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三十八章 当然原谅她啊
    宫女道:“十九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认同的点点头:“十九好啊,十九大了,懂事了,就听话。”

    皇帝喜欢年纪大的,宫女一脸羞涩,眨着眼睛低下头。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抬起头来,让朕好好看看你。”

    皇上一直宠幸皇后,后宫的女子都已经快放弃自己了,没曾想有一天皇上又能看歌舞。

    谁能在这时候夺得万岁爷的欢喜,一定能被封妃吧?现在除了后位可都空着呢。

    那宫女听着万岁爷优雅的声音很是激动,一边抬起头,一边咬着嘴唇,就怕自己喜极而泣。

    其他没有点到的宫女则对她投来或羡慕或嫉妒的目光。

    这些人的表现杨厚照都看到了。

    他不由得越发心堵,他是皇帝,年轻潇洒,看上哪个女人不是那个女人的福气?

    别人可都要把他捧在手心里哄呢,只有那一个小混蛋不珍惜他。

    哼。

    杨厚照问那宫女:“你喜不喜欢朕?”

    宫女又惊又羞又喜,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杨厚照问道:“不喜欢朕吗?”

    万岁爷谁不喜欢啊,最想跟万岁爷生孩子了。

    宫女激动过了头,陡然间大喊:“喜欢,奴婢喜欢,喜欢啊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问向其他人:“你们喜欢朕吗?”

    那些没有被重视的宫女即刻脱口大喊:“万岁爷,万岁爷……”

    她们都是喜欢的,从声音就可以听得出,没有一个是假的。

    可是为什么只有阿昭不喜欢他?

    杨厚照拉起那个十九岁宫女的胳膊:“走。”

    那宫女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赵瑾。

    万岁爷这意思是要睡觉了,要人侍寝,此例一开,皇后就慢慢等着失宠吧,赵瑾嘴角勾起一个轻蔑的弧度,对那宫女挥挥手:“好好伺候万岁爷。”

    ****

    杨厚照在大殿里想的是好,他就宠爱一个女人,给那个李昭看一看,是非她不可吗?

    可是真的女人拉到屋里,门一关,那种报复性的冲动就没有了。

    他的阿昭说过,这些女孩子都很苦,一旦被他宠幸就再也没办法出宫了,他心里还是只有阿昭的,以后不能给人家幸福,所以不能招惹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杨厚照又很是不服气,他真的被李昭吃的死死的了。

    算了,就把这宫女留在屋里一宿,气气那个李昭,看她能怎么样?

    那这一宿有点难熬啊。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万岁爷坐在床边,没让她上床,宫女跪下道:“奴婢叫做谢柔柔。”

    说完抬起头,用温柔似水的目光看着万岁爷,她虽然很紧张,但是万岁爷都问她名字了,是想记住她吧?这样的眼神,她自信,万岁爷会记住她的。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你觉得你的名字和皇后的名字比,哪个好听?”

    皇后的名字不男不女,当然是她的了。

    谢柔柔低下头道:“皇后是美玉,奴婢是瓦砾,怎能相提并论呢?”

    杨厚照实在没话说了,努力想了想,又问道:“你觉得皇后善良吗?”

    皇上拉着她来,不是让她侍寝吗?难道是想跟她谈皇后?

    谢柔柔神色十分迷茫。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其实皇后很善良。”

    谢柔柔:“……”

    杨厚照接下来开始自言自语:“她小时候没有娘,父亲又不是很厉害,还有个嗷嗷待哺的弟弟,所以一直都很独立;你以为她是特立独行?其实是生活所迫,不过不是所有人被生活所迫,都能变成皇后那样的性子的,勇敢,果断,奸诈,狡猾,可是还是很善良。”

    谢柔柔:“……”

    杨厚照看着窗口,叹息一声道:“皇后经常在朕耳边说你们的不容易,你们所有人都应该感谢她。”

    可是她是来伺候万岁爷的啊?到底让不让人伺候万岁爷了?

    杨厚照又问道:“朕跟你说的话,你能替朕保密吗?”

    谢柔柔又羞涩一笑:“奴婢什么都听万岁爷的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想了想,最后摆摆手:“算了,朕还是不能信你。”

    谢柔柔:“……”

    杨厚照其实想跟她说,她想李昭了,越说李昭的事越想,李昭是个好人,更是又原则的人,不会背叛他,也不是故意瞒着他。

    所以他不能再生她的气了。

    杨厚照对谢柔柔道:“你就呆在屋里不要动,天亮了再出去,然后跟别人说,朕是刚走不久的,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谢柔柔有种不好预感:“万岁爷,您干什么去啊?”

    杨厚照勾唇一笑,他要是真碰了别的女人,他和阿昭这辈子就真的完了。

    所以再生气也不能。

    他道:“朕去履行朕曾经发过的誓言。”一辈子都不会背叛皇后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秦姑姑正拉着李昭的手哭:“娘娘,真的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吗?”

    李昭点头道:“姑姑,您不用为我伤心,虽然跟万岁爷走不到头,但是能遇到您,遇到你们这些对我好的人,我还是觉得值了,很幸运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道:“可是还不确定呢,您不能就这么放弃了,怎么行礼都收拾好了“

    她也没什么行礼在宫里。

    所以随便包几件衣服就行。

    明天她就要跟杨厚照说出宫,当时他们讲好的,他宠幸别的女人,她就走,他会放她一条生路。

    李昭道:“已经明摆着的事了,都不用去验证,咱们万岁爷,小孩子心兴,你越不让他干什么,他肯定会越干什么,而且,说过的话不能不算数,他碰一个女人,我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可都是气头上,过两天就好了,你们对对方都是有感情的。”

    李昭温和的摇着头:“姑姑,等你嫁人了你就会清楚,人不能为了感情,连尊严都不要,所以说过的话一定要履行。”

    皇后固执,皇帝叛逆,这两口子是没未来了。

    秦姑姑也劝不好,开始帮李昭收拾东西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听见殿外有动静,二人互看了一眼,然后一起趴在窗前看,见是杨厚照和张永偷偷从角门里进院子了,还沿着墙根走,跟做贼一样。

    秦姑姑眉开眼笑的看着李昭:“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李昭顿了一下,后道:“姑姑,方才我跟您说的话,你死都不能说出去,然后来帮忙。”

    万岁爷回来了,得赶紧把打好的包袱归位,不然肯定要炸庙了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