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四十章 阿昭被太后关起来了
    第二日李昭小日子到了。

    杨厚照看着张永:“得,天助朕也,咱们不用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回去也办不了事,还很没面子。

    张永道:“万岁爷真的要这样?那您过了这几天,怕后面的日子……”不好过啊,他没直说,但是眼神已经带着警告了。

    杨厚照跟李昭是习惯,就算不做什么,这个人不睡在他身边,他就觉得不踏实。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自己挺不挺得住,对张永他可以说实话:“咱们每晚都偷偷的清宁宫看看,但是你不要跟别人说。”

    哦,就是面子还得要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赵瑾不知道小皇帝的打算,为了让皇后失宠,他决定培养个自己的势力。

    于是这日趁着杨厚照午休刚起来,带着一个小太监过来。

    “还不给伺候万岁爷起来。”

    这小太监不光看着激灵,梳头也梳的好看,比马永成梳的还好。

    杨厚照立即对他起了兴趣,问道:“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奴婢小宁儿。”

    其实他叫钱宁,原本就是乾清宫的小内侍。七虎年龄都大了,而且各有职责都很忙,尤其是赵瑾,他发现他忙的顾不得小皇帝,如此下去岂不是本末倒置,他的靠山是皇上啊,所以就找人来帮他伺候皇上。

    武儿虽然有孝心但是不激灵,这个钱宁是毛遂自荐的,玩乐的东西懂的很多,人也听话,正好代替他伺候杨厚照。

    杨厚照对钱宁很满意,就同意赵瑾的请求,把他留在乾清宫,提拔了一下。

    赵瑾办完了第一件大事,就提到了第二件大事:“万岁爷,您还和娘娘怄气呢?奴婢虽然心疼您爱娘娘爱的辛苦,可是您若是不及时哄娘娘,怕娘娘之后给您脸色看,不肯回头呢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僭越,但是只有这样说反话,要面子的小皇帝才会生气。

    果真杨厚照道:“谁爱她了?朕多得是女人,才不爱她,更不会在乎她回不回头,你这奴才说的话好像疯了,朕才是皇帝。”

    赵瑾心想有万岁爷这句话,我就放心了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杨厚照不肯承认放不下李昭,但是真的放不下,所以每天晚上都偷偷去清宁宫看一眼,然后神不知鬼不觉在乾清宫睡觉,为了掩人耳目,还会叫宫女唱歌跳舞,如此以往五天过去了。

    这可高兴坏了王太后。

    太后为了此事,特意去小佛堂给菩萨上香:“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,您老显灵,可算制住了那个李昭,您顺便再帮帮忙,让皇儿废了她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双手合十的拜,神色极其虔诚。

    王云:“……”

    等太后拜完,王云怕太后高兴的太早,道:“娘娘,咱们万岁爷说高兴一时,说不高兴又是一时,才五天,奴婢觉得皇后不会这么快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王太后给王云一个知子莫若母的眼神,后道:“所以哀家才来拜菩萨,皇儿是不能那么容易就忘了她,但是如果有哀家助皇儿一臂之力呢?你可别忘了,哀家如今是太皇太后。”

    虽然后宫的事她不管了,但是儿子的女人,她还是可以管的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小佛堂就在慈宁宫后院。

    它的双门都开着,太后站在门口的空地上,对着门口道:“皇后,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她命令的人自然是李昭,李昭就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太后搬出了太后的金宝和金册,要惩罚她,李昭人在屋檐下,是越不过太后的。

    但是她可不是这么好说话的主。

    她走到佛堂门口,回头道:“母后,儿臣再给母后一次机会,您真的要关我?”

    王太后简直了……真是让人发笑啊,她怒道:“你搞清楚,现在是谁在给谁机会,身为后宫女人,你竟然私自出宫,要不是哀家仁慈,看在上天有好生之德的面子上,处死你都行,你还跟哀家讨价还价。”

    讲规矩她当然讲不过了,她根本就没守规矩。

    李昭唇角一勾,道:“儿臣不是在讨价还价,儿臣只是在提醒母后,是不是认准儿臣就起不来了,那儿臣就进去了,真的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她迈进去的脚,王太后有一瞬间犹豫,后冷笑道:“皇儿已经五天没理你,你还有什么好嚣张的?给哀家进去,哀家说你什么时候可以出来,你才能出来。”

    五天不行就五十天,五十天不行那五年呢?

    李昭什么话都没说,直接走了进去,她要关门,秦姑姑哭着挡在门口,道:“娘娘,让奴婢陪着您吧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本宫又不是去冷宫,不用你陪,菩萨面前,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呆的。”

    可是秦姑姑不放心,呜呜的哭。

    王太后吼道:“滚出去哭去,这是哀家的慈宁宫。”

    她是因为李昭说的那句菩萨面前,不是谁都有资格呆的感到膈应,再也不想多停留,于是命令王云:“闲杂人等全都赶出去,让皇后一个人好好的在菩萨面前忏悔。”

    太后是铁了心了,王云劝都不敢劝,忙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晚上风很大,吹的云朵追月,天一下子就暗下来了。

    杨厚照蹑手蹑脚的趴在李昭窗前,下一眼就能看到阿昭了,今天小日子过了吧?

    他忍不住露出漂亮的小白牙,可是下一刻笑容立即收了,床上没人,梳妆台前没人,柜子前没人,他蹦一下,门后也没人,我去,一个女人大晚上不睡觉,人呢?

    他回头叫着远处的张永,张永会意,二人到厢房的屋檐下说话。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阿昭不在房里。”

    张永道:“老宫女在房里哭呢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微愣,后拍了他的头一下:“为什么哭啊?还不叫过来问。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李昭不让秦姑姑告诉皇上她被太后惩罚了,太后那边的人肯定不说。

    所以皇上到现在还不知道。

    秦姑姑一见到皇上,当时就泣不成声:“太后娘娘传旨意让皇后去,皇后去了太后说娘娘行为不端,就把娘娘关到小佛堂了,娘娘不让奴婢告诉您,奴婢就不能说,可是救不出来娘娘,不知道太后什么时候会放了娘娘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大吃一惊:“被母后关起来了?为什么她不让你告诉朕?”

    秦姑姑目光幽怨,好像在说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?

    杨厚照:“……”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