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六十八章 当赵瑾遇到李蓉
    赵瑾被赶走后,秦姑姑伺候李昭更衣上床。

    一边问道:“娘娘,赵公公这次真的起不来了吗?这一宿不会有什么变故吧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放心,有我在,他就是有神仙相助,也不会让他起来,除非万岁爷更爱他。”

    万岁爷爱一个太监干什么?

    秦姑姑:“……”

    虽是三更天了,可是娘娘的眼睛亮若星辰,那种胸有成竹的自信又回来了,秦姑姑长吐了口气,只要除掉赵瑾,娘娘和万岁爷的心结就能去掉三分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许是到了深夜的缘故,本来温柔如母亲的双手的清风,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凉无比。

    赵瑾从清宁宫出来,沿着宫里的宫墙走,每一条路他都是那么熟悉,但是走在这样熟悉的路上,却前所未有的害怕。

    为了出人头地,他自宫受辱,忍受常人不能忍受的屈辱和疼痛,为什么结局会被一个女人打败?

    有人和他一样吗?知道宫中每一个长得漂亮女子的名字,完全了解他们的家世和特长,因为为了讨好皇帝,他要背诵这些人事档案,就怕有皇上需求什么样的他不知道。

    他知道城里每一个杂技班子的住处,甚至知道他们近一个月的演出时间和地点,就怕万岁爷什么时候喜欢了,他找不到人。

    他熟悉宫里的每一个角落,不管哪里有好玩的东西他都不会错过。

    他给老太监洗过脚端过屎尿,挨过打,被人骂。

    他比任何一个一起学习的人都要刻苦,他做了许多常人根本都做不来的事。

    以为那么好就能成为皇上身边的红人吗?都是付出,付出,辛劳的汗水,做太监也不是光耍耍嘴皮子就行。

    他付出那么多,可为什么会因为一个女人就一败涂地。

    不应该的,他不是马永成,他不冲动,也有计划,他非常小心的在试探,如今他也不过是给万岁爷摆了一桌酒席而已,革职已经是超出想象的惩罚,怎么可能还需要收监呢?

    所以感觉皇后在针对他。

    赵瑾一边哭一边对着无穷无尽的苍穹喊道:“老天,为什么,你说过我是富贵命,我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将相命运,现在我的命在哪里?”

    突然旁边传来悠悠的声音道:“我还是皇后命呢,现在照样刷马桶,你谁啊?大半夜不睡觉,大喊大叫吓我一跳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赵瑾四顾一看,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,他已经走到浣洗马桶的水渠旁了。

    再抬头一看,一个宫装打扮的女子,正用跟他一样的探究目光在看他。

    她就站在水渠边,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这女子小方脸,凤眼,身材枯瘦,已经少了往日的端庄和高贵,若是不细看,跟一个长期营养不良的农妇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“你是李蓉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啊?您是……”

    赵瑾认出来了,这女子是皇后的堂姐,当年二人一起进宫,还是他去办的呢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一年前竟然为了敌人忙前忙后,这心呐,就敢万箭穿过一样疼。

    赵瑾揪着胸口的衣服,潸然泪下:“咱家怎么那么蠢,她一个商户女,凭什么入宫啊,咱家是她的恩人,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李蓉看了半天,小蟒朝天的元青色真丝曳衫,头戴一顶珠丝做胎,青罗面子的钢叉帽,浑身上下都透着奢侈富贵之气,必然是得宠的大铛:“您是不是赵公公啊?”

    她语气陡然间十分亲热,带着讨好。

    赵瑾心烦着呢,道:“不是,你认错人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转身要走。

    李蓉哪能让救命稻草走了?她在这里是出不去的,不然她早投靠知名的大公公了。

    她拦住赵瑾道:“公公,奴婢等您多时了啊,好在奴婢今晚吃坏了肚子,一直上茅房,不然哪能碰见您呢?”

    赵瑾心想我也真是他妈的倒霉,怎么走到这种臭地方了。

    他道:“让开,咱家没有话要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李蓉道:“公公,奴婢知道您是飞黄腾达的命,您就帮帮奴婢吧,您要什么好处,奴婢都会跟家里人说,家里人很心疼奴婢,您要多少钱都能给你。”

    还飞黄腾达的命?他都要被收监了。

    赵瑾用无语的目光看着李蓉,这婢女怕还没听到消息吧。

    行吧,最后的晚上,还是有人恭维他的。

    赵瑾对李蓉突然生出来一点点愿意搭理的心情,当然,只有一点点。

    他道:“咱家知道你想要什么,但是你的事,你得罪的是皇后,那是你亲堂妹,你自己找她去吧,咱家也无能为力。”

    李蓉不信:“公公,您怎么能无能为力呢?您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您是九千岁啊,皇后在您眼里是个屁,这天下您只有一个主子,就是万岁爷。”

    看着女子那认真的眸光,赵瑾忽然生出感动来,拍拍李蓉的肩膀:“为难你了,能这么看得起咱家,不过咱家还是提醒你句,祸从口出,皇后是屁这话就别跟别人说了,不然咱家也要受连累。”

    “本来就是啊。”李蓉笑的无可奈何,后道:“您啊,当年啊,您知道您都威风到什么程度了?皇后因为皇上不回宫,就说两句对皇上不满的话,您就威胁皇后,说要废了她,没人敢不信啊,皇后看见您都绕着走,那在您这里,皇后不是屁是什么?”

    赵瑾点头道:“这种梦咱家确实做过,但是就是做梦,从来不敢表露,你说的不是咱们皇后吧?”

    他们皇后,他跪在人家脚下求饶人家都不理她。

    李蓉点头道:“是啊,那个皇后就是我,您当年可没少给我气受,现在我也不敢跟您叫板,您就帮帮我吧。”

    赵瑾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暗暗叹口气,原来疯了。

    难怪了,他到了这个地步,也只有疯子还能求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赵瑾推开李蓉,失魂落魄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公公,公公,人家真的是皇后,你会成为九千岁的。”

    “一人之下万人之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您还成为了首富您,最有钱的就是您啊……公公,公公……真的啊,我活了两辈子了。”

    身后飘来的最后一句话让赵瑾心中一动,他回过头,这时就听长房子里传来声音:“李蓉,三更半夜不睡觉你又犯疯病了是吧?看我出来打死你。”

    赵瑾:“……”

    果然是疯子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