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八十六章 床头打架床尾和
    那也不用见天的生龙活虎,李昭也伸出胳膊抱住杨厚照,依偎在他宽广的怀抱里,只要平安就好了。

    他的女人只露出一个脑袋在他胸前,毛柔柔的好乖巧,杨厚照蓦然笑了,道:“咱们这回正事和好了吧?”

    李昭点了点他的胸口:“这回早就和好了。”

    和好了,那是不是该干点正事了?

    杨厚照把李昭打横抱起,道:“耽误了好几天,皇后要好几倍的赔偿给朕,这回你可不许躲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好看的眼睛眨巴眨巴,舔着嘴唇故意做暧昧的动作。

    李昭还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了?

    不肯从他身上下来,道:“你的腿刚受着伤,你怎么不长记性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心想脱臼而已,也不是骨折,早好了。

    他把李昭往床上一扔,然后就去解衣服,并道:“那朕腿脚不便,你就坐上来自己动。”说完又挑动他那好看的眉毛。

    李昭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坐起来道:“今晚不会让你得逞的,你赶紧休息,脱了衣服也不会理你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上衣都脱光了,拳头敲着胸口硬邦邦的肉喊道:“像话吗?方才还说会爱朕,什么都依着朕,现在翻脸就不认人,李昭,你的一言既出驷马难追,说话不算话是吧?那朕也说话不算话,朕要霸王硬上弓了。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小兔崽子,总是有借口。

    算了,如果他们早晚都要死,那也要死的高兴不留遗憾。

    好,干!

    她眸子一斜,眼中波光流转道:“人家就喜欢被动,万岁爷来啊。”

    哦!

    皇后散着头发,青春非凡,斜睨的样子无比娇俏,真的天生克他的,杨厚照双目放光,裤子一脱,直接扑到床上:“让你喜欢被动,小妖精,朕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,来……”

    钱宁从外面送人回来,刚到门口,就听见让人面红耳赤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暗暗挑挑眉,所以吵了一圈,皇上和皇后又开始夜夜笙歌了,听动静果真小别胜新婚,所以什么损失都没有,还更好了,只是把赵瑾玩了。

    赵公公败的惨啊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太后回到慈宁宫后翻来覆去睡不着,她坐起来,把王云叫道眼前,想着李昭说的坚定如铁的话,问道:“哀家是不是没办法把他们分开了?即便都吵成那样了,他们还会和好?”

    王云想了想道:“娘娘,奴婢多嘴说一句,今后万岁爷和皇后娘娘吵架,咱们都别当真吧,感觉他们俩是逗咱们玩呢。”

    让他们兴奋,以为终于可以除掉李昭,可是却比之前关系还会好。

    王太后气的白了王云一眼:“哀家没让你说实话。”

    好,不说。

    王云低下头。

    可是不说事实也是存在的啊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日子里,王太后又开始每天唉声叹气的生活了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昨晚都不知道怎么睡着的,李昭和杨厚照醒来的时候低头一看,褥子上的脏东西还都在呢。

    李昭脸颊微红,争执道:“我要起床了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抱着她不放,道:“再来一次,朕还有很多体力。”

    李昭都要气笑了,推开杨厚照:“赶紧起来,没人陪你玩,我都饿了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抬头一看,外面太阳大亮,早饭时间都过了。

    他悻悻然坐起来,见李昭坐起,又把李昭摁倒在身子底下。

    李昭看她眉毛眼睛都竖起,鼓起的腮帮子证明他在生气,好端端的又怎么了?

    “万岁爷又有何吩咐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你爱不爱朕。”

    “昨晚不是都说过了?”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不行,还得说一遍,谁让你之前说不爱,朕记仇了。”

    李昭心想我昨晚为什么会觉得失去他痛不欲生呢?明明是个没脸没皮的臭小子。

    她抿紧了嘴道:“不说。”

    “说不说?到底爱不爱?”

    “不说。”

    “不说是吧?”

    他们两个人都没穿衣服,杨厚照身体撑着床板上,用软软的小豹子弹着李昭大腿。

    他来回的蹭,并且用霸道的语气问道:“说不说?不说朕就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他可能真的没什么玩的了?

    李昭不知道该害羞好还是该嘲笑好,这么没正经的小皇帝,她举起双手道:“怕你了怕你了,爱你,爱你,最爱你,不爱金钱都爱你。”

    呀,竟然比钱还重要呢?

    杨厚照停下来,用欣喜的目光看着李昭,然后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:“不管朕什么时候问,你都的说爱朕,你发誓。”

    李昭掐着他的脸:“万岁爷越来越像女孩子,真是,爱你,永远爱你,我发誓,如果不爱万岁爷,就让我一辈子没人爱没人疼,好不好?

    起床好吗?大家都等着呢。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还差不多,前面谁说他是女孩子,杨厚照把被子一掀,看着小豹子;“带把的。”

    真是太讨厌了,可是李昭又觉得心情很轻松,果真还是和好了好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帝后终于肯起床了,李昭梳洗之后回到卧室里,秦姑姑给他梳头,这时候穿戴整齐的皇帝进来了。

    秦姑姑屈膝行礼。

    杨厚照看着她道:“朕来看你给阿昭梳头。”

    梳头有什么可看的,秦姑姑透过镜子,看向李昭,见李昭脸上没有什么特别的指示,于是先篦头发。

    李昭的头发黑亮如缎,十分浓密,越梳越顺滑,光看背影就感觉是窈窕温柔,令人向往。

    可是怎么还不梳上去。

    杨厚照突然间问道:“你会不会梳头?”

    这是说她呢,秦姑姑愣愣的答道:“娘娘头发一直是奴婢梳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罪魁祸首就是你,把皇后的头发梳成髻,她已经是已婚妇人了不知道吗?都是你的错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终于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。

    可是一定要把头发顺下来,是皇后自己的意思,皇上说梳发髻头皮疼。

    呀,真的是,本来她帮他说了那么多好话,竟然两人一和好就先埋怨她。

    卸磨杀驴,吃完饭就杀厨子。

    秦姑姑暗暗下定决心,下次再也不帮万岁爷说好话了。

    李昭偷偷观看两个人的表情,嘴角慢慢勾起一个狡黠的笑容,下次再惹她生气,真的就说自己未婚,哼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