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五十九章 没有希望的决裂
    ..,

    李昭道:“可是我最害怕的就是你好奇,回疆的女人你好奇,还有蓝眼睛黄头发的呢?朝鲜女人你好奇嘛?蒙古,女真,江南,蜀地……人一旦管不住自己的心,那借口就多了去了。

    庄子说:吾生也有涯,而知也无涯,以有涯随无涯,殆已,懂吗?

    这些东西和学问一样,无穷无尽,你用一辈子也好奇不完,要学会适可而止,可你呢?

    所以你不是好奇,是你根本不爱我,不爱我你才能处处给自己找借口。”

    他如果爱她,只是不想她难过这一个理由,就可以把无涯的好奇心和**打败了。

    所以,她气的不是他找女人,是因为他没有改的可能。

    所以没有希望。

    杨厚照拼命的摇着头:“朕爱你,爱你,你说的不对,朕非常爱你,不然为什么中途会停下来,你不能一棒子打死人啊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真正爱我的人,根本就不会有开始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被噎的哑口无言,可是他还是觉得李昭说的不对。

    李昭这时候又问道:“不然万岁爷其实内心深处想摆脱我吧?您好好想想,真的是奴才的问题?您心里没想法吗?您真的喝多了吗?”

    最后一个问题,如一记闷拳打在杨厚照的心上,他有些慌了。

    他没醉。

    他确实十分清醒。

    方才他甚至想宠幸那个女子,就是想看看李昭会有什么反应?

    他想要过皇帝那种潇洒的生活。

    现在什么都不许做,他有些厌倦了。

    但是也正是那时候他才想明白,他不是怕李昭,他是爱她,所以才不愿意去试探,因为结果无非有两种。

    第一,如他所愿,李昭认命了,给他自由了,可是相爱的两个人,一旦一个人承认接受另一边可以有其他人,其实他就是接受了,他自己也可以找其他人,就看有没有机会,那就不是爱了。

    阿昭可能会不爱他,他比死还难受。

    第二,阿昭不认命,离他而去,那他就死了。

    都不能试探,所以他停住了,为了这个爱,他愿意学着去适应只有两个人的生活,他愿意戴上枷锁了。

    所以,错误是前一刻的,他早都悔悟了。

    杨厚照沉吟许久,后看向李昭:“再信朕一次,阿昭,再信朕一次,一次就好。”

    他说话的时候星辰般的眸子带着哀求,优雅的声线也沙哑了。他是认真的,非常认真。

    李昭叹口气道:“万岁爷,我相信您此刻说的话,就是心中所想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忙不迭的点头。

    李昭又道:“我也相信你说爱我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摸着自己的胸口道:“它这样告诉朕的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可是您觉得此刻的想法,能代表一生吗?”

    杨厚照不明所以的看着李昭。

    李昭道:“有个男人,他小时候看过自己家被歹徒屠杀,除了他,一个活口都没留,包括他三岁的弟弟,于是他暗暗发誓,长大了要报仇。

    老天终于给了他这个机会,他杀光了仇人全家,只剩下个五岁很可爱的小女孩,女孩子乖巧镇定的哀求他放了她,他很善良,当时心软就放了,可是后来他每天都活在后悔之中,因为他三岁的弟弟也死了啊。

    还有这样的男子,明明喜欢一个阳光好动的女孩,可是另外一个疾病缠身的少女恳求他照顾她,他就答应了,然后一辈子活在痛苦和忧伤之中。

    但是,你再给他们一次选择的机会,他们还会这么选,哪怕明知道自己痛苦后悔。

    人在特定情景下说出来的话即便是真心也不能当真。

    因为这是人性,善良的人有恻隐之心,时时感动,总会被人利用,其实他也不愿意的,但是控制不住。

    我说这么多,就是想告诉万岁爷,我相信您爱我,也相信你这时候的承诺是真心的,但是我不相信您能架得住诱惑。

    爱玩,也是一种人性,您身上与生俱来。”

    举例子,摆事实,没有停顿的话语说的杨厚照心寒又畏惧。

    他好像是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可是改不了吗?

    能,他能的。

    杨厚照声音已经带着恳求:“阿昭,你再相信我一次好不好?”

    她明知道他会死。

    她明知道他有很多女人。

    她嫁给谁都不会像嫁给他这么操心。

    宁王的虎视眈眈。

    内侍的奸诈谄媚。

    还一个最致命的,不能生育……

    这么多事啊!

    他们前面的路多么难走,她已经费劲心力的在帮他改变。

    可是他不领情。

    结婚一年,一点进步没有,看不到希望了。

    李昭摇头:“万岁爷,我玩够了,不想再玩了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眼睛微眯:“玩?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字面意思,我其实……反正我不是你想的那么好,我心里的算计很多,当初进宫,是奔着征服两个字来的,想征服万岁爷,让您改变。

    可是爱一个人本来就是要爱他原来的样子,为什么要改变他?

    所以我是来玩的,现在我承认,我累了,不想再改变您了,不玩了,想出宫,剩下您自己,就随便吧,不管了。”

    归根结底一句话。

    杨厚照嘴唇气的发青,颤抖着问道:“你从来没爱过朕,都成亲了也不爱,不然为什么是玩?”

    李昭咬了咬下唇,后摇摇头:“不知道,会有感动。”

    但是不是爱。

    杨厚照顿时泪盈于睫,他睫毛很长,眼睛都变得水灵灵很可爱。

    可是李昭笑不出来。

    杨厚照更不可能笑,他捂着胸口自嘲的笑:“朕好像一个傻瓜。”

    李昭没出声。

    杨厚照又问道:“是因为韩澈吗?”

    李昭不耐烦道:“说了不喜欢他,感动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心里好受一点。

    杨厚照又问道:“那你有喜欢的人吗?”

    李昭脑中闪过一个现代人的影子,后就沉默了。

    再后来,她慢慢摇头。

    “只爱自己,只爱自己,所以我要出宫。”

    可是杨厚照已经看出她的犹豫,她不爱他,也不爱韩澈,但是还有别的人。

    他什么都能忍她,小气,脾气不好,只有这个不行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