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五十四章 放足
    屋里的人都惊了,全都站起去接万岁爷。

    杨厚照抱紧了李昭,挥着手臂道:“都下去,都下去。”

    下人们鱼贯而出,等屋子静下来,李昭在杨厚照看不到的地方嘴角勾着笑,问道:“万岁爷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杨厚照拉着她进屋,然后把她抱到床上直接就脱了她的鞋和袜。

    李昭晃着脚道:“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杨厚照又不敢说实话,半跪在床边,摸着李昭的脚道:“给朕压压惊。”

    “压压惊啊?”

    李昭抬起脚,直接踩在杨厚照后背上,杨厚照不防,一下子趴倒了。

    正好趴在李昭脚下,李昭两只脚都上来。

    杨厚照怒道:“朕让你压压惊,不是让你压着朕。”

    都要反了天了,还不压着?

    ****

    帝后二人收拾完,然后躺在床上要睡觉了。

    睡觉之前总要活动活动筋骨吧?都习惯成自然了。

    但是李昭抱着被子背对着杨厚照。

    杨厚照把她翻过来,没好气道: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李昭也不恼,笑道:“万岁爷明知故问吗?”

    但是她笑意只是面上一层,像是带着面具。

    杨厚照咬着下唇道:“朕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不知道就算了,睡觉吧。”

    又要转过身。

    杨厚照还抱着侥幸的心里,道:“那你总得提醒下吧?”

    李昭双眼微眯起:“好,我提醒杨大爷,你今天在温泉房里为什么匆匆忙忙跑回来?为什么?”

    杨厚照委屈的扁扁嘴:“你都知道了?”

    李昭冷着脸眨巴一下眼睛。

    杨厚照想了想,恍然大悟:“是不是你安排的人啊?”

    李昭知道赵瑾的计划,当然不能坐以待毙,叫走钱宁,给杨厚照机会,就是她的反击。

    李昭沉下脸道:“我问杨大爷,是不是对裹小脚的想入非非了?赵瑾给你灌了什么**药?”

    杨厚照做贼心虚,道:“也没有想入非非,就是想看看,好奇嘛,人都有好奇心,你得理解。”

    又用委屈的声音道:“阿昭,都吓死朕了,你怎么能那么坏呢?那小脚可丑的了,还好你不是小脚啊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你根本没有意识到错误在哪,那如果小脚漂亮呢?比我的脚漂亮呢?你怎么办?

    啊,人家给你看,你就架不住勾引了,我们才成亲一年,以后还有好几十年要过,你让我怎么相信你?”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可是朕真的只是好奇,真的没有想对不起你,你别这样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还顶嘴,你有没有我还不知道?”

    杨厚照哪里受过这样的训斥,脸一沉:“不信拉倒,天天防着朕跟防贼一样,你不相信朕,朕还跟你生气呢,什么话不会好好说,用那么丑的两只脚来吓唬朕,隔夜饭都出来了,你这个人最奸诈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知道我奸诈了?后悔了?”李昭声音有些高。

    杨厚照看她真生气了,胸口顿时闷闷的,他翻过身,也生气。

    李昭看着那冰冷的后背,怒气上涌,直接翻过身。

    帝后二人背对背躺着,中间隔了个大空隙。

    空气渐渐静下来,李昭气着气着闭上眼,忽然听见身后传来声音。

    “五帝本纪,夏本纪,殷本纪,商本纪……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转过身问道:“你嘀咕什么呢?打扰人家休息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也转过身,然后用委屈的目光看着李昭:“阿昭,皇帝是不能认错的,但是你原谅朕这一次好不好?”实在不想背史记了。

    他好看的眸子像是两弯清澈的泉水,干净天真如孩童,如猫咪。

    李昭气消了大半,柔声声音问道:“那你以后还能不能有定力?”

    杨厚照咬着唇道:“都是老赵不好,朕明天就惩罚他。”

    “苍蝇不顶没缝的蛋,你还赖别人?他怎么不引诱我呢?”

    杨厚照眉头立起,肃然道:“你这个说的不对,朕就试过,苍蝇是蛋就盯,没缝的也盯。”

    李昭微愣:“你为什么试这个儿?”

    杨厚照有些难为情,后低声道;“因为父皇骂过朕这句话。”

    所以他就去验证了,李昭:“……”

    ****

    杨厚照保证不再犯了,李昭原谅了他,但是不能再有下次。

    那个赵瑾李昭也准备找机会给他上点眼药。

    于是帝后重归于好,上演完生命的大和谐之后就睡觉了。

    但是这件事没完,小脚给杨厚照造成了特别重大的伤害,他第二天便下令,不准女人裹小脚,如果有父母不听,要交税二十两,还要求各地官员保长监督,如果在其之下还是裹脚风俗盛行,那就要影响晋升。

    裹脚的风俗从宋时流行,到本朝盛行,已经过了四五代人,就像是穿衣吃饭一样,已经写在百姓的骨头里了,突然间皇帝下这种命令,内阁大臣都吓坏了。

    文官出言反对,但是杨厚照决心已下,他更不明白那种猪蹄子为什么还有人喜欢维护,所以一定要执行这个命令。

    小皇帝登基以来最强势的一次圣旨,官员们虽然纷纷直言上谏,大谈弊端,但是都无法改变皇帝的决定,就只能执行了。

    一时间民间开始鸡飞狗跳。

    男人骂皇上忘祖,给女人放足,那是倒行逆施,会使江山不稳。

    女人骂皇上多管闲事,害她们被夫家嫌弃。

    有父母跟当地保长斗智斗勇也要给女儿裹小脚。

    更有已经裹脚的女人,要求被放足认为是对她的侮辱,寻死寻活要跳河。

    但是还有那些正在裹脚或者即将裹脚的女孩子,都在默默支持这一皇命,疼在谁脚上谁知道。

    当然,鸡飞狗跳只是一时,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,给女人放足,还影响不到社会根基,这个命令下了几年之后,裹脚的不正之风就得到了改善。

    又过了两代人,就再也没有裹脚的。

    李昭万万没想到,赵瑾为了扳到她的一个无意之举,竟然拯救了天下女人的脚,这是个大好事。

    当然,这都是后话。

    当赵瑾接到这个皇命之后,就知道给万岁爷找小脚的道路行不通了。

    万岁爷又骂了他让他老实点,说明他的计策皇后已经识破,那真的得老实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