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五十七章 心里有个小魔鬼
    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,杨厚照好久没跟狗腿子们这么自由了,喝的迷迷糊糊,抬头一看窗外,好像很暗了。

    他道:“不行了,不能再喝了,朕得回宫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就站起来,嘱咐赵瑾:“你们喝好。”

    赵瑾急了,叫道:“万岁爷,您还没看歌舞呢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眼睛睁大,是恍然的样子。

    赵瑾用提醒的口气道:“回疆女子,深眸高鼻,肌肤白皙,身材纤细硕长?”

    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杨厚照又坐回去:“叫她们上来吧。”

    ****

    清宁宫,宫殿里的宫灯亮如白昼,一看就是主人还没睡觉。

    李昭坐在稍间的榻上看着前方,秦姑姑欲言又止的低下头。

    李昭道:“姑姑,您到底是跟我好,还是向着万岁爷,进展到哪了?”

    秦姑姑抬起头道:“奴婢是希望您二人都好,您早就知道万岁爷今天是被人引诱着去看歌舞,为什么不事先跟他说,您一说,他肯定就会认错,不就不用这么提心吊胆?

    还是那句话,奴婢觉得您就说故意要抓万岁爷的错处,不像是要解决问题。”

    李昭神色还是很沉重,道:“姑姑,人心不是工程,任何事都可以未雨绸缪,唯有感情不可以,尤其是像我这种人,绝对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所以娘娘一定要试探万岁爷能不能管住自己。

    秦姑姑面带无奈道:“本来万岁爷要走,赵瑾说要看歌舞,万岁爷就坐回去的,现在或许看得入迷,或许喝酒,或许……奴婢再去派人监视。”

    李忠摇头道:“给万岁爷两支歌舞的时间,如果人还不会来,就摆驾,本宫亲自去找他。”

    虽然皇后没说找万岁爷要干什么,但是那威严隐忍的语气,让秦姑姑心头打了个怵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赵瑾故意安排相貌英俊的内侍和领舞跳男女对舞,他就是给杨厚照拉皮条上位的,所以指导的那些舞蹈可想而知,两个舞者穿的都极其暴露,尤其是那回疆女子,长腿胳膊和腰肢肚脐都露在外面。

    她妖精一样的缠着内侍的身体,内侍虽然是太监,但是穿着裤子还是男人,就像是女子在跟男人求欢。

    杨厚照是没什么定力的人,又喝了酒,口干舌燥的舔着嘴唇。

    赵瑾见时机成熟,刚要劝杨厚照去卧房就寝,就听他身边的张永道:“这是什么舞?看着邪性。”

    忘了,这家伙很可能跟皇后关系好,会坏了他的好事。

    赵瑾不等张永说出第二句,急忙给钱宁使眼色。

    钱宁举起酒杯道:“张公公,奴婢还没敬您酒呢,望您赏脸。”

    说完从座位上走出来,跪在张永面前。

    张永不愿意和笑嘻嘻的人喝酒,一看就心眼多,但是人家姿态这么低,他也没什么防备,端起桌旁的那杯酒就喝了。

    而酒已经被赵瑾换了,里面放了蒙汗药,张永喝完眨着眼睛,总感觉要说什么,可是说什么呢?

    头疼。

    接着砰的一声就趴在桌子上了。

    杨厚照听见动静目光从舞者身上回来,指着张永:“他,他……”

    赵瑾笑道:“他喝多了,万岁爷,您多了吗?”

    杨厚照看着那回疆女子咬了咬唇。

    赵瑾多聪明啊,叫道:“你们先下去。”

    然后对钱宁道:“还不扶万岁爷回房休息。”

    ****

    杨厚照只有身体有点晃悠,钱宁要扶他,他没让。

    见钱宁引的路不是乾清宫,杨厚照喃喃道:“狗腿子,你们不送朕回去,皇后要生气。”

    钱宁声音哀婉道:“万岁爷,您得破而后立啊,若是您一直这样害怕,那就会害怕一辈子,您可是皇上,人生那么美好,方才那回疆女子不美吗?”

    杨厚照点着头,他是皇帝,可是却所有人都知道他怕媳妇,不能继续下去了。

    回疆女子,别具风味,是他从来没尝试过的,就从这里开始吧。

    他不再说话,跟着钱宁进了一间卧室。

    他前脚进去,钱宁就把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杨厚照的心随着门响砰的一跳,但是很快镇定下来,抬眼一看,床边跪着一个回疆女子,正是那个领舞的。

    此时女子舞服还没换下来,还是方才风情万种的样子。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,赵瑾很厉害,最知道他喜欢什么。

    杨厚照攥紧了拳头走到女子面前,道:“抬起头来。”

    那女子抬起头,眉目高深,鼻梁挺拔,下巴尖尖,肌肤很白,跟中原女子确实不一样,感觉每一处都长得特别精致。

    杨厚照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阿娜尔.阿不利孜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蹙眉:“啥?”

    阿娜尔用蹩脚的汉文道:“万岁爷,叫奴婢,阿娜尔。”

    阿娜尔,名字和汉人也不同,可没有阿昭好听。

    杨厚照晃晃头,这时候不能想李昭。

    他坐到床边,然后伸开胳膊,阿娜尔是经过赵瑾训练的,闻琴声知雅意的来给万岁爷宽衣。

    那么接下来要做什么,成年男女,不言而喻,阿娜尔看着皇上的脸,脸颊微微一红。

    杨厚照却在她碰到他衣领的时候抖了一下,接着脸上也变了。

    阿娜尔问道:“万岁爷,您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杨厚照把她推开,看着狼狈倒地的她,他心里才好受一些。

    接着他捏着自己的衣领,用防备的目光看着阿娜尔。

    阿娜尔:“……”

    杨厚照心想这女子话都说不好,哪一点能比得上阿昭呢?我为什么会坐在这里?为什么要跟这个女子共处一室?

    我虽然气阿昭管的太严,可是如果今天宠幸这个女人,那跟阿昭就不是管得严不严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阿昭肯定不会理解,我只是好奇,并不是想背叛她。

    所以这样也不行,宁可被阿昭管的严,宁可没面子,也不能让她伤心,因为他不是怕她,是爱她。

    想通这些过后,杨厚照站起,匆匆就往外跑。

    阿娜尔抓住他的袍角:“万岁爷,您今晚若是走了,奴婢会受到惩罚的?”

    杨厚照蹙眉:“放开,不然朕现在就惩罚你。”

    可是阿娜尔不放手,爬起来学着方才和内侍跳舞的动作,在杨厚照身上纠缠,杨厚照越来越感觉被别的女人碰恶心,抬手要去推她,还没推,这时门砰的一声响了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