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四十四章 太后申饬杨婉莹
    李昭还是不肯走,杨厚照却跟自己的母亲生了气。

    小狼狗生气就六亲不认,王太后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儿子跟她离心。

    她不得已要跟李昭道歉:“哀家并不是打你,谁会用桃子打人呢?哀家是没拿稳,也不疼吧?”

    有杨厚照在,李昭是不会跟她吵的,确实不疼,太后没怎么用力气,但是她还是哭。

    杨厚照急了:“怎么可能是没拿稳?母后你骗谁?”

    就不能给她一个撒谎的机会吗?

    王太后不让杨厚照说话,哀求的问着李昭:“皇后,你说,你到底怎么样才肯走?”

    李昭呜咽道:“岂能说来就来说走就走?母后当时说的儿臣是什么罪过?现在为什么可以出去了?”

    王太后还是解释,王云听出了弦外之音,从外面进来,给太后使眼色。

    太后想了想,试探道:“是哀家冤枉了皇后,皇后没有出门,也没有和探花郎写信?”

    只有这样,她才能不被人诟病。

    李昭见王太后上道,抬头问道:“那母后当时为什么一口断定儿臣出宫了呢?还写了信。”

    因为分明就是有证据。

    王太后试探出来李昭的心意,就是想让她帮她正名,她不愿意做违心的事,眯着眼睛道:“皇后,哀家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但是不要得寸进尺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心想我的皇后,我说她行,别人可不行。

    她道:“那母后就是还想关着阿昭了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好,那儿臣就不出去。”

    这两口子一唱一和的。

    王太后沉着气道:“是杨琬滢进宫拿来的信,哀家误信人言了。”

    李昭等的就是她这一句,道:“母后,官家夫人搬弄口舌,挑拨是非,是不是得受点惩罚啊。”

    王太后道:“你还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她自己不能去收拾杨琬滢,但是敢告她的黑状,她李昭可不吃这个亏,借助太后的手再好不过。

    李昭嘴角挂着微笑,道:“母后,既然有源头,您冤枉儿臣,就有情可原,但是有人这样把您玩弄于股掌之上,儿臣看不下去,所以您若是以示正听,儿臣就出去,否则,儿臣就老死在这佛堂里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低声道:“不许你胡说。”

    李昭看着王太后道:“我说到做到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用不耐烦的语气问着王太后:“母后,您到底怎么办?”

    能怎么办?

    本来是她的线人,现在这皇后用不出佛堂来威胁她,让她自剪羽翼,她能怎么办?

    她能怎么办?

    王太后看一眼杨厚照,亲生的,亲生的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叫过之后她喊着王云:“跟哀家去拟旨!”

    韩翰林的新婚妻子因搬弄口舌被太后派人申饬,这件事一时间在贵妇中传开了。

    韩翰林的妻子自然就是杨琬滢,杨首辅的女儿。

    何氏因为这件事几月没敢出门,跟杨大人大吵了几架,但是人已经丢了,他们吵架也于事无补,这里不做多提。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韩太太在儿子新婚那天就对杨家产生了排斥情绪。

    可算逮到了机会。

    这日杨琬滢起来晚了,没有给她晨昏定省,韩太太让金花把杨琬滢叫来。

    杨琬滢跟韩澈都不会隐藏自己的情绪,何况是跟一个老妖妇,所以带着下人大摇大摆就来了。

    到屋里看看发旧的坐垫,嫌弃的白了一眼,后问道:“婆婆叫我来什么事?我那边还有事。”

    韩太太沉下脸道:“你这是什么态度,除了搬弄是非你能有什么事?作为人妻,丈夫也伺候不好,澈儿天天睡书房,你不觉得脸红吗?”

    搬弄是非和丈夫不进房,不管哪一样都是杨琬滢的禁忌。

    她直接就怒了:“我娘都没管过我,你算个什么东西你来管我?你儿子不进房是我绑了他了?我还没告你呢,你儿子朝三暮四,都是你当娘的教的不好,不然我能这么丢脸?”

    韩太太气得脸色苍白,就是李昭,也没有这么骂过她啊?

    应该说李昭从来不会无缘无故的说她。

    这是娶了个什么东西?夜叉?

    她道:“早知道你这么不是东西,我当初怎么会让你进门?你犯了口舌,我让澈儿现在就休了你,你滚。”

    杨琬滢别的不在乎,让她离开韩澈可不行。

    她凤眼挑起道:“想休了我?你试试看,早干什么去了?你儿子既然有未婚妻你干什么还答应我家的求婚呢?现在后悔了,当时贪恋我家权势的时候怎么不说,你敢休我,你看我怎么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看向门口叫道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如燕和入歌都进来了,站在杨琬滢身后。

    而她从家里带来的下人还有几个老婆子。

    韩太太打是肯定打不过的,如是休妻,人家杨家也不是省油的灯,会闹的人尽皆知毁掉儿子的前途。

    所以她到底让什么东西进门了?

    哎呦哎呦,老天,韩太太又惊又怕,哭出来:“澈儿啊,澈儿,儿子,快来救救娘吧。”

    见到韩太太那哭的丑陋的嘴脸杨琬滢心里一阵阵痛快,叫韩澈?韩澈去翰林院了。

    她道:“再有下次,你看我还对你客气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说完转过身:“咱们走。”

    正在这时,眼前一暗,她抬起头一看,一个长身玉立的青年正站在门口,青年的桃花眼里已经泛着泪光,正用难以置信且厌恶的目光看着她。

    杨琬滢心头一惊,问道:“相公,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    韩澈道:“所以如果我不回来,我母后要挨打吗?”

    韩太太可算有了主心骨,蹲在墙角痛苦:“澈儿啊,娘的命好苦啊……”

    韩澈也流下泪来,跟李昭退亲,娶杨琬滢,他最心爱的女子啊,他当时都没敢争取,就是怕母亲伤心。

    现在怎么样?他一颗孝心哄着的母亲,竟然被杨琬滢欺负。

    真是莫大的讽刺。

    韩澈看向杨琬滢道:“不然,咱们和离吧。”

    和离杨琬滢是不肯的,反正她就是不会离开韩澈,委屈的也哭了。

    韩澈里外不是人,把杨琬滢叫到院子里动之以情晓之以理:“我们真的不合适,别再相互耽误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