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六十九章 墙外人
    初夏的小雨淅沥沥的下起来,外面泥泞一片。

    京城人都是不喜欢下雨的,尤其是外城,人口杂地方小街道狭窄肮脏,下雨到处都是腐臭味。

    不过内城就好多了。

    皇城更是,雕龙画的楼台隐约的隐藏在绵绵细雨之后,还有那看不清的青山绿水,美丽的如一副彩色烟雨风景画卷。

    内阁的三楼,杨宁正在窗边喝茶,听到门响,他才把窗户合了合。

    等他合完,李阳东和杨廷和也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二位来得早。”他笑呵呵道。

    李阳东和杨廷和一起道:“首辅早。”

    杨宁道:“先坐吧,把您们叫来是说一下赵瑾收监的事,都听说了吧?人抓到了吗。”

    李阳东道:“抓到了,在宫里能跑到哪里去?内侍找了一圈,在御马监的马棚里找到的,已经送到锦衣卫去了。”

    看来人家的消息,比自己的要灵通。

    杨宁心里有些不满,毕竟他是首辅,但是下面人做事好像都喜欢跟李阳东汇报,还有那个杨廷和,仗着自己是皇帝的老师,现在也能分他一半的威望,真是生气。

    好在他不拍板的事,他们还是定不下来,因为他是首辅。

    他道:“都知道了就行,等他们两个到了,一起说吧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的功夫,内阁另外两个辅臣也到了,都坐下后,杨宁道:“赵瑾这个人作恶多端,但是皇上把他交给锦衣卫处置了,所以要把他办到什么程度,大家有何高见?”

    李阳东道:“赵瑾迫害忠良,因为当年八虎事件,他手上就沾满了文官的血,上几天一个文官外地办事,才走三天,回来他就要孝敬,人家没有,他就逼迫不止,还要人家的女儿进宫徭役,那位大臣吊死在家中,现在还尸骨未寒,所以如何处置他?

    他的罪行罄竹难书,依律当斩。”

    杨宁道:“西月是没明白老夫的意思吧,收监的是锦衣卫诏狱,可不是刑部。”

    不同的衙门,虽然职责都差不多,但是落入哪个衙门里,结果可不同。

    刑部当时的老大是崔静业,因为八虎事件致仕了。

    致仕之后又遭到了赵瑾严厉的打击,这也是文官的耻辱啊,所以如果赵瑾是收监刑部的,能有他的好吗?

    锦衣卫就不同了,赵瑾在司礼监的时候统领过锦衣卫,北镇抚司是他的人。

    所以皇上让锦衣卫收监赵瑾,可想而知,这是念及旧情有心思袒护。

    李阳东却道:“卑职不明白大人什么意思,大人可否直言?”

    在官场上混的,谁会不明白是什么意思?“

    杨宁看向杨廷和:“杨大人明白吗?”

    杨廷和摇头:“卑职也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杨宁眼睛微眯:“大夏。”

    刘大夏为人比较直爽,道:“大人,卑职明白您什么意思,但是赵瑾有罪就是有罪,管他在什么衙门收监的。”

    所以他的意思是不用揣摩皇上的意思。

    杨宁忍不住冷笑:“皇上如果要保这个人,咱们能动吗?”

    李阳东道:“那元辅大人是从哪一方面看出来,皇上是要保赵瑾呢?”

    杨宁支吾一下,道:“这还用说吗?”

    李阳东道:“当然了,因为卑职就没有看出来,卑职只看到,皇上英明神武,严办了贪赃枉法作恶多端的内侍赵瑾,至于结果怎么判,咱们食君之禄忠君之事,难道还要皇上亲自察看亲自下旨?

    当然是咱们这些当官的,有证据就举证。

    杨大人如此畏畏缩缩,顾及这顾及那,一味的揣测圣意,没有自己的想法,您和赵瑾之流又有什么不同,咱们并不是因为赵瑾是内侍才收监他吧?

    再者,圣意是咱们能揣测得了的吗?

    如果之揣测圣意就能治理国家,还要咱们这么文武大臣干什么,朝廷只皇上一个人就行了。

    所以卑职劝慰元辅大人,要有自己的主意。”

    他这意思,是想要严惩赵瑾,让赵瑾翻不了身。

    但是他以前从来没有说过这么刻薄的话。

    听完最后一句,杨宁简直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再看李阳东刚毅的方脸,像是最锋利的武器,这世上任何的圆滑在他面前都无所遁形。

    可是明明他和赵瑾也一直有联系呢。

    说的却像只有他一个是小人,五十步笑百步有什么可骄傲的。

    杨宁站起身道:“老夫身体有些不舒服,你们有主意的慢慢商量吧。”

    首辅大人气冲冲的走了,剩下的人也散了。

    李阳东和杨廷和关系比较好,二人出门还一起走的。

    等其他两个人都走远了,杨廷和拍拍李阳东的肩膀道:“当时难为你了。”

    因为刘健致仕的时候李阳东没跟着,他还跟赵瑾有交往,很多文官都认为他是无耻小人。

    但是杨廷和知道,他的那个学生不学无术,李阳东只有委曲求全才能保护自己和别的人,现在人终于收监了,比他们想象的容易的多。

    李阳东回手拍拍杨廷和的肩膀,那大手传来的幅度,是一种感谢拍打,虽然经常被人误会,但是还是有人理解他的,值得了。

    随后李阳东道:“咱们接下来要做的,是不能让赵瑾有喘息的机会,让六部和十三道御使联名上奏疏,把赵瑾的恶行揭发出来,必须让他死,不然再出来,咱们都没有好下场。”

    杨廷和道:“我能理解您的心情,可是杨大人说的也不是不无道理的,皇上把赵瑾收监在锦衣卫,这就是不想让赵瑾死的意思,圣意难为,你我还是要做好最坏的打算才行啊。”

    李阳东笑着摇头:“根据我的猜测,赵瑾没有以后了,大人可以放肆大胆的做自己。”

    这样一个正派人的人,他不会无的放矢的。

    杨廷和“咦?”了一声:“您为何如此有自信?”

    李阳东看向内宫方向道:“如果你知道赵瑾这次入狱,是因为皇后的原因,你就不会怕了,曾经有人告诉我,皇后,是可以帮助大家铲除奸佞的。”

    所以,可以放肆大胆的弹劾赵瑾,虽然隔着宫墙,但是他知道,皇后在墙的另一头,正在盼着他这么做呢。

    就像他现在盼着皇后一样,盼着皇后不要在皇上面前松口,一定要将赵瑾置之死地才行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