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八十章 帝后之间隔着一个赵瑾
    李昭心里已经点头,但是面上还是摇头,道:“万岁爷,您桌上现在弹劾赵瑾的折子已经堆积如山了吧?严惩吧,严惩他。”

    只要他能对赵瑾下狠心,她才能对他的前途放心。

    杨厚照一脸为难的道:“阿昭,朕已经给老赵收监了,他以前帮朕做了很多事,没有功劳还有苦劳呢,留他一条命吧。”

    其实杨厚照这个人如果放在现代,肯定十分受欢迎,应该会成为优秀的人。

    家里有钱有势,父母恩爱,他自己集万千宠爱与一身,可是人还没架子。

    也算受过好的教育,喜欢运动。

    偶尔会生气与人吵架,但是心地特别善良,不会何人计较。

    行动力非常好,国家那里有需要不让去偷着都得去。

    有几个特别铁的哥们,没事就一起喝酒泡吧。

    碰见美女就吹口哨,女孩子也会喜欢他,因为阳光活泼,长得也好。

    可是那是作为一个现代人,一个普通人。

    而不是皇帝。

    杨厚照是好人,可好人不见得能当好皇帝。

    太祖和成祖都弑杀无数,论起来,他们不算好人,但是都是好皇帝。

    所以要想当个好皇帝,可能就不能当好人。

    李昭摇头:“但是他做了太多坏事了,我总怕你不舍得处置他,就是不愿意与过去道别,所以你还是处置他吧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站直了身子,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消失,最后用无奈的语气道:“阿昭,其实你就是不相信朕吧?朕答应你,不管有赵瑾还是没有赵瑾,朕以后都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了,但是你不相信朕,你才会逼着朕除掉赵瑾。

    朕也不是不能为你付出的人,可是那是赵瑾,跟了朕许多年了,就像是朕的手,每天都能看见的,砍掉了会心疼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最危险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奸佞,舍不得杀。

    但是他肃然的样子李昭知道不能再逼迫他了,不然她自己都可能搭进去。

    她道:“行,赵瑾的事,万岁爷就自己拿主意吧,不过我总不能这么快就跟万岁爷和好,动静闹得这么大,岂不是被人笑话?”

    最关键的,他以后该不长记性了。

    不提赵瑾,杨厚照认真的脸又变得娇蛮,他没好气道:“那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和好?朕已经好机宿没有摸到旺仔了,受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就知道是为了那事才会这么快投降。

    李昭把脸转过去,杨厚照以为她又要走了,伸手去拉她,这时李昭却回过头来,她的脸上挂着柔弱清风的笑意,披散的头发贴在耳边,发梢随着风儿微微摆动,他的发丝总是那么油黑健康,衬的她雪白的肤色,使她整个人如美玉荧光,淡雅宜人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慵懒的**感觉。

    杨厚照看着那笑容心跳都漏了半拍,喃喃道:“阿昭,和好吧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再过五天才能和好,如果再犯,下次就是五百年。”

    “五天?”杨厚照五官都纠结在一起:“太长了些吧,五个时辰还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这回我可不会松口了,万岁爷这五天不许打扰我,我不会见您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媳妇不提赵瑾了,他也认罚。

    但是还想得寸进尺怎么办?

    杨厚照对着李昭的背影喊道:“那我搬回来,不跟你一个屋子住行不行?那不算和好吧?”

    前面没有回音。

    媳妇的背影却不见了。

    杨厚照拳头砸在手掌上哈哈一笑:“她不说话,就代表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****

    李昭回到屋里,秦姑姑站在小厅的门口,又用揶揄的目光看着她,然后道:“都听见了,嘻嘻。”

    呀,这个老宫女是不是因为春天来了要发情啊。

    李昭道:“你听见了我们也不和好,让你急死。”

    对头,皇后还是不让皇上回来呢。

    李昭要进里屋,秦姑姑跟上去,后低声问道:“你是还解不开赵瑾的那件事吗?娘娘,万岁爷对您肯定真心的,但是他也有自己的不忍,赵瑾跟了他那么多年,咱们万岁爷要是一下子就同意杀了赵瑾,岂不是无情之人,那还是万岁爷了吗?所以您别因为他不杀赵瑾就生气,这种事不能表现他不爱您,真的。”

    她当然知道,所以后来不争了。

    至于赵瑾,她看向窗外的远方,那是皇城之外的方向,肯定有人比她更希望除掉赵瑾,上辈子没有她,就是那些人把赵瑾除掉的。

    借此机会,都会比较用力吧,所以已经不操心了。

    李昭伸出五根手指给秦姑姑看:“不过是在等一个结果。”

    她相信五天内,赵瑾的事一定会有结果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锦衣卫牢狱。

    在铁栅栏前面,武儿将食盒递过去,道:“公公,多少吃点吧,奴婢也不能常常出来,今天去跟人家借了个牌子才过来的,您吃点。“

    赵瑾已经关在里面三天。

    三天里有人还在关照自己,有人却已经对自己不闻不问了,人情冷暖,不到关键时候看不出来谁好谁坏,他也知道,往后来看他的人会越来越少。

    看着武儿带来的事物,他一点也吃不下,道:“让钱宁多在万岁爷面前提咱家,一定要多提。”

    武儿点头:“万岁爷听说您冷了,还给您送毯子来呢,您保重,万岁爷记挂着您呢,会把您放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万岁爷当然是好万岁爷,只是皇后得理不饶人。

    赵瑾想了想,万岁爷也不是什么好万岁爷,一国之君啊,他本来以为这颗大树下可以乘凉一辈子,可是连个女人都斗不过,说出去自己都感觉丢人,他那窝囊的小皇帝,挺不过去就祭奴才,一点也不讲义气。

    但是人家是皇帝,另外的是皇后,他能有什么办法?

    赵瑾把食盒打开,道:“咱家还是吃饭吧,多攒点力气,咱家觉得现在最大的敌人不是皇后,而是文官。”

    在朝廷上摸爬滚打的人都知道,要想搬到一个人,得要文官坏他名声。

    皇帝当然以为只要关关他就行,给皇后出气,可是文官看准了机会怎么会放过他?

    哎,坑人不浅的小皇帝。

    赵瑾吃着东西,对皇上的怨恨又多了一层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