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六十三章 一语点醒梦中人
    张永看向杨厚照又道:“万岁爷,人长言宁拆十座庙,不拆一桩婚,皇后娘娘怎么他了?他会觉得您委屈?

    皇上娘娘是不让咱们喝酒吗?管着喝酒吗?喝了酒他就给您找女人,不三不四的什么货都有,娘娘不是因为这个生气吗?

    所以赵瑾就是奸佞,他是小人,他跟娘娘争宠呢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神色明显一震,后看向赵瑾:“你一个太监为什么要和阿昭争宠。”

    小皇帝灿亮的眼睛满是匪夷所思,身子微微后倾,满是防备的样子,好像他要吃了他。

    赵瑾吓得眼睛瞪大:“万岁爷,您别听他胡说,他陷害奴婢,他想踩死奴婢您就只疼他一个了,他才是小人。”

    张永冷笑:“那是谁让万岁爷这么伤心的?不都是你搞的鬼?”

    赵瑾道:“伤心怎么了?破而后立。”

    说完看向杨厚照:“万岁爷,您现在只要挺过去这一段,就再也不怕伤心了,这就是在跟时间作斗争,您只是暂时的不习惯。”

    可是他不想挺过去。

    张永还要说什么,杨厚照抬起头:“你们先不要吵了。”

    二人立即闭了嘴,后杨厚照道:“朕现在没心思管你们两个的事,朕的心里都是阿昭,你俩改天办桌酒席再言归于好吧,剩下的时间,赵瑾,你先出去,朕有话跟张永说。”

    张永得意的挑眉。

    可是怎么能把张永和皇上单独放在一起?赵瑾神色一变:“万岁爷,奴婢挨揍了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你要是不出去,朕让张永还打你。”

    赵瑾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看着张永一哼,然后挥袖子去了。

    等他走的没影了,杨厚照委屈的看向张永:“老张,朕现在好难过啊,阿昭不要朕了,朕没人能说话,旁人都觉得朕没出息,就你理解朕,你说朕能怎么办?”

    张永道:“您找奴婢就是为了说这件事吗?”

    杨厚照白了他一眼:“这还不是大事吗?”

    嗯,万岁爷这么问那肯定是大事了。

    张永想了想道:“可是万岁爷只要说清楚就行了啊,您不是没和那个女人怎么样吗?”

    杨厚照摇头:“朕当时就要走的,但是被那女的缠上了,阿昭就闯了进来。”

    张永道:“所以娘娘就误会您了?若是如此,您先不管她,晾晒她三天,都是娘娘了,还怕她什么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急了:“怎么能不理?不理她她不是更跑了?”

    比量着脑袋:“发髻都下了,跟小姑娘一样,要去骗人了。”

    张永:“……”

    娘娘就是花样多。

    他也很没辙,看看左右,然后低声道:“万岁爷,其实奴婢也挺心疼你的,但是帮理不帮亲,您犯了错,就得认错,不过您如果已经认错,娘娘却端着不放,就是娘娘的错了,太惯着也不行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想了想,长长的叹息一声,道:“老张啊,这些都不是,如果只是这么小打小闹,朕自己的女人,疼她哄着她都行,男人嘛,能屈能伸,可是皇后说她不爱朕,她想出宫了。

    人家都不要朕了,想惯着人家都不用,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张永诧异的张大了嘴;“娘娘胆子好大,直接说不爱您?”

    杨厚照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这时候不应该觉得朕很可怜,应该安慰朕,不应该感慨皇后怎么样吧?”

    张永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忙不迭的点头:“是,是,这个真是可怕,您这么优秀英俊,皇后怎么可能不爱您呢?她乱说的吧?对,一定是乱说的,哪有皇后敢不爱皇帝,不然就是眼睛瞎了。”

    “乱说的吗?”杨厚照下巴垫在膝盖上,期待的看着张永。

    张永:“……”

    如果他不肯定,万岁爷会怎么样?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清宁宫,秦姑姑又站在李昭书房门口,用挑衅的目光看着她。

    李昭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您还有什么事吩咐?”

    秦姑姑道:“出宫啊?奴婢给您收拾行李啊?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该死的老宫女,好一会又开始阴阳怪气。

    她红着脸道:“您别杠我,我可要志气,不然我真的走了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收起揶揄之意,走到李昭面前,诚然道:“娘娘,既然您不走了,去乾清宫见见万岁爷吧,昨晚一宿没睡,早饭都没吃,一直哭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说赵瑾和张永找他评理吗?还哭?”

    “是啊,理都没评,没心情,只把张公公留下了。

    娘娘,您说咱们万岁爷是什么人啊,这种热闹都不管了,是真的悔改了,原谅他吧,好不好?”

    一个小痞子能做到这一点确实挺感人的,可是她要的可不仅如此啊。

    她和杨厚照未来的路不是坦途,这小子如果不长大,她没有信心走下去。

    所以留下来是留下来,但是他一点改过的迹象都没有,她最后还是会走的。

    李昭想了想道:“姑姑,我出身低微,在这宫里又没有权势,再没了尊严的话,更没人敬重我了,所以别逼我了。”

    她不可能请万岁爷回来。

    李昭灵动的眸子在说完的时候蓦然一沉,定在前方的虚空不动,或许是出神,或许是因为烦恼而思考,但是透露的信息只有一个,倔强。

    秦姑姑暗暗心揪,这两个人都一样的要面子,都不服软可咋整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乾清宫里,张永哄着杨厚照用早午饭。

    杨厚照提起筷子,然后看向张永:“阿昭真的没走吗?朕以为她早上就要走。”

    张永柔声道:“有时候人一生气,话赶话就说到那了,娘娘不会走的,您先用膳吧,用完膳咱们去找娘娘说话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摇头:“不去,除非她亲口告诉朕,她是爱朕的,不然朕再也不去找她。”

    啧啧啧,明明自己痛苦。

    张永想了想道:“那您如果不想找娘娘,就得叫赵瑾那个小人来,他准能劝的您不找娘娘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蹙眉的抬起头:“不找他,朕还要和阿昭和好呢。”

    那你倒是去哄啊?

    所以真是小孩子气。

    张永突然长叹一声。

    杨厚照嚼着小米粥,还是没什么劲头,于是问道:“你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张永看着前方的虚空,目光有些失焦,道:“万岁爷,奴婢也是有故事的人啊。”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