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五十二章 万岁爷又被诱惑了
    杨厚照在太和殿宴请王亲贵族和诸位大臣。

    几百人一起喝酒啊,他被李昭管的,已经好久没喝的这么痛快了。

    席间宁王不断的叫着皇叔,一杯杯敬他,对他恭维吹捧之极,他又好这口,喜欢宁王,很快就醉了。

    好在宴席撤的也快。

    等众人都散尽了,钱宁搀扶着他,就往清宁宫走。

    他身后还跟着赵瑾。

    赵瑾看钱宁方向不对,叫住钱宁:“去乾清宫。”

    因为尾随的都是自己的奴才,钱宁也不隐瞒和赵瑾的关系,叫道:“干爹,咱们不带万岁爷回去吗?”

    赵瑾低声道:“咱家跟你说什么来着?这不正是机会吗?”

    赵瑾要除掉皇后,可是皇上对皇后盛宠,唯一的办法就是先让皇后失宠。

    如何失宠,得给万岁爷找新的女人,但是有马永成的前车之鉴,他们要十分小心才行,不是随便塞个女人就行的,也不能明目张胆的找女人。

    钱宁自认为很聪明,可是也没猜到赵瑾会用什么办法。

    他好奇的问道:“那干爹的意思?”

    赵瑾道:“本来去虎院最好,但是怕引起皇后怀疑,咱们只需要给皇上一顿饭的时间就行,带去乾清宫。”

    钱宁听话的把人扶到大殿的宝座上。

    接着赵瑾上了台阶,叫道;“万岁爷,万岁爷,您醉了吗?”

    杨厚照抬起头道:“朕还是有一点点醉了的,阿昭呢?怎么没出来接朕?”

    知道醉那就不是醉,但是分不清宫殿是那个,还是有点醉。

    半梦半醒,半醉不醉,这个状态最好。

    赵瑾转移着话题道:“万岁爷,奴婢找来一对兄妹,哥哥擅长唱宋词,妹妹擅舞,您要不要看看?”

    这个好这个好,风雅不腻人,就不会挨阿昭骂。

    杨厚照舌头有点大,漂亮的脸颊红扑扑的,笑道:“还等什么,叫进来啊。”

    赵瑾喜出望外:“是。”

    ****

    “涂香莫惜莲承步。长愁罗袜凌波去。只见舞回风。都无行处踪。

    偷穿宫样稳。并立双趺困。纤妙说应难。须从掌上看。”

    悠扬的宋曲一句一句从少年的口中溢出,他声音醇厚但婉转,把歌词唱的抑扬顿挫,有情有义。

    杨厚照好像看过这个词,他本来闭着眼睛打拍子听,这时张开眼看向赵瑾:“苏轼的,菩萨蛮。”

    赵瑾声音低而谄媚,带着狡黠:“万岁爷,您学问真好,但你知道这是写什么的吗?”

    杨厚照眨着眼睛。

    赵瑾手指指向地中央的一个红女女子的最下面。

    杨厚照本来视线有些不清晰,可是陡然间被那小巧的红色给吸引了。

    纤妙说应难,须从掌上看,描写的是小脚,金莲。

    那舞女就是三寸金莲,那么小的脚还能扭动腰肢,身段跟柳枝一样飘摇摆动,弱柳扶风,这是最温柔的女人啊。

    还看那脚,每转动一下,红绣鞋就如红莲盛开,真是勾人啊。

    杨厚照心神一荡,不由得想到自己看过的话本子,都有风流才子在床笫把玩三寸金莲的描写,感觉比旺仔还可爱呢。

    可是阿昭是大脚,他都不知道那是什么滋味,他渐渐的看得痴了。

    赵瑾在一旁竖起嘴角,露出得意的笑,不过这笑容转瞬即逝,随即歌舞到了**,四周都静了。

    杨厚照看得意犹未尽,回头看向赵瑾。

    赵瑾知道猎物上钩了,但是他不是马永成,他有耐心,他得步步为营。

    于是用遗憾的声音道:“万岁爷,这是乾清宫,您要回清宁宫吗?”

    杨厚照瞬间清醒。

    叫道:“啊,你这奴才,怎么带朕到乾清宫了?赶紧回去。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李昭和秦姑姑差点派人去找万岁爷了,人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那歌舞给杨厚照看得心中起了邪念,一回来就把李昭往房里抱。

    李昭闻了闻道:“万岁爷一身酒气,您先洗个澡吧?”

    杨厚照嘟起嘴:“嫌朕脏啊?朕可是皇帝,是万岁爷。”

    万岁爷喝了酒就不是人了?万岁爷也有烂掉的那一天。

    李昭不跟他犟,哄着他把澡洗了。

    洗完澡,杨厚照清醒了不少,回到床上倒是没那么急了,可是方才见过的“红莲”一直在他眼前晃。

    他跪在李昭面前,道:“阿昭,我能看看你的脚吗?”

    李昭蹙眉,她又不缠足,天天洗脚,上床也不会穿袜子,他不是天天能看到吗?

    想着,往杨厚照眼前一伸。

    白白的弓足,不大不小不肥不瘦,就是脚趾长得有些奇怪,短短的五根,并排紧紧的靠在一起,像是被一刀切成的形状,透着乖巧两个字,十分有趣可爱。

    杨厚照爱不释手的摸着,心想阿昭的大脚都这么好看,那三寸金莲不知道怎么迷惑人呢。

    他又开始把持不住了,直接把李昭扑到身底,开始生命的大和谐。

    第二日亲王要离京,杨厚照要在大殿里相送,用过早饭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窗外飘着细小的雪花,本来这几天天气回暖,可是十六了还下雪,李昭坐在窗边看着雪,发呆。

    秦姑姑倒了一杯热茶送过来,问道:“娘娘,您今早看起来怎么有心事呢?”

    李昭想了想,回头道:“咱们万岁爷肯定又被人诱惑了。”

    谁能从皇后手上勾走人?

    可是皇后很聪明,直觉向来都是对的。

    秦姑姑紧张起来:“什么人?娘娘咱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李昭又想了想,后道:“当然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,我正要叫你,派人去盯着钱宁和赵瑾,十有**是这两个东西引诱的,看他们到底干了什么好事?”

    皇后这么敢断言,空穴来风必有因。

    秦姑姑问道:“娘娘可有提示。”

    李昭低头看着自己的脚:“应该脚有关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转身去办正事了。

    李昭又回头看着窗外,倏然的,她眼睛一眯,杨厚照,敢背叛我你就死定了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晚上杨厚照又提出来要看李昭的脚。

    李昭已经知道他是因为什么了。

    不动声色给她看,然后问道:“万岁爷,母后好像是小脚啊?”

    可不是,母后是小脚呢。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那你小时候怎么没缠足?”

    李昭叹息道:“我娘死得早啊,我没人管,缠足疼,我爹心疼我,就比量比量就不缠了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感叹道:“还好你嫁给朕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