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六十一章 赵瑾挨打
    钱宁在殿外听到动静:“……”

    想了想还是走进来,跪在床前道:“万岁爷,夜深了,您要不睡一觉吧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脑袋从床帐中嗖一下钻进来:“都是你不好,是你们诱惑朕的。”

    钱宁打着自己的脸:“奴婢知错,都是奴婢的错。”

    谁信啊?阿昭说了苍蝇不叮无缝的蛋。

    呜呜呜!

    他就是个臭蛋,所以别人才要盯着的。

    可是就算他是臭蛋,阿昭也不能说放弃就放弃啊,应该帮他赶苍蝇,都成亲了,动不动就要离宫,身为皇帝,一点安全感都没有。

    呜呜呜。

    杨厚照又抬起头道:“皇后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所以小皇帝这么生气委屈,还是忘不了那个狐狸精。

    钱宁道:“清宁宫已经熄灯,估计睡下了吧。”

    阿昭没有走。

    杨厚照扁扁嘴的松了口气,可是接下来担心又向潮水一样袭上心头,肯定是因为晚上天黑,宫门也关了,出不去,明天早上还是要走了。

    呜呜呜!

    都知道错了,她到底怎么睡得着的?

    是呀,人家不爱他。

    呜呜呜!

    钱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要不就大点声哭吧,听着好让人嗓子疼。

    但是这时候正是表中心的好时候,挨骂也不能弃万岁爷与不顾。

    他轻声道:“万岁爷,不然奴婢找人来陪您掷骰子吧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呸他一脸:“前面挨骂的事情还没解决完,还诱惑朕不务正业,你是看不得朕好吧,再玩阿昭还能回心转意了吗?”

    钱宁这次真急了,磕头道:“万岁爷,奴婢也是心疼您啊?饶了奴婢吧。”

    心疼?

    他可不是心好疼?可是谁能理解他的伤心,皇后动不动要离宫跟他分手,他已经深刻的认识到了错误却被人误会,呜呜呜,谁能理解他啊?

    张永。

    杨厚照擦擦眼睛道:“对了,张永呢?给朕叫过来。”

    ****

    第二日上午。

    司礼监的太监都在忙碌的整理公文。

    忽然间外面闯进一个穿着五品官服的内侍。

    这内侍长得白白圆圆十分讨喜,身材也特别灵活,他到了大厅攥紧了拳头,粗着声音大喊:“赵瑾,赵瑾,狗杂碎,你给老子出来。”

    我天,竟然敢骂皇上身边的大红人,不要命了吧?

    司礼监的太监又怕又兴奋,从各个门口探出脑袋往外看。

    等看到来人,众人脑袋中全部闪出这样的想法,难怪敢骂赵公公,因为人家也是皇上面前的红人。

    赵瑾正在屋里翘着二郎腿喝茶,听到声音气得将茶碗扔到桌上,撩着袍子就出去了,到了大厅厉声道:“张永,你好大的胆子,敢到司礼监骂咱家?”

    骂你?老子还要打你呢。

    张永不由分说冲过去,掐住赵瑾的脖领就是一顿组合拳。

    这一下把赵瑾打的晕头转向。

    再者,别看张永胖,但是身材特别灵活,他是跟着杨厚照习武的,赵瑾就是脑子好,但是体力不行。

    被张永很快以压倒性的优势给按在身底拳打脚踢。

    两个都是惹不起的主,旁人只敢劝说不敢拉仗。

    可是这样打下去,把赵公公打出好歹怎么办?

    司礼监的高迁已经告老还乡了,现在赵瑾老大,老二姓吴。

    吴内侍叫着心腹:“还不去乾清宫找钱公公,报告万岁爷啊,要出人命了。”

    ****

    李昭用过早饭无精打采的在书房中翻书。

    突然秦姑姑小跑进来:“娘娘,了不得,闻所未闻,太有趣了。”

    这就过分了,她正失恋呢。

    李昭抬头看姑姑脸上都是看好戏的兴奋,问道:“什么事?张公公成亲了?”

    “干嘛是张公公成亲,太监成什么亲,谁嫁给他?”

    李昭暗暗挑眉,后问道:“那什么事会比张公公成亲还有趣?”

    秦姑姑憋不住不能再卖关子了,把司礼监听来的消息跟李昭说了一边。

    “您说张公公有趣吧?竟然醒了就去打人,打的可是司礼监掌印太监啊,最有意思的是没人敢拦,万岁爷的人来了才把两个人分开。”

    “张公公打的?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会提前这么多年吧?

    秦姑姑点头:“是啊,奴婢没跟你说吗?赵公公给张公公酒里下药,张公公早上起来急了,直接就去司礼监找人去了,把人打的挂了彩。

    娘娘,您怎么愣了?”

    因为历史中也有张永打赵瑾这一幕。

    赵瑾权倾朝野,但是因为贪婪小气,闹的民怨沸腾,他后来想给自己留点好名声,但是又太草包,所以想了一个鬼点子,这个点子直接把他送到了阎王殿。

    就是西北军屯。

    这个主意不是不好,反而是对朝廷有极大好处的提议。

    只可惜他不了解西北军情。

    太祖深怕地方兵力做大,所以军制也改了,是军屯制,和曹操的屯田制有点像。

    军户有自己的土地,闲时候练兵,忙时候种地。一举两得。

    但是事实证明,人太贪心是没什么好处的,术业就得有专攻才能把事情做好。

    军屯制的第一个害处就是民不民兵不兵,战斗力不行。

    第二,军户的户籍是世袭的,也就是父亲是兵,儿子也得是兵,他们驻守一方是不会轻易调动的,打仗的时候变动的都是将领,因此往往是要打仗了,上面派将领过来,可是士兵不认识主将,主将不了解士兵,一点也不团结,确实不会谋反了,可是仗怎么打?

    第三就是贪污**。

    几乎有人的地方就会有贪污,尤其是王朝的官员。

    工资不高,文官能有税收油水,武将怎么剥削?

    他们能做的就是谎报人数,因为人数越多,国家分的土地越多。

    本来只有五千人,谎报五万,一打仗的时候可好了,只有五千人,想想这个战斗力,而皇帝老傻子还以为自己佣兵百万。

    再一个,高级将领会让驻军给他种地,五百人种五万人的地,能种过来就不错了,还怎么操练?

    堂堂王朝保家卫国的士兵,就成了某些人敛财的工具。

    所以这个制度最后军阀没控制住,坑了不少士兵,到中期都有点进行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赵瑾就是要改变这个状况。

    但是他实在没什么谋略,方法也令人非常匪夷所思,还送了自己的命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