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六十二章 老大的狗腿殿前吵架
    赵瑾让地方小吏去丈量武装军阀的土地,他扣军饷,反正你们军队钱多。

    最后的结果就是小吏不敢动军阀,地肯定收不上来,但是上面要税粮,小吏也不敢收军阀的税粮,羊毛出在羊身上,多余出来的粮食,就找那些贫下的士兵收,士兵没有粮交还要遭殴打,包括他们的妻子都挨了打,尤其是大理寺的东周,欺负士兵他是最狠毒的一个,这就太过分了。

    所以再好的出发点,执行的人不行,最后都会成为祸害。

    宁夏都指挥叫做何锦,知道之后简直义愤填膺,准备反抗。

    正好宁夏有个藩王,是外系藩王,世代镇守宁夏,他就是安化王,杨。

    宁夏是什么地方?穷山恶水,到处是黄沙,谁愿意一直在这?

    安化王早就想给自己换个地方,感觉杨厚照住的京城不错,于是和何锦一拍即合。

    大理寺引起的是西北兵变,安化王则趁机谋反了。

    谋反是张永和杨一清评定的,先不提杨一清,张永在去西北的时候,赵瑾怕他回来立大功争宠,于是给他设套,张永差点死了,胜利归来后最先干的事就是找到赵瑾,把赵瑾好好的打了一顿。

    然后杨厚照看他凯旋归来,设宴犒赏他,他在宴会上告状,说兵变都是赵瑾引起的,从而除掉的赵瑾。

    张永就是赵瑾的克星。

    可这事距离现在还有好多年,赵瑾都没权倾朝野呢,张永就开始打他了?

    李昭确信张永只打过赵瑾一次,因为他们是皇帝内侍,行动都有太史记录,就一次。

    那这一次提前了。

    李昭陡然间竖起嘴角,可见老天跟她想法一样,赵瑾的命她要提前收了。

    秦姑姑见娘娘又诡异了,问道:“娘娘,您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不是找万岁爷去了吗?本宫没有什么吩咐的。”

    哦!

    秦姑姑还是不甘心皇后这么不关心这件事,想了想问道:“您说万岁爷会怎么处置二人?”

    她眼睛里带着担心,是担心张永吧?

    李昭笑呵呵道:“这个你不用担心,咱们万岁爷啊,会左劝一下,右劝一下,让二人握手言和,看他面子,还是好兄弟,然后他出面摆一桌酒席,在他那就过去了。”历史上他就是这么干的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?这不是混混的老大吗?”

    李昭暗暗撇嘴:不然以为杨厚照是什么角色?就是黑社会大哥啊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杨厚照这一上午都没离开乾清宫,外衣没穿,在床上蹲着呢。

    赵瑾和张永被人带进来,他抱着膝盖看向二人:“谁胜了?”

    赵瑾:“……”

    张永:“……”

    二人一起跪下去磕头请安。

    接着赵瑾就抬起头,不等杨厚照问话,他先哭道:“万岁爷,奴婢再没脸在宫里呆了,活不成了,脸都丢光了,奴婢不活了。”

    张永看向他:“那为什么不去死?”

    赵瑾不理他,就喊着万岁爷。

    杨厚照看向赵瑾,脸上挂了彩,张永仰着头愤愤不满的样子,像个没发泄够的善战公鸡,所以一看就是张永赢了。

    他问道:“赵瑾,张永为什么打你啊?你哭什么啊?“

    赵瑾扁着嘴:“他打人的都不知道为什么,奴婢挨打的更不知道为什么,他是中了邪,抽了风,冲进来就打奴婢,奴婢不知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张永呵斥道:“你放屁。”

    说完看向杨厚照:“万岁爷,这老小子给奴婢在酒里下药,奴婢昨晚在殿里的地板上睡了一宿,上午才醒,这脖子都咯的老疼,您说气不气人?下药。”

    赵瑾用手指指着张永:“你少血口喷人,你自己喝多了。”

    张永道:“你滚,喝多了和下药能一样?老子就喝那么点,以往的一半都不到,怎么可能多,就是你下的药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证据吗?”

    “老子怀疑你不用证据。”

    “万岁爷啊。”赵瑾哭天抢地:“他就是个蛮子,蛮子,骂人,殿前失仪,求您给奴婢做主,不然活不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张永挽起袖子:“等我打死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?万岁爷可在呢……你要干什么?啊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人又要打起来。

    杨厚照无精打采的声音突然响起:“朕现在连和人打架的心情都没有,真羡慕你们。”

    把万岁爷忘了。

    二人停下手脚,又老老实实跪回去,同时抬头一看,万岁爷白白的小脸上满是泪痕,星辰一样的眼睛肿成核桃了。

    张永吓得一跳:“万岁爷,您怎么了?咋哭了?”

    知道真相的赵瑾眼睛闪烁一小,忙安慰道:“万岁爷,您起来吃点东西吧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看着张永:“朕找你一晚上了,吃不下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咋的了?”

    提起原因啊,杨厚照就不断的后悔,他就不该被人引诱,什么回疆的女人,不也是人吗?话都说不清楚,有什么好看的?却因此失去了阿昭的信任。

    可是阿昭不爱他,他怎么办?

    “呜呜呜,为什么从来没人跟朕说过,喜欢一个人会这么难受,朕好难受,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赵瑾:“……”

    ****

    皇上在哭泣中,笼统的把经过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听得张永怒气上涌,道:“万岁爷,奴婢知道了,都是这个老小子。”

    他指着赵瑾:“他给奴婢下药,就是防止奴婢阻止您犯错,都是他,是他计划的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擦擦眼泪看向赵瑾:“朕只想着反省了,把你给漏了哈。”

    赵瑾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候不能犟嘴。

    赵瑾连连磕头。

    又突然抬起头,默默无语两眼泪,嘟着嘴唇极其委屈。

    “万岁爷,奴婢也是心疼您啊。

    之前咱们喝顿酒还不是家常便饭?现在跟最贼一样,您是皇帝啊,怎么能跟民间的那些‘床头跪’一样?破而后立,奴婢希望您摆脱皇后的束缚,只要您开心,奴婢就算被骂奸佞也认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的时候,他双目放光,嘴角抿着刚毅的弧度,一副大义凛然之态。

    杨厚照蹙眉,后心头一软,是他太窝囊了,奴才看得着急,哎。

    见皇帝年纪小,总被贱人骗,张永立即道:“赵瑾,你本来就是奸佞。”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