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六十七章 娘娘比赵公公自己还了解他
    李昭穿着常服,头发没有梳起,坐在稍间的罗汉榻上看着前方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一点威严的装饰,但是那死似笑非笑的神色,大眼睛里透出的讥讽之意,比任何凌厉的武器都让人看着胆战心惊。

    赵瑾哆哆嗦嗦跪下去,道:“感谢娘娘肯见奴婢。”

    都快死了,怎么可能不见最后一面,说一些讽刺的话?

    这样心里才痛快嘛。

    李昭笑道:“公公若是知道本宫为什么要见公公,您肯定不会这么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赵瑾心头咯噔一下,可是他想不出皇后有什么能量能置他于死地。

    他道:“娘娘,好几天没来给您请安,您身体可安康?”

    李昭点头:“非常安康。”

    “晚饭吃了吗?”

    “都要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您……”

    李昭忽然间冷笑:“赵公公,您是聪明人,可是本宫是直爽人,不要拐弯抹角,你那些问候,难道本宫就会饶了你?”

    他就是来求饶的。

    赵瑾哀求道:“娘娘,奴婢知错,您再给奴婢一次机会,奴婢做牛做马赴汤蹈火,再也不敢跟您做对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公公,要不怎么说你是聪明人,聪明人谈判都知道得有筹码,你现在还有什么筹码吗?”

    赵瑾想了想道:“奴婢给娘娘钱。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咳嗽两声道:“不用了,把你家抄了,都是本宫的。”

    赵瑾差点尿出来:“娘娘,您还打算抄奴婢的家?”

    李昭挑眉;“怎么,你当本宫做不到?”

    那么个怕媳妇的皇帝,皇后想登基感觉都不难了。

    赵瑾很快认清现实,想了想道:“那万岁爷很相信奴婢,奴婢以后可以帮娘娘看着万岁爷。”

    李昭蓦然一笑,那笑容如三月里的春风,能扫走人心底最隐晦的阴霾情绪。

    赵瑾道:“娘娘,您答应了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本宫就是想感慨一下,再聪明的人,面对生死,好像也存在侥幸心理,万岁爷是宠你多还是宠本宫多?用你帮本宫看着,那不是让猴子去看蟠桃园,桃子都让你摘了。”

    赵瑾哭道:“娘娘,您信奴婢这一次,奴婢还有一点能力,在外朝能帮你谋划,您想干什么,奴婢都能帮您肝脑涂地。”

    李昭想了想道:“你好像也只有这个用途了。”

    赵瑾眼睛一亮:“娘娘,奴婢真的什么都可以帮您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帮本宫贪污受贿?本宫是京城人,你控制科考,已经下令增加两年后的山西等地名额,但是遏制江南学子人数,这也是为了本宫好吧?

    为了本宫控制言论,不准大臣说你不好的话,崔静业家里穷的裤子都穿不上了,你为了本宫,把他们家房子给收了,一家人只能靠亲戚朋友接济,这真是为了本宫好啊。”

    这都是他的一己之私,和皇后没有一点关系,皇后竟然都知道,赵瑾吓得缩了头。

    李昭又道:“跟你好的人呢,你为了本宫就能封赏,不好的就打压陷害,你是不是打算给你哥哥封个官,都尉同知这个官衔怎么样?是不是低了点?”

    都尉同知就是衙门里的副职,已经是二把手了,没办法再高。

    赵瑾诧异的看着皇后,是想过,可是他一点行动都没有呢,皇后怎么会知道的呢?

    看出赵瑾的疑惑,李昭微笑,因为她未卜先知呗,赵瑾的哥哥也没读过书,也没习过武,什么都不是,凭什么可以做一个衙门的副手?

    而朝廷这种走后门的事不胜枚举,稍微有个人有点权力,就要裙带家中亲戚好友到衙门里吃空饷,偌大的王朝都被他们这种蛀虫肯烂了。

    李昭陡然间来了气,道:“还不止这些吧?你自己是外地人,又怕别人模仿你的路径夺了你的饭碗,所以打算下令严控外地人进京,不管是不是有用的人才,都严格控制,俨然把京城打你们家的了。

    剩下几个倒是小事,万岁爷喜欢寡妇,你就帮着鼓励寡妇改嫁,你自己坏事做多了,就参佛礼佛,学了佛法,然后想到了大师死后要火葬,就下令然全国的死人火葬,但是不管埋,差点引起民变,都是为了本宫吗?”

    “娘娘,奴婢……”赵瑾这次真的傻了,这些事情他好想做啊,可是他都没做过,娘娘好像他肚子里的蛔虫。

    哦,原来娘娘和他是一样的人。

    赵瑾突然间有点小兴奋,道:“娘娘,奴婢这次有把握了,奴婢一定能伺候好您。”

    李昭无语的张张嘴,后无奈一笑。

    又吹吹头发,一脸不屑道:“行了赵瑾,本宫不是在夸奖你,你三番五次违背本宫的意思,人常言有再一再二,没有再三再四,本宫是个特别通情达理的人,所以犯错最多给人两次机会,你已经没有,绝对不会饶了你,你就这一晚上自由时间,自己溜达溜达吧。”

    看向窗外道:“看,一晚上都不到了,走吧。”

    赵瑾反而扑跪在地,连连磕头的道:“娘娘,奴婢知道您是气奴婢给万岁爷置办酒席,但是这次奴婢真的不是主谋,给万岁爷出主意的是吏部侍郎,奴婢只是敲敲边鼓。

    李昭一下子就笑了,道:“公公您的求生**好强,放心,那个大人本宫都知道,会找他算账的,您放心吧,有人陪着您。”

    这是怎么说都不行了。

    赵瑾哭道;“娘娘,您想想,其实奴婢是为了您好啊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这话怎么说?”

    赵瑾道:“咱们万岁爷以前荤素不忌,寡妇人妻,只要是漂亮的都喜欢,在您之前万岁爷女人多得是,可是现在说戒就戒了,您信吗?奴婢不信,所以是帮您试探万岁爷呢。”

    李昭呵呵呵的笑,笑够了才道:“意思本宫还得感谢你?那你试探的结果如何啊。”

    赵瑾道:“万岁爷对您忠心不二,所以以后再也没人敢给万岁爷送女人了,这不是奴婢的功劳吗?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娘娘您饶了奴婢这一次吧。”

    也是够了无耻了。

    李昭见赵瑾已经黔驴技穷,道:“本宫怎么觉得倒是后来的人要感谢公公您,给他们做了前车之鉴,你会死得其所的,大家也会感激您,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