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八十七章 百足之虫——赵瑾
    事实上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这句话说的很对。

    还有一句话就是秦桧也有三个好友,这句话也是对的。

    再坏的人,都会有人帮忙。

    赵瑾入狱,钱宁虽然受过他的提拔,但是现在少了一个竞争对手,所以他并没有在杨厚照面前说赵瑾的好话。

    但是还有受宠的内侍跟赵瑾交好。

    杨厚照因为跟李昭和好了,这一天都神清气爽的,所以在喂老虎和豹子的时候特别开心,吹着口哨哼着小曲,别提多乐呵。

    那和赵瑾交好的内侍看到了,正好他是喂养老虎的,于是找了机会凑到万岁爷面前:“万岁爷,奴婢给您请安。”

    既然是喂老虎的,杨厚照都高看一眼,和随意的道:“起来吧,是不是有什么事?说?”

    内侍一下子就哭了,道:“万岁爷,赵公公的腿疾在狱里犯了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听了身形一震,说起赵瑾这个腿疾,跟他有关。

    有年冬天他要钓鱼,但是池子水都冻冰了,所以得先把冰面凿开,然后把里面的水舀出来,等鱼儿感受到面前的新鲜空气,就全都会往冰窟窿附近跑,就能钓到鱼了。

    他觉得凿冰好玩,跟内侍们一起刨坑,下面冰碎了,差点掉进去,是赵瑾推了他一把,然后赵瑾掉下去了,腿在下面冻着了,就落了疾病,着凉了就会疼。

    而诏狱是什么地方?

    虽然他已经叮嘱过不准对赵瑾用刑,可是环境定然不能好了。

    杨厚照声音都低下来了,问道:“你去看过了?”

    内侍没掩饰自己去过诏狱,说着是的时候,有从袖子里拿出一块灰布:“万岁爷,这是赵公公让奴婢给您带的,请您过目?”

    杨厚照闻到一股怪味,蹙眉道:“是什么?”

    内侍道:“是公公给万岁爷写的信,当场写的,奴婢看着写的。”

    所以不会有危险。

    杨厚照叫着钱宁:“打开。”

    钱宁因为这内侍的出现,早都吓得心头乱跳,赵瑾很有可能还起来,但是他竟然没有帮任何忙。

    当他打开粗布的时候,他的恐惧没有减少,反而多了更多。

    杨厚照斜着眼睛一看,是赵瑾用血书写的,问他近来身体好不好,和皇后和好了没有,只字没提自己的事,全是对他的关心。

    他是那么容易感动的人,顿时热泪上涌,可是这么多奴才在,不能哭。

    杨厚照强忍着心里的愧疚,睁大了眼睛才把眼泪逼回去。

    后问那内侍:“他还能坚持吗?”

    内侍哭道:“公公疼的厉害,可是都不让奴婢说,怕给万岁爷添麻烦,公公说只求万岁爷和娘娘和好,这样也不枉费他受牢狱之苦,只是希望万岁爷别忘了他。”

    这个杨厚照懂,别忘了他,不然他可能遭受更大的罪。

    说什么怕给他添麻烦的话也是假的,如果真怕添麻烦,根本不会写血书。

    可是这是人之常情,他在诏狱那种地方,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,想出来,肯定得惊动他,人谁又想坐牢呢?

    能理解,也怪难为奴才了,所以要怎么样才能把这奴才给放出来?

    钱宁见万岁爷一脸沉思之态,心中那不好的预感更甚,轻声问道:“万岁爷,咱们接下来去哪?”

    杨厚照指了指清宁宫的方向:“回宫。”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李昭刚听了秦姑姑从张永那里探听来的消息,是关于赵瑾的,心里有了数,正在满意的点头,这时门口有人通传:“皇上驾到。”

    二人住了嘴,一起起身到殿里去接人。

    杨厚照看见李昭出来直接就伸出两只手,李昭也习惯性的去迎他,把手搭在他的手掌中,问道:“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了?”

    杨厚照长嗯了下,后问道:“阿昭,朕问你一件事,你是不是很爱朕?”

    这小子是不是有什么心理疾病啊?她不就说了那一句,都表态八百次了,怎么还追着为问呢?

    追着问也行,不能一天三顿的问吧,当吃饭呢?

    但她不能表现的不耐烦,点头道:“爱,很爱万岁爷。

    万岁爷,不然咱们做几个问答小游戏啊?”看有没有病。

    杨厚照哪有心思跟她玩,摇着头道:“那不管什么事,你都爱朕吗?”

    难道他又看上了哪个女人?

    虽然她说过会一直爱他的话,但是有别的女人可不成啊。

    爱情诚可贵,尊严价更高,人不能为了爱情尊严都不要。

    她道:“那要看什么事啊。”

    呀,就是又有松动了,杨厚照急的面红耳赤:“不行,必须无条件的爱朕,朕犯了什么错误都要原谅朕,你说过的。”

    如果是女人,他肯定不敢坦白的。

    李昭想通之后点头:“好,都原谅你,都爱你,你就是打了我爷爷,我也爱你,好不好?”

    杨厚照想了想道:“那打你爹呢?”

    李昭眸子一沉:“我爹不行,因为我真的有爹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:“……”

    杨厚照把宫人内侍都屏退下去,然后拉着李昭道书房,就剩下他们两个人了,他才哀声道:“阿昭,朕知道你是因为什么跟朕生气,朕接下来要说的话呢,也不说为了惹你生气,而是心之所至,就感觉身不由己,所以还是希望得到你的谅解。”

    为什么生气?

    因为赵瑾。

    李昭心里已经有感觉了,但是佯装懵懂的样子,拉着杨厚照的手道:“很严重吗?万岁爷别怕,有事咱们好好商量,怎么可能因为别人,影响咱们的感情呢?别担心,说吧,我不生气。”

    她那温柔的鼓励,像是冲锋时的号角,杨厚照顿时信心百倍,道:“阿昭,你越来越懂朕了,对,朕先说,你如果很生气咱们就不谈,先听朕把话说完。”

    李昭点头:“说吧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朕想把老赵放出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见李昭眼睛一眨,那是很诧异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又忙道:“阿昭,之前给老赵收监不是为了骗你跟朕和好,是朕知道他也很胡闹,也该收拾一下了,现在也不是因为咱们和好了,朕就故态复萌,是方才朕想起老赵曾经对朕的好,他还因为朕腿受过伤,而且都不止一次两次,听到他现在过得不好,朕真的很难过。”

    所以就像是他说的,心之所至,身不由己,动了恻隐之心了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