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四十五 “豹房”图纸
    杨琬滢死活不听。

    后用怨恨的目光看着韩澈:“你是因为李昭才想跟我和离的吧?”

    韩澈跟这个女人简直无法交流。

    想起这个女人做的那些事,他再好的脾气也控制不住了,攥紧了拳头道:“杨琬滢,我警告你,偷我的信去陷害阿昭,这种事只有一次,不会再有第二次,你若再执迷不悟,我官位不要,前程不要,也要跟你和离。”

    所以他还是因为李昭才会跟她发这么大的火。

    杨琬滢吃一堑长一智,当时没出声,但是韩澈负气而走的时候,她后牙槽紧紧的咬在一起。用嗜血的目光看着皇宫方向,李昭,你害我被申饬,我一定会报仇的。

    李昭打了个哈欠,杨厚照听到了,放下手中的奏折问道:“你生病了?叫薛己吗?”

    已经是三更天,薛立斋不是天天都值夜班的。

    李昭道:“没有,是天凉了,方才窗户好像进风了。”

    距离申饬杨琬滢已经过了两个月,十一月天,早都冷了。

    因为上次的关系,杨厚照现在对李昭言听计从,就怕媳妇不理他。

    听了媳妇的话,立即叫来钱宁:“带人去看看窗户,是不是哪里没封好,冻坏了阿昭,朕让你们脱光了站到外面去。”

    钱宁小心翼翼的赔罪,然后赶紧带人去了。

    提起这个钱宁,李昭总觉得耳熟,当时杨厚照把人带来的时候她就觉得不对劲。

    这钱宁历史上好像跟宁王杨宸濠勾结过,想要谋反的。

    但是是不是这个人她记忆不太清,如果是刘瑾的徒弟就是,但是现在看,钱宁和刘健没有什么表面上的来往。

    李昭想着事情,心思就开始游走了,杨厚照也不爱看奏折,内阁大臣处理的意见都很好,还用他干什么?

    他放下奏折跟李昭说话。

    但是他那无聊的表情,正好被进来回话的钱宁看见了。

    钱宁眼睛微缩,里面露出一闪而过的炽热的光。

    他以前是乾清宫的小太监,但是谁愿意一直做小太监啊?

    于是他背叛马永成,跟着小鹦鹉去给宝儿传话,这样马永成才落马的。

    对的,那天晚上让宝儿去接王聘婷的人就是他,后来宝儿要找证人到处都找不到,因为他按照小鹦鹉的话藏起来。

    皇后风头日盛,谁都不会拒绝皇后派下来的任务。

    他以为从此以后,有了皇后靠山,他就能脱离小火者的职务,可惜啊。

    可惜这个皇后眼高于顶,根本就把他忘了,也没让别人记住他,在漫长的等待中,他什么奖励都没等来,只有一次次失望。

    于是这些事让他明白,靠人不如靠自己,皇后靠不住,还是投靠赵瑾吧。

    这不一下子就能在万岁爷身边伺候了。

    他小跑着进了书房,道:“万岁爷,奴才得了个东西,想给万岁爷过目,不知道万岁爷有没有时间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一下子精神了:“有趣吗?好玩吗?拿出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李昭眯了眯眼睛。

    钱宁匆匆的跑出去,不一会的功夫端着个茶盘进来,茶盘里有个建筑模型。

    杨厚照看那模型精巧,和皇宫宫殿差不多,可是这有什么?

    他问道:“就是这个东西?有什么特别的吗?”

    李昭的心开始扑腾扑腾的跳,如果她猜得没错,这东西就是杨厚照昏君名声的由来。

    只听钱宁道:“万岁爷,这东西可了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把茶盘放在御案上,用手指推着模型的一扇窗,接着模型像是被触发了机关,咔嚓咔嚓开始动起来,原来的栅栏可能变成了桥梁,楼阁可能变成了四合院,院子可能成了花园,而且里面暗道丛生,像是迷宫。

    杨厚照戏的张大了嘴:“好神奇啊,这是怎么来的?”

    钱宁道:“万岁爷,是一位建筑大师,叫做程九龄的做的模型,其实这就是他自己家的院子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摸着那模型爱不释手,道:“他的院子?厉害啊,这样要是藏在里面,谁也找不到了吗?让他给朕也盖一个。”

    钱宁兴奋不已,立即从怀里又掏出一沓黄色绢纸来,谄媚道:“万岁爷,奴婢们都想好了,这就是图纸,请您过目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啊?快打开……”

    万岁爷十分高兴,看着图纸简直入迷。

    李昭的心却慢慢坠下去,十分不安,这个钱宁她想起来,就是杨厚照身边的又一奸佞太监,因为杨厚照没儿子,他后来和杨厚照的侄子,也就是造反的宁王杨宸濠勾结,虽然没有害死杨厚照的,但是绝对不是衷心的。

    至于这个图纸,既然知道了钱宁是谁,这图纸她也不会记错的。

    就是那个有名的“豹房”的图纸。

    豹房不是一间房,杨厚照最喜欢的动物是豹子,他不喜欢古典文雅的名称,所以给自己在外面的行宫取名豹房。

    这豹房正是钱宁说的这位程九龄设计的,里面机关重重,像是迷宫,人站在宫殿里,十个人也找不到。

    杨厚照有了豹房之后就不在宫里住了,住豹房,除了几个心腹太监,谁也找不到他。

    而他在豹房做的事除了花天酒地,就是训练兵士,反正就是他自己喜欢的那些事。

    当然,豹房之所以出名是因为花天酒地,文官要黑他,是看不到他在军事上的才能的。

    这个豹房啊,可不能让他建起来。

    李昭想到了什么,竖起嘴角的笑,然后问钱宁:“小宁儿真是孝顺,特意找人给万岁爷设计房子啊?”

    钱宁听了脸色一变,后看向杨厚照道:“这都是刘公公的心意,是刘公公孝敬万岁爷的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笑道:“还是这个奴才知道朕的心意。”

    李昭的笑容渐渐收起来。

    她之所以问这么一嘴,是因为她知道豹房的图纸是赵瑾给杨厚照找的,是准备给杨厚照惊喜的,可是现在被钱宁先说了,钱宁明显就是想邀功,他如果敢说是他自己的功劳,她明天就告诉赵瑾,豹房就绝对建不成,还能除掉钱宁。

    可现在钱宁还是太嫩了,怕赵瑾,所以他没有邀功,这个计划不能成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