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八十三章 上辈子的死因
    李昭直接冲到杨厚照的床前,见人头发都湿漉漉的,顿时就哭了,她又不敢动他,双手就在他的脸颊边颤抖,问道:“杨厚照,杨厚照你喝到水了没有?”

    杨厚照心想为什么第一句话是喝到水了没有?

    他哎呦哎呦的睁开眼,见李昭脸上都是泪痕又是高兴又是心疼,那种假装的难受表情顿时就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安慰:“阿昭,朕没事,你不要担心。”

    怎么可能不担心。

    杨厚照上辈子就是这么死的啊,溺水,然后身体变得虚弱。

    有阴谋论说可能是杨廷和文官集团害的,可是更多的资料说的是他自己好面子,不愿意看大夫,所以一定是内脏受到伤害了,但是他就是不说。

    虽然不是一片水塘,可是赵瑾也提前挨了打不是吗?

    谁知道杨厚照是不是也要提前送命,而且都防不胜防的。

    李昭感觉自己已经堕入无边的黑暗深渊,心一阵阵的抽搐,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这么担心这个人。

    好像只有一个稻草能让她上岸了。

    她捧着杨厚照的脸问道:“你到底喝了水没有?喝了没有?”

    杨厚照心想一定问喝水没有,那他到底是喝了还是没喝?

    他回忆一下道:“摔倒的时候灌了两口,现在还没喝水呢。”

    李昭瞬间感觉自己堕入深渊底部了,完了,喝了。

    喝了?怎么办,杨厚照是不是要死了?

    她脑中空白的瞬间,再反应过来急忙喊道:“薛立斋,薛立斋,对薛立斋。”

    看向钱宁:“去找薛立斋,让他来。”

    钱宁犹豫一下看向杨厚照,皇上没什么指使,他道:“已经宣太医了,但是薛太医今晚不值班,是别的太医,一会就到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不行,一定要让薛立斋过来,去,想尽一切办法也得让薛立斋来。”

    钱宁看了一下皇上,杨厚照心中暗想为什么一定要薛立斋呢?

    他也蛮喜欢那个太医的,但是那太医还很年轻啊,才二十五六岁,阿昭有心上人不会是他吧?

    不然阿昭好像也没见过什么像样的男人啊。

    这样想,眸子一沉,不满道:“干什么一定要找薛立斋?皇城落锁了。”

    因为历史中皇帝死的时候薛立斋不在他身边,已经在南京了。

    身边所有的大夫都不行,而薛立斋是外科和内科的名医,甚至现代中医都要学习他的方子,让这个人看一看,事情就算真的跟历史不谋而合,兴许还能治好呢?

    李昭抓着杨厚照的手道:“杨厚照,你乖乖的,让人去找薛立斋,然后咱们好好检查一下身体,看有没有伤到什么地方。”

    随后就想到了他会死,眼泪簌簌留下,声音是情绪失控的哽咽:“你一定不能有事,我再也不和你闹脾气了,你就平平安安的就行。”

    哎呦,这可以是意外收获啊。

    杨厚照睁大了眼睛问道:“你真的再不跟朕闹脾气了?你原谅朕了?”

    到这时候还怕她不原谅她,李昭直接扑到他的怀里,抱着人痛哭不止:“你做什么事我都原谅你,你喜欢看小脚也给你看,你喜欢外国女人都给你叫进宫里,只要你平平安安的就行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眼睛看着上方的虚空,见李昭还趴着不动,他偷偷的抠抠耳朵:不是耳朵的问题,是他的阿昭真的说他想干什么都行,就因为他摔了一跤?

    这也太便宜了。

    他楞完了之后大手抚着李昭的背问道:“那你爱不爱朕?”

    李昭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被他的大手温暖着,心里话想都不想,脱口道:“我爱你啊,我当然爱你了,你千万不要有事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兴奋的要坐起来,脱臼的地方却疼的不行,他哎呦一声,李昭吓得心跳漏了半拍,离开他的身体,问道:“哪里疼?肚子吗?”

    见他额头瞬间一层冷汗,这回吓得魂魄都要出窍,声音一下子就哑了:“你是不是肚子不舒服?你不舒服一定要说啊。”

    之后就是很无助的样子,双手捂着自己的脸,哭的不成语调。

    这就有点太过了,他真的演的那么好?表现的那么痛苦吗?

    看着妻子这样为自己担心,杨厚照心下一片柔软,又十分内疚心疼,拉着李昭的手道:“阿昭,只要你说爱朕,朕就哪都不疼,也不会有事,你以后不许再说不爱朕了。”

    李昭点头道:“我爱你,我以后好好爱你,你不要扔下我不管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咧嘴一笑:“朕怎么会扔下你不管呢?以后朕再也不混蛋了,发誓,什么女人都不看,也没有阿昭好看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李昭很想笑,可是她心根本就不在这些甜言蜜意上,飞到了一个非常难熬痛苦的地方,杨厚照说再多的话她都没心思听。

    只想确定他没事。

    于是硬挤出笑来,后道:“让薛立斋来给你看看,听话。”

    说完又是一阵抹眼泪。

    杨厚照咬了咬唇问道:“你不是喜欢那个话唠吧?朕只是腿脱了臼,方才是想让你担心,故意装的很痛苦,你不要担心。”

    李昭哭着哭着又笑了,摇头道:“万岁爷一定是想安慰我,我怎么会喜欢别人,就爱你,担心你,看病要找最好的大夫。”

    完了,这回说实话她还不信了。

    不过就爱他就行,不是看上了别人。

    杨厚照一边摩挲着李昭的手,一边看向钱宁:“还不去?娘娘说的话没听见啊,朕应该连带着你一起罚,你也诱惑朕。”

    漏网的钱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,奴婢这就去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****

    薛立斋被人连夜传唤进宫,急的鞋都没穿好,到清宁宫门口的时候差点绊个跟头。

    这可是皇后点的人,钱宁亲自将人扶起来:“大人,您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薛立斋答应着,这时身后突然响起一声尖远的通报声:“太后娘娘驾到。”

    一定是皇上落水的事把她老人家给惊动了。

    薛立斋钱宁连带着附近的宫人忙让出殿门的位置,跪倒一边行礼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