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三十九章 面子也得要
    杨厚照和张永终于蹭到了殿门口了。

    张永道:“万岁爷,您真的想好了,要跟娘娘和好?”

    杨厚照手指竖在嘴边:“睡一觉就走,还没有原谅她,你不要嚷嚷出去。”

    没有原谅人家还要去找人家睡觉?

    张永:“……”

    ****

    杨厚照在门口别了张永,蹑手蹑脚回到寝殿里,殿里的灯虽然都亮着,但是床帐下来了。

    他眉毛竖起,难道这家伙真的能睡着觉?

    之前有几次,其实阿昭都没睡,然后他误会了,这次肯定也是。

    杨厚照勾唇一笑,悄悄走到床边,慢慢拉开帷帐,床上的人头朝里,呼吸均匀……

    杨厚照磨磨牙齿,低声道:“阿昭啊。”

    人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“阿昭啊。”

    人还是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呀!这个该死的女人,他真的非她不可,她却能睡的好好的。

    杨厚照负气的捅了捅李昭的腰:“起来了起来了,朕找你有话说。”

    李昭嘤咛一声翻了个身,但是没有睁开眼。

    杨厚照气得大喊:“呀,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李昭没想到他真的要喊醒她,吓了一跳,坐起来怒道:“吓死人了,回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醒了?!

    嘿嘿嘿。

    杨厚照做贼心虚,但是必须逞强,用冰冷的声音道:“朕想了半宿,想通了。”

    李昭暗暗一哼,想通了吧?看还敢跟她嘚瑟?

    她问道:“万岁爷想通了什么?”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朕虽然决定让你失宠,但是之前为你付出太多了,你现在得还回来。”

    李昭脸一沉,竟然是要算账吗?

    她瞪着杨厚照:“我欠你什么?”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朕给你的聘礼很丰厚,你辜负了朕,拿回来。”

    原来他是这种小气鬼,李昭翻了个白眼:“给你,钱也没花,随时能还给你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瞪着眼睛道:“那要娶你的时候,朕都吃不好睡不好,亲自忙里忙我,这份辛苦,这份心意,你赔给朕。”

    李昭眯起眼睛道:“不要太过分好吗?钱财可以赔给你,别的谁不辛苦啊,辛苦费怎么陪?你自己愿意娶媳妇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,想当滚刀肉不认账是吧?”杨厚照提高了声音:“还不止这些,你霸道不讲理,每天控制着小老虎,小老虎现在只认得你,别人都不习惯,你知道以前它多潇洒,什么女人都来者不拒,现在都挑食了,你赔。”

    李昭磨牙道:“杨厚照,你真的是来算账的吗?”

    杨厚照噗嗤一笑,见李昭没笑,立即又板着脸,道:“是啊,还有,朕是皇帝,直呼其名,你是不是想被砍头。”

    李昭一直用眼睛斜睨着他,那警告似的眼神灵动又勾人,正是他喜欢的调调。

    杨厚照心想,我真的太贱了,就喜欢她,怎么办?

    他陡然间将李昭推到在床上,李昭挣扎,他整个人都压了下去,道:“你让小老虎串个门,咱们的账就一笔勾销了。”

    李昭心想说来说去是精虫上脑,她坚决不从,道:“士可杀不可辱,万岁爷可说过不是非我不可,我记着呢,不会和万岁爷和好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忽然垂头丧气的在她额头亲了一下,然后轻声道:“阿昭,朕想你了,只要你不是喜欢韩澈,你跟韩澈来往也行。”

    李昭没想到他这么快就认输,有些不敢相信,看着他委屈的眸子,心头发酸,声音也放软了,叫道:“万岁爷,我其实……”

    杨厚照趁机剥光她的衣服,亲上旺仔,还其实什么啊?来生孩子吧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杨厚照觉得这世上再没有什么缴械投降能让他这样餍足了,感觉真美。

    他抱着李昭拍了拍,拍到李昭头窝在他的怀里,轻轻要睡着了。

    他又道:“你睡觉是睡觉,朕可跟你说清楚,朕明早很早就会走。”

    这警告的语气,霸道的言语,李昭仰头用睡眼看着他:“又要玩什么?”

    杨厚照没出声,之前全宫里的人都知道他在跟李昭生气,都没过一晚他就回来了?

    所以绝对不能留下证据。

    而且也必须给李昭一点教训,不然她是真的不听话啊。

    他道:“玩什么?你以为朕为什么回来找你,小老虎管不住自己,可是朕能管住自己,以后你就是朕的发泄工具,想让朕爱你,不会了,君无戏言。”

    李昭用看神经病的目光看着他:“你方才不是这样说的,不然我不会让你的小老虎串门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竖着嘴角道:“对啊,所以朕才说假话,这叫事急从权,没听过吗?也叫虚晃一招,不然你能让小老虎串门?”

    约会骗人了。

    真是,李昭抬起脚直接把他踹到地上。

    杨厚照还光溜溜的,站起来没好气的道:“李昭,你敢把朕踢下床。”

    李昭放下帷幕,从里面伸出一个脑袋,磨牙道:“把我当发泄工具是吧?看你能不能再上我的床,踹你都是轻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方下帷幕,杨厚照要从新上床,李昭挡在里面,杨厚照上不去,喊道:“人家打算清晨才走的,你给朕把帐子拉开。”

    当她这里是旅店?

    李昭沉着脸睡到床边,绝对不会让他进来。

    床被围的死死的,杨厚照试了两下都不行,心道不睡就不睡。

    他走到门口,李昭还是没有回转的余地,他暗暗发誓,要在原本打算冷落她的天数上再多加两天,不然他再也不和她发脾气。

    哼!

    ***

    张永站在门口,看着万岁爷如见鬼,不得了,真的睡一觉就走啊?

    他还是希望帝后能够和好的,道:“万岁爷,其实都回来了,您就算不留宿,也是妥协了。”

    是啊,谁让小老虎管不住自己呢?

    杨厚照摇摇头道:“皇后不会说出去,你不说,就没人知道朕回来了,只要没人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哼哼,他就不会输。

    张永道;“那个老宫女会知道吧?”

    那个老宫女。

    杨厚照想了想道:“不然杀了她灭口吧。”

    张永:“……”

    杨厚照当然不会真的杀了老宫女,他闹着玩呢,反正过瘾了,通体舒畅心情好:“走,回宫睡觉去。”

    看着这样大大呼呼的小皇帝,张永不免为他的未来感到担心:“那您明天还睡不睡?”

    杨厚照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今天把李昭得罪了。

    明天……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