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四十二章
    张永低声道:“万岁爷,您是不是破音了。”

    他是太着急了,哪吒怎么能叫哪姹呢?姹哪?

    但是怎么办?

    杨厚照懊恼的时候,就听李昭道:“真人教诲的是,那真人您不在昆仑山呆着,怎么下山了,你家哪吒又给龙王太子扒皮了吗?”

    杨厚照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道:“路过,路过,我家徒弟好着呢。

    本仙尊路过此地,见当今圣上愁眉不展,掐指一算,是因为皇后你啊,当今圣上对你一片痴心,你这女子怎么好歹不分,却要背叛他呢?”

    李昭心想臭小子,你才背叛人了呢。

    她问道:“万岁爷真的对我一片痴心吗?”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当然,本仙尊还能撒谎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我不信,若是对我一片痴心,他怎么可能五天都不来见我呢?”

    杨厚照急了:“他每天晚上都会去清宁宫看你,不过你睡着了罢了。”

    李昭在黑暗中勾唇一笑,又用哀怨的声音道:“我还是不信,若是这样喜欢我,怎么会让太后把我关起来?”

    “关你的又不说他,他想救你出来呢,方才在慈宁宫门口敲了一晚上破锣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我还在这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悻悻道:“因为太后把耳朵堵上了,根本没听见。”

    李昭暗暗点头,这个老妖妇现在能耐了。

    她又道:“可我还是不信,我们万岁爷天天看歌舞,还叫宫女在房里伺候,这是对我一片痴心吗?明明就是三心两意。”

    “那都是假的,假的,那是为了故意气你,宫女在房里伺候就是聊天,说的都是你,他真的可喜欢你了。”

    李昭抿嘴一笑,这还差不多。

    她挠挠下巴,那要怎么样治治这小子好面子的毛病呢?

    眼睛一亮,道:“我还是不信你啊,我们万岁爷说一不二,她说了,后宫佳丽三千人,就不信非我不可,他迟早会变心的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大急,道:“那他当天晚上不是就回去了吗?小老虎还找你睡觉了呢。”

    张永害羞的低下头。

    李昭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道:“不提这个,他后来还说只是为了发泄,然后就再也没回来了,总之我不信他,就算现在对我好,以后呢?

    所以还是别信了,我以前真的喜欢我们万岁爷啊,想跟他白头到来,现在想,他是天上云,我出身不好,什么都没有,就是地上泥,万岁爷可以随便拈花一朵笑红尘,但那时候我多惨啊,所以从现在开始,我决定不再对他用真心了,也不再为他感动,女人只要不动心就不会受伤,以后不喜欢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。”杨厚照吓惨了,直接踹开佛堂的门:“阿昭,你不要不喜欢朕,朕错了,再也不冷落你了。”

    李昭佯装害怕的看着门口,呀了一声:“你是谁啊?”

    张永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没猜错,娘娘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杨厚照哪里思考那么多,碰到李昭他就是个傻瓜,走到李昭床前拉住她的手:“阿昭,是朕呀。”

    李昭瞪着眼睛道:“你是人是鬼?万岁爷怎么可能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是我啊,是我,我跳墙来的。”

    哦,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李昭问道:“那方才那个太乙真人呢?难道他是万岁爷假扮的?”

    坏了。

    杨厚照一噎,心想我方才好像逼着她道歉来着,若是承认,肯定要挨骂,不能承认。

    他假装四处的找:“太乙真人?神仙?真的有神仙,朕怎么从来没有看过?哪里呢,出来。”

    张永:“……”

    李昭声音低下下去,道:“原来没有啊,那方才我是不是幻听了,那太乙真人说的事情也都是假的了?他说万岁爷对我一片痴心,原来都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咳嗽一声:“朕觉得,这个可以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张永忙道:“娘娘,这个肯定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李昭挑眉看着二人: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****

    真的,杨厚照已经遮掩不下去了,这屋子里冷冷清清,就一张木板床,怎么睡人,再也不能让媳妇受苦。

    她拉着李昭的手道:“起来,咱们回宫去。”

    李昭想了想,把手收回来,摇头道:“我不出去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你傻了?朕接你来了,咱们不吵架了,和好了,看谁还敢欺负你,跟朕回去。”

    她进来的时候可放了狠话,太后请神容易送神难,就这么出去?绝对不可能。

    李昭躺回去:“是母后要惩罚我,母后还没下令呢,我不能出去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朕接你出去还不行吗?咱们跟母后说去。”

    李昭摇头:“不行,母后说我错了,那就是错了吧,不然她为什么要惩罚我呢?这么出去,好像我越狱,又要被人说我侍宠而骄,我不出去。”

    所以得先正了名才能出去。

    杨厚照想了想,对张永道:“你自己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张永眼睛睁大:“万岁爷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凑吧凑吧挤上李昭的床:“阿昭在哪里,朕就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张永:“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好想成为皇后,真幸福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张永走了,李昭更睡不着了,本来床就小,杨厚照占了一大半的地方,她都上墙了。

    她道:“不然万岁爷也走吧,您又没被罚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抱着她的身子,使劲的吸吸鼻子,接着轻吟出声:“好几天没抱阿昭,好想。”

    李昭有种不好的预感,她道:“杨大爷,你这么晚翻墙过来,不会仅仅是为了带我走吧?”

    杨厚照在黑夜中目光闪烁不停,笑道:“怎么会呢?朕不是想你了嘛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那最好了,万岁爷说过的话我可都记得,说对我没有感情了,只是发泄一下,今后休想再上我的床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转移话题道:“阿昭,你以后真的不要对朕真心了?你要不喜欢朕了吗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哎呦,人家和老神仙的对话你怎么知道,你是老神仙吗?”

    “朕当然不是,呵呵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说什么都好尴尬,杨厚照闻着李昭头发上的香气,小老虎腾腾腾就翘起来了。

    死就死吧,他把李昭压在身底道:“你小日子过了吧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