,是为了朕好?”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