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八十五章 皇后说跟皇上就是要相互伤害
    杨太后内心是想把李昭打入冷宫的,但是只要在宫里,自己的儿子就会被她蛊惑,不然就真的送她出宫算了,找个偏僻的地方让她出家,就能永绝后患。

    杨厚照还要帮着李昭说话。

    可是这样不又是引诱皇帝不孝了吗?

    李昭抬起手制止住杨厚照,后看向太后,目光肃然有担当:“不管母后怎么说,儿臣都不会离开万岁爷的。”

    太后怒道:“不要自称儿臣,哀家没有生过你,你为什么还有脸要留在皇儿身边?你知道皇儿为了你要承担多大的压力,如果你真的为皇儿好,你就主动离宫而去,哀家不会为难你,你想要什么钱财,哀家也会给你,离开,为了皇儿好,你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母后!”杨厚照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边缘。

    这时李昭道:“抱歉母后,儿臣还是要自称儿臣,还是永远都不会离开万岁爷了,永远。”

    王太后气得七窍生烟:“你再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则痴痴的看向李昭,阿昭是在跟他承诺吗?

    李昭道:“再说十遍也是如此,儿臣知道母后一片苦心,爱儿心切,但是为了万岁爷好,儿臣更不会离开万岁爷,虽然万岁爷现在承受的压力大,儿臣还时不时的跟他闹脾气让他心情郁闷,但是儿臣也不会离开,儿臣在万岁爷身边,万岁爷才是最高兴的时候,哪怕是生不出来孩子,哪怕是天天吵闹,这时候万岁爷才是最幸福的,万岁爷非常爱儿臣,儿臣不会走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双手握在一起,是的,还是阿昭最了解他。

    而这世上,没有任何母亲听到自己的孩子对另外的人无条件付出、而另外的人竟然以此为借口不离开自己的孩子而感到高兴。

    王太后攥紧的拳头上细细的青筋都暴露出来,从牙缝里挤出话来:“李昭,你怎么可以这么无耻,就因为皇儿宠着你,离不开你,你就这么害他,寡廉鲜耻你?”

    李昭点头:“是,因为我们爱要相互爱,要伤害也要相互伤害,只是我们两个人的事,母后,别管我们了,我从今往后,绝对不会离开万岁爷的,除非他逼着我离开,因为不光他爱我,我也爱他。”

    不光他爱我,我也爱他。

    她那声音低沉而有一种玉珠落在盘子里的清脆,带着轻柔的疲惫,可是却有任何人不可撼动的执着在其中,这执着才是站主导地位的。

    所以她说爱他,是那么的确定坚决。

    杨厚照猛然的盯住李昭,灼灼的视线是那么的感动和喜悦,他一个箭步冲小床,把李昭紧紧的搂在怀里。

    问道:“阿昭,你这次说的是不是真的?你真的这么爱朕?”

    李昭声音变得轻柔,头依靠在他的肩头,道:“爱,都是真的,之前也爱,只是我自己没搞清楚,我再也不会离开你,除非你一定要赶我走。”

    “谁敢赶你走?”杨厚照用他粗粝的大手紧紧的把李昭抱了又抱,那种激动和怜爱,恨不得让她镶嵌在自己的身体里:“谁赶你走,朕就赶他走,就算你不爱朕,朕也会慢慢的感化你,让你爱上朕,咱们永远都不分开。”

    “嗯,永远不分开。”

    呀!

    气死了。

    王太后攥紧了拳头陡然间一吼:“哀家还在呢,哀家不是要看你们两个多恩爱的,这个李昭不除掉不行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把李昭拉到自己身后,胸脯一挺,道:“母后要是再为难阿昭,儿子就不当皇帝了,啥都不要跟阿昭走。”

    终于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了。

    王太后气得全身都不会动弹,感觉只有眼睛能眨。

    李昭从杨厚照身后出来,和他站到一起,道:“母后,你放心,儿臣不会让万岁爷跟着瞎胡闹的,儿臣不会离开皇宫,要永远陪着万岁爷在一起,也会孝敬您。”

    所以,如果她再赶走这个狐狸精,儿子就真的能干出不当皇帝这种事。

    帝后二人如两棵挺拔的大树一样站在那里,他们只差了半个头的高度,皇帝虽然披着头发有些狼狈,但是瑕不掩瑜,俊逸的脸如是美玉雕成的,实在让人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他身旁的女子穿着花纹简单的红色衣裙,是睡前的常服,头发散落一半,两边簪了两排珍珠小花,没有可以打扮,但好看的眉眼天生丽质,灯光恍然一下,让她有种飘然出尘的清冷气质。

    确实郎才女貌珠联璧合的一对,可是为什么她看着他们就这么生气心烦?

    王太后大口大口的呼吸,捂着胸口,她本来脸色就白,现在双颊不自然的潮红,在晚上的灯光下一晃,有种鬼魅的骇人感觉。

    李昭怕真的给她气出好歹,声音变得温和和哀求,道:“母后,你就成全我们?我们不闹事了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反应过来,本来他还要找母亲评理的呢,现在忙去扶着王太后:“母后,儿臣和阿昭会好好的,以后孝顺你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舒服点了。

    嗯,还是自己的儿子,多少还是贴心的,但是因为那个女人,儿子肯定不会是自己这一边的。

    王太后喘息平稳后推开杨厚照:“不要碰哀家。”

    说完叫着王云:“回宫。”

    王云给帝后请了安,然后急忙跟出去。

    等人走了,杨厚照有点委屈的看向李昭:“你说母后怎么不能理解咱们呢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反正咱们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,也不用她理解。”

    那倒是,杨厚照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,嘴角上扬,眼睛弯成两个漂亮的月牙。

    李昭话锋一转问道:“你真的没事吗?”

    杨厚照在地上走了两三步,又跳了三下,道:“没事啊,你看,朕不是又生龙活虎了?”

    李昭暗暗叹口气,杨厚照是永远不会知道她的担心的。

    杨厚照回头一看,正对上李昭担忧的表情,他走过去抱住她的腰,神色严肃起来,声音也低沉了:“阿昭,我今天最高兴,因为你说爱我,有你这句话,我能活一万岁,你不要担心,我以后一定会好好保护自己的,天天生龙活虎出现在你面前。”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