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五十章 赵瑾下定决心要除掉皇后
    初五,官员们基本都要到衙门走一趟了,之后每天都有公事要处理。

    赵瑾百忙之中被杨厚照召唤到虎园去,看着杨厚照无精打采的坐在看台上,他忙走过去行礼:“万岁爷,您怎么了?”今个很不高兴呢?

    杨厚照沉吟下道:“旁人都说你聪明,你猜猜朕怎么了?”

    这个要求就有点过分了,他又不说他肚子里的蛔虫,总是让他猜。

    皇后据说除夕病了,现在都好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也没吵架。

    那不是感情问题。

    赵瑾看向笼子,豹子老虎都悠然自在的在里面玩,也不是宠物的问题。

    剩下万岁爷就清心寡欲了,没什么好玩的。

    这些问题都不是。

    那就是……

    赵瑾眼睛一亮,道:“万岁爷,是不是盖行宫别馆的事啊?您放心,有程九在,行宫肯定盖的漂亮神秘,奴婢会帮您监督的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点着头道:“你这奴才确实不简单,真的能猜中是因为行宫别管朕才烦恼,不过朕不是烦恼它盖不起来,不盖了,户部的二十五万两银子让内阁分派下去吧,用在刀刃上,朕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赵瑾大惊:“万岁爷,怎么能委屈您呢?奴婢监督着呢,款子很快到位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没解释太多,挥着手:“下去吧,不盖了,朕还有别的事。”

    ****

    三天后,赵瑾抽空回到钟鼓司,钱宁来见他。

    赵瑾问道:“查清楚了吗?万岁爷到底为什么不盖行宫了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是个好玩的人啊,还不喜欢皇宫,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出去住,突然间说不去了,搁谁不得吓一跳。

    钱宁道:“好像是因为龙种的事。”

    赵瑾蹙眉。

    钱宁道:“奴婢打听到除夕的时候皇后生病,太医说皇后不容易生育,是因为清宁宫是新装饰过的,什么鎏金水银之类有毒,所以万岁爷就不盖新房子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新装修的屋子都会有毒,那新盖的宫殿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赵瑾气得站起来:“是哪个太医胡说八道?照他这么说,世人都不盖房子了。”

    钱宁道:“个人家的房子,不会像皇宫这样装饰啊,所以不同。”

    赵瑾道:“那也不可信啊,哪个太医?”

    “薛立斋。”钱宁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又是这个话唠。

    赵瑾想了想,叫着武儿:“派人去打听,薛立斋到底和皇后有什么联系,怎么会这么巧?”

    赵瑾怀疑薛立斋是李昭找的人,确实巧啊,李昭除夕病了,竟然就能说到子嗣上,然后薛立斋跟皇上说了几句话,皇上就不盖房子,还要给皇后搬家,这不巧吗?

    就像专门是针对行宫而来的,听闻皇后不想盖行宫。

    让赵瑾猜着了,李昭用直接的方法杨厚照不听,那只能纡回了。

    她提前给薛立斋一本装潢与生育方面的书籍,是她自己写的,不管写的如何,反正薛立斋爱看书,爱研究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之后肯定会深深的思考。

    加上他的医术,她相信薛立斋能成为她的助攻。

    这件事就这么成了。

    所以李昭没有特意买通薛立斋,赵瑾也没查到皇后和太医交往的实质。

    但是赵瑾是个非常敏感的人,皇后不喜欢他,这个可以确定。

    因为皇后一个病,皇上的行宫就没了,行宫没了不要紧,他的油水啊,油水啊。

    这个皇后已经深深的威胁到了他,不除掉不行了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清宁宫的大床上,杨厚照紧紧的抱着李昭,看着四周的装饰,道:“不然咱们出宫去住吧,不用盖行宫,买个大院子,听说赵瑾他们在外面都有大院子,你说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自打听闻装饰对生育有影响,杨厚照就打算给李昭搬家,但是皇宫到处都是鎏金建筑,铅宫朱砂,怎么看都感觉没有地方是让人省心的。

    而且小地方也不符合李昭皇后的身份,乾清宫又经常有外男,所以这家就不好选。

    至今也没定下来。

    杨厚照干脆就不想定了,反正他也不喜欢宫里。

    李昭道:“来日方长,不急,母后和父皇也住了这么多年,咱们不差这一时,起码等过了十五再说。”

    各地的王爷年底时候都进京给太后拜年来了,十五要宴请这些人,还有朝廷重臣。

    这种宴请,帝后都不会有空闲。

    杨厚照点点头:“那不差这几天,不然从明天起,晚上咱们就去乾清宫睡吧,朕想你早点生个儿子,不然母后总为难你。”

    李昭笑着打趣道:“万岁爷是真的想让我生个儿子,还是嫌我烦,想让我怀孕甩掉我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哈,朕要是想甩掉你,直接就甩掉了,还用得着让你生儿子巩固地位,没良心的小东西。”

    说完翻身压上来,然后上下其手。

    李昭又不是什么端庄的淑女,当然很快就就范了。

    然后就是一场生命的大和谐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宫里有大型宴请,后宫需要抽调宫女和内侍伺候。

    李蓉算着日子呢,知道今日杨厚会进宫。

    上辈子杨厚照死了,杨厚当了皇帝,她就是太后,但是她年轻啊,杨厚只比他小两岁,所以他们两个就好上了。

    这辈子她没当上皇后,但是不能气馁,因为她还有杨厚。

    本来也不想跟杨厚照那个短命鬼,如果她现在就投到杨厚的怀里,就不用守大半辈子寡,还能根据上辈子的经验,干掉兴献王妃,然后成为杨厚身边至高无上的女人,那个皇位的位置才牢靠。

    一定要见到杨厚的。

    李蓉把马桶都洗好了,从井边站起,擦擦手后到了身后一排房子的第一个门口:“刘公公,小刘公公?”她用自己能使出来的、最为甜美的声音叫着。

    屋里管事的太监搭着拂尘走出来,骂道:“发骚呢?咱家是太监,能被你勾引还是能被你贿赂,一天天就知道鬼叫。”

    李蓉在他手底下受了很多苦,所以不敢忤逆,心想等我找到杨厚有你好看。

    她忍住气道:“公公,前边不是需要人吗?您帮帮忙,派奴婢去呗?”

    小刘公公上下打量她一眼,问道:“你一个天天刷马桶的,去给人家端茶呀还是倒水啊?你不嫌熏得慌贵人们还嫌的,滚回去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