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五十六章 顶风上
    杨厚照第二天去喂老虎和豹子没叫李昭。

    秦姑姑走近寝殿,见李昭还在照镜子,她问道;“娘娘,怎么感觉万岁爷不高兴呢”

    李昭看着门口道“你来的正好,咱们万岁爷啊真是,我昨天以为他不用人操心,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。”

    昨晚那小子总是想方设法看她的身材,也不是没看过,之前还问回疆人,当时她跟他开玩笑没注意,现在一回想,所以他是在拿她跟别人比较,定然又被什么人给诱惑了。

    “派人盯着,看这次是什么幺蛾子。”

    又到了月圆那几天。

    晚上吃饭前,李昭看着桌上的菜饭,把管理的内侍叫进来“怎么没有鱼呢万岁爷最喜欢吃鱼不知道”

    内侍小心翼翼的陪着不是。

    这时宴席室门口传来动静“阿昭,吃饭了吗”

    李昭对内侍道“记得万岁爷爱吃鱼,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内侍走了,杨厚照到了李昭面前,上下打量她,然后道“还是阿昭对朕好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“万岁爷怎么突然说这话”

    哪里是突然,虽然他是皇帝,饮食起居都有人照顾,但是李昭会比别人更细心,所以还是妻子最好嘛。

    他笑了笑,然后拉着李昭的手“坐下用膳吧。”

    李昭点头。

    宫里用膳有规矩,就是食不言寝不语,平时他们也不太说话。

    今天杨厚照突然问道“阿昭,你肚子有没有不舒服”

    李昭点头道“等着吃完饭跟万岁爷说呢,您晚上住哪里”

    杨厚照想了想道“不然朕还是跟你一起住,又不说没住过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“算了,万岁爷先折腾两天,折腾两天再回来,不然人家还怪不习惯的。”

    因为他总是这样。

    杨厚照心里已经可开了花,终于晚上有空闲了。

    他在这段时间里已经找了那些大臣,让他们把歌舞伎都送进宫,为了瞒着李昭,被赵瑾掩护着,在钟鼓司附近的宫殿。

    但是晚上他一直都得陪着李昭,不能过去玩,等李昭小日子都已经等了好几天了。

    成了,今晚可以去看回疆女人了。

    可他面上不显,怕笑出声,咬了咬下唇,等平复了心情才道“那朕就去别的宫殿了。”

    李昭点头“嗯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二人继续用膳,但都没以往吃的那么多,就各自忙自己的去了。

    等李昭洗完了澡,按照以往的规矩,她要去书房坐一会。

    今日杨厚照在,妆模作样的在看书呢。

    李昭进来笑道“万岁爷还没起驾啊”

    杨厚照道“跟你多呆一会,也没什么急事,呵呵”

    李昭故意笑的莞尔“反正早晚都是要走的,您快起驾吧,臣妾自己看会书,就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摆出一副恋恋不舍的样子“那朕走了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“嗯,说不定万岁爷半夜还会回来呢”

    皇后的声音还是那般甜美,歪头挑眉的样子透着小调皮。

    杨厚照心里忽然一阵内疚,他不应该骗阿昭的,但是如果不骗,她不会让他去玩,他就看看,看看就行了。

    杨厚照还是大摇大摆的走了。

    她一走,李昭脸上的笑容即刻消失,低声叫着秦姑姑,秦姑姑从隔断后跑出来“娘娘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“本宫接下来做的事,你连张公公都不要说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道“万岁爷把大家都邀请了,奴婢接下来也见不到张公公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李昭说完看向窗外,杨厚照,对她三番五次的警告不放在心上,还骗她,今晚,她不会再像以前一样原谅他了。

    杨厚照在虎园门口跟赵瑾汇合,看着赵瑾,他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,对赵瑾道“不然算了吧,朕眼皮子跳。”

    赵瑾岂能让他这么算了,等皇后的小日子都等了七八天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的皇上,就像是有主人的狗,你不能想给他什么吃就给他什么吃了,他主人可能不高兴。

    所以什么话都得试探着说。

    赵瑾低声道“万岁爷,您是不是怕皇后娘娘知道了不高兴啊”

    “别胡说,朕可是万岁爷,万万人之上,说一不二的,谁怕她啊,怕皇后干什么皇后都是朕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那优雅的声音越是极力的解释,说明他越心虚。

    万岁爷是死要面子的人嘛。

    赵瑾乘胜追击道“既然皇后娘娘没什么事,那怎么说好了还不去了呢他们几个奴婢都约好了。”

    所以他和狗腿也好久没聚一起喝酒了。

    杨厚照想了想,勾勾手指“你来。”

    赵瑾把脑袋凑过去“万岁爷”

    杨厚照道“跟你朕就不瞒着了,朕就是害怕皇后。”

    赵瑾“”

    知道你害怕才想办法帮你解脱啊。

    他道“万岁爷,咱们什么也不干,就喝喝酒听听曲,再看看跳舞,皇后娘娘如果这都不允许,也太不懂事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一副委屈的样子,道“万岁爷啊,自打皇后进宫,都把您折磨成什么样了”

    杨厚照忽然道“胡说。”

    赵瑾委屈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杨厚照气势又降下去,道“朕知道你是心疼朕,但是朕觉得挺快乐的,皇后对朕可好了,就是人小气了点,所以你今后再说皇后坏话,朕就罢免了你。”

    赵瑾更委屈了,点着头。

    杨厚照怜悯之心又开始动摇了,道“好了,不就喝顿酒看歌舞嘛阿昭虽然小气,但是只要不涉及女子,她不是真小气,走,朕带你们玩去。”

    皇上都自己给自己鼓劲了,赵瑾给身后的奴才们使眼色,还不跟上

    宫殿里,赵瑾买通了管食肆的内侍,给小皇帝置办了几桌酒席。

    小皇帝居中,他们七个加钱宁,都在旁边作陪。

    张永和小皇帝喝的最为痛快,二人还行酒令分输赢,可见小皇帝很高兴,都没有要看歌舞,如此下去,岂不是他们的准备都白费了。

    钱宁不解的看向赵瑾。

    赵瑾面带微笑端起酒杯“万岁爷,奴婢也来陪您喝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对李昭的忠诚程度简直让人费解,所以只是看歌舞,万岁爷清醒着,什么都不会发生,多喝点酒能助兴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