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四十三章 床榻了
    李昭推着他:“就知道你是管不住小老虎,才不是对我好,你赶紧下去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才不,随便她怎么说,他已经憋了好几天,今晚必须把她拿下。

    他什么都不说,用绝招和行动来感化她。

    李昭渐渐失去抵抗力,但是神智还清醒,她道:“这里是佛堂。”

    可她那娇柔略微沙哑的声音不像是警告,倒像是勾引,杨厚照闷哼一声:“你忘了朕参的是欢喜佛。”

    所有的声音最后都被吱吱吱吱的声音掩盖住。

    李昭轻声道:“你轻点。”

    黑暗中杨厚照满足的闭上眼:“朕也想,控制不住了!”

    ****

    太后一早刚醒,就被王云说的请求给惊到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皇后要一张新床,怎么板铺睡不习惯啊?哎呦,哀家是在惩罚她,不是让她享受的,睡不惯睡地上。”

    王云脸颊通红,有些难以启齿的样子,后长叹一口气道:“不是,是床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床好好的怎么会榻,再简陋也不至于塌吧?”

    王云目光向窗外看去,样子像个羞答答的小媳妇:“这正是奴婢难以启齿的地方,昨晚万岁爷跳墙过来的,然后跟娘娘睡在了一起……床就塌了。”

    王太后想了想,后凤眼瞪大。

    王云抿着嘴低下头:“嗯!”

    王太后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狐狸精,佛堂里也能勾引儿子了,她也不怕冲撞了神仙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佛堂里,杨厚照坐在门槛上道:“为什么人家是神仙?人家已经不是人了,是神仙,神仙都慈悲为怀,都是善良的人,朕和皇后是苦命的鸳鸯,睡在一起他们成全还来不及,怎么会生气,怎么会觉得冲撞呢?母后,您说的不是神仙,可能是您自己生气。”

    太后知道自己儿子翻墙进来了,饭都吃不下去,可是叫儿子不来,她只好来佛堂,竟然会听到这样一些胡言乱语。

    太后气得说不出话,最后道:“你赶紧起来去办你的事,不要惹哀家生气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摇头道:“不去,朕的皇后被您关起来了,媳皇后都没了,什么也不要了,不放皇后朕不走。”

    无赖!

    王太后咬牙切齿道:“你是皇帝,你还有公事要办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朕如果都办了,还要满朝文武干什么?朕要皇后。”

    就没见过这么无赖的人。

    太后的目的就是让李昭失宠,这人都翻墙进来了,神仙也敢冲撞,她再关人就没意义了。

    于是叫着李昭:“你出去吧,赶紧走赶紧走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刚落,那个衣服还没穿好的身影就出现在门口后,在皇儿的身后,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只见她轻轻一笑,笑容温柔如春分,如那簌簌落下的花瓣,美丽妩媚之际。

    这样笑,太后就有不好的预感,果真,接下来她用娇声娇气的语气道:“母后,儿臣可是问过您,是不是真的要关儿臣,你说是,儿臣犯了错,那现在怎么又要放了儿臣,嗯?儿臣不会走的,除非母后能说清楚,儿臣到底犯了什么错。”

    王太后:“你犯了什么错你还不知道,你私自出宫,干政,还给男人写信。”

    李昭陪着杨厚照坐在门槛上,道:“那既然这么大的事,正应该惩罚,怎么还放了儿臣呢?所以儿臣更不能走了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抬头叫道:“母后,阿昭不走儿臣也不走啊。”

    下一句虽然他没说,但是太后已经自己补脑了,剩下的您自己看着办。

    王太后掐着脖子,怒气又上涌了,哎呦,请神容易送神难,说的是不是就是这个狐狸精?

    ****

    王太后把杨厚照赶出佛堂,当然杨厚照是不会走的,就站在门口,其实是王太后有话要跟李昭单独说,不想让他听,他不走人家就关门,把他隔绝了。

    佛堂里面,太后一边给菩萨上香,一边问道:“你到底想怎么样?怎么样才肯出去?”

    问的自然是李昭,李昭道:“儿臣不打算出去,儿臣当时就说了,母后要三思而后行,是母后一意孤行非要把儿臣关起来,儿臣就是不走。”

    王太后回头道:“你不走,皇儿就不走,天下不顾了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就像万岁爷说的,天下有内阁大臣和司礼监的人处理,就算万岁爷出去,这些事,他们愿意让万岁爷插手吗?”

    皇帝太小了不经事,内阁大臣们确实信不过他。

    王太后道:“那你也不能让皇上赖在慈宁宫的佛堂不走吧?”

    李昭没出声,低头一笑,略带讽刺。

    王太后气血上涌,道:“哀家知道你是跟哀家作对,但你知道哀家的一片苦心吗?等你辛苦养大的儿子,娶一个根本配不上你儿子的女人,你是什么心理?”

    李昭抬起头道:“何为配得上?何为配不上,只要我的孩子跟这个人在一起开心,这个人就值得我喜欢,因为他给我的孩子带来快乐了,儿臣跟母后不同,母后口口声声说是为万岁爷好,可是万岁爷真的要什么,母后您知道吗?倒是和外人联合起来害自己人,您这样的爱子之情儿臣永远都不可能理解。

    不对,也可以理解,说来说去,您就说想控制别人按照你的心意走,只要你看着不顺眼的,就都不行。

    以爱为名行凶!

    我能理解,但是绝对不会妥协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她说的利落也斩钉截铁。

    王太后瞪大了眼睛,回头拿起供桌上的桃子打在她的脸上,并道:“你个商户女,你凭什么来教训哀家?”

    这可真是,说不过就动手。

    李昭已经很久没吃过这种亏了,捂着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王太后见她目光阴鸷凶狠,吓了一跳,后想了下道:“你要干什么?你想怎么样?你敢告状?”

    李昭仰着下巴哭道:“母后你为什么打我?你就是再不喜欢我,也不应该打我,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王太后气得指头颤抖的指着她,她没用力。

    这时门砰地一声开了,杨厚照一甩袍子闯进来:“阿昭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见媳妇哭,直接把媳妇拉到怀里,然后义愤填膺的看着太后:“母后,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,以后你再别想单独跟阿昭相处。”

    说完拉着李昭的手:“咱们走。”

    王太后:“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