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三十六章 这回真生气了
    杨厚照真正的不自信就是来自韩澈,他不是气李昭冲撞自己的母亲,不是气李昭干涉政务,他气她什么事瞒着他,这是不信任的表现。

    他更心寒她找韩澈,明知道他最讨厌韩澈,还找,把他当什么?

    所以越想越想不依不饶。

    越想越觉得这件事没完。

    李昭还不曾注意到杨厚照到底因为什么发脾气,她要争自己的理,道:“那你看看我见韩澈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管为什么,韩澈都是你曾经的未婚夫,你都不该背着朕,去见韩澈。”

    “韩澈韩澈,我根本也没见到他,我是为了阻止杨宁致仕,是你不肯留下他,我才出此下策。”

    “怪朕了?就算是不想杨宁致仕,也没引起朕的注意,你可以多跟朕说几次,直接说,朕什么事没依着你?

    你都是借口,你就是想见韩澈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诛心,她跟他解释过,从来没喜欢过韩澈,一个近亲,她有什么好喜欢的。

    李昭怒道:“是非不分,别人家的女人进宫来害我,不帮着我就算了,反而愿意让人家痛快,你喜欢我吗?你喜欢我这样对我?”

    杨厚照也气炸了:“你但凡心里有一点喜欢我,都不会跟韩澈再有瓜葛,自己做错了事还倒打一耙,朕果真没看错你啊,铁齿铜牙,无理辩三分,难怪母后被你气的半死,朕不孝,喜欢上了你。”

    都开始后悔自己不孝了?

    就是说她以前都错了是吧?

    这也是推翻了他们之前的所有。

    李昭真是一腔怒火,要顶回去,突然想到,杨厚照不是太后,不是那些妇人,是她的丈夫,一定要口舌之快的赢了有意思吗?

    恶言陡然间一转,变成询问:“万岁爷一定要和我吵架吗?”

    对方硬气的语气带着冷静,杨厚照也静下来,他并不是想让她生气。

    沉吟下道:“你只要保证,以后再不骗朕,朕就不计较,哼!”

    她知道他历史中那么多事,都是不能说的,以后有机会还要帮他避开,如何能全部坦白?

    做不到,与其以后还要因此争吵,不如说清楚,道:“我不能保证,以后也会骗,这是我处事的本性,外方内圆,不能保证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好理直气壮,吃准了朕舍不得你?”

    李昭摇头,并没有,不过是在这里选择坦白。

    李昭的神色太冷静,冷静的让杨厚照害怕,好像她做了什么重大决定。

    可是他是皇帝,真的要被这个女人一直欺骗下去吗?

    他想了又想,最后道:“你保证不再和韩澈接触,朕就原谅你这一次。”

    可是也不能,只要他还留着她,她就要为他改命,她就得用到韩澈。李昭摇头:“我只有这一个读过书的亲戚,会一直留着为我所用。”

    “呀!”杨厚照怒吼一声。

    秦姑姑都吓死了,给李昭使眼色希望李昭服软。

    李昭站直了,她不能。

    杨厚照气的脸色苍白,冷声道:“李昭,还就是吃准朕喜欢你嘛?再爱一个人,都不能容忍欺骗和背叛,朕对你实在太好了,让你忘了朕是谁,朕到要看看,后宫三千佳丽,是不是非你不可。

    从现在开始,你失宠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叫着外面:“摆驾乾清宫,朕再也不想看到这个女人。”

    皇上气冲冲的离去,秦姑姑拉着李昭的袖子恳求道:“娘娘,您就不能说句软话。”

    李昭看向秦姑姑顿了下,后道:“开始还能,现在不能了,让他去宠幸他的后宫三千佳丽去吧。”

    ****

    慈宁宫里,太后很快就得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忙站到窗前双手合十,道:“菩萨,早知道杨琬滢这么管用,哀家何必受这么长时间的气,都气死哀家了,您真是显灵了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王云道:“娘娘,万岁爷真的能冷落皇后吗?”

    王太后用质问的目光看着王云:“你这奴婢到底是谁的人?这还不冷落,你不会帮着他冷落?笨死了,不然你不要管慈宁宫了。”

    王云忙道:“是,奴婢这就去看着万岁爷。”

    ****

    万岁爷和皇后吵架了,这是几个月以来第一吵,不知道是不是最后一次,张永担心万岁爷,放下手中的事,赶紧从衙门里赶过来,到了清宁宫门口一看,道:“你也来了?”

    谷大用这边点头,听见身后脚步声,他和张永同时回头看,是赵瑾。

    然后丘聚、罗祥、魏彬……

    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等几个聚在一起,张永问道:“都来了?”

    能不来吗?万岁爷和皇后吵架诶,据说万岁爷都哭了,再忙也的来啊。

    六虎加上一直跟在杨厚照身边的高凤,都积极的准备“护驾”,不过万岁爷不在殿里。

    赵瑾问高凤:“万岁爷呢?”

    高凤指指西边的厢房:“洗澡呢。”

    天都黑了,皇上一反常态的回乾清宫了,奴才们都纷纷忙碌起来,因为洗澡水之类的事情已经停了好几个月,水都要现烧。

    温泉池里的下人进进出出。

    好容易水也热,香料也都配好了,下人都撤了,杨厚照才得了片刻清净。

    是啊,好想一个人静静,阿昭怎么能这么对他呢?

    呜呜呜……

    忽然门口传来声音:“万岁爷,奴婢来伺候您了。”

    是狗腿子们。

    杨厚照忙收住声音,瓮声瓮气道:“朕不用你们伺候。”

    张永道:“不用哪成啊?现在必须要奴婢们伺候,不然您一个人该胡思乱想了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沉吟一下,眼前都是李昭恶言恶语时的情景,心好疼,他叫道:“那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发现奴才们在身边说话,他的心情并没有转好,他们不停的张嘴又闭上,可是他根本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热闹是别人的,他什么都没有,以前从来没有过这种孤独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从水中出来,擦干头发对七人道:“你们还是退下去吧,朕还是想一个人静静。”

    万岁爷就这么独自一人回了寝殿。

    七个奴才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张永先开口:“静静有什么意思?不是越静越心烦。”

    谷大用道:“还不如让咱们陪。”

    可是最后万岁爷不让,所以他们做什么,都不如让万岁爷一个人静静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