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八十八章 皇后说从前有这样一个昏君
    ..,

    这也难怪杨厚照会心软,人们评判一个人的好坏往往跟关系远近有关。

    关系近的,只要对自己好,那么就算做了天大的坏事,也觉得是个好人。

    跟自己关系很远的,只要做一点坏事,哪怕偷了一根树枝,都是罪大恶极的坏人。

    这就是人性。

    李昭一边听一边点头,后见杨厚照灼灼的眸子看着她,像是要将她看穿,这是在等地她的谅解和答复。

    她道:“万岁爷,臣妾能体谅你的心情,若是臣妾身边的好朋友,亲人,本来对臣妾很好,突然间入狱,臣妾也会难过,也会不忍心,但是万岁爷想过没有,赵瑾做过那么多对不起别人的事,咱们如果为了一己之私就放了他,那对别人多不公平?”

    杨厚照委屈道:“可是这样做的人很多啊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谁这么做都可以,只有万岁爷您不可以。”李昭的语气变得肃然。

    后她接着道:“如果是权力很小的人,假如是我爹,他再想偏袒偏护,他能力有限,掌管的人有限,最多会造成我和明瑞之间的不公平。

    可是如果是一个里长,一个村长呢?那就是更多的人不公平。

    上升的万岁爷您,您是天下的根本,如果您都偏袒偏护,那就是天下人的不公平啊。

    万岁爷,您不是一个人,您肩膀上担负的是天下人,你忘了,天下人都是您的子民,您是一国之爹啊,现在您的好朋友欺负您儿女了,虽然女儿不认识,没感情,好朋友感情深,但是就能放过好朋友,让儿女受委屈吗?

    所以越是高位者,越不可以像普通人一样凭借喜好行事。

    公平可能做不到,但是公正必须有。”

    全部的话,只那句一国之爹如一记闷拳打在杨厚照的心里。

    对啊,他是一国之爹,他也对外称自己是一国之爹,百姓是儿女,那爹让儿女受委屈了?

    杨厚照渐渐垂下肩膀,想了想后道:“阿昭,其实你有一点误会朕了,不光是亲疏远近的问题,还有立场的问题,内阁弹劾老赵,说老赵贪污枉法,但是他们自己呢?没有一个是清白的。”

    他又把昨天早上和高凤发牢骚的话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李昭蹙眉道:“万岁爷的话初来听见感觉无懈可击,但是您没有细细想过吗?贪赃枉法之人,本来就应该见一个严惩一个,怎么还能分派了呢?

    您是皇帝,这国家是咱们家的,您这是在纵容所有人?

    让所有人比赛,谁贪墨的更多?谁更坏?”

    杨厚照微微张开嘴:“朕不是那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既然不是这个意思,万岁爷就要明白,这些人做的错事,最后百姓都不会怪他们,因为上梁不正下梁歪,谁给他们的权利?是您啊,赵瑾查抄出来多少钱?你说咱们拿到一分了吗?

    但是您要是把赵瑾放了结果会是什么?皇上纵容内侍,明知道内侍贪赃枉法还放人,这皇帝是怎么回事?赵瑾是没什么事了,骂名您担着?

    然后呢,我是妻子,难道我不被骂?

    以后咱们家小照照还会被人说,他父皇,当年最昏庸无能,一直宠信着内侍,什么都不懂,根本不配当皇帝。”

    这些话也就李昭敢说,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杨厚照不爱听别人训斥,可是李昭提到了他们的孩子,杨厚照就心慌了。

    他怒道:“谁敢,谁敢看不起咱们儿子?”

    李昭冷冷一笑道:“为什么没人敢?就算当着您的面,不是也有那么多官员前赴后继上折子,他们能骂您,就能骂咱们儿子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心想我一个人被骂就行了,但是谁也不能欺负妻子儿子,他还是皇帝呢,难道连家人都保护不好?

    他连连的点头:“之前是朕没有多想。”

    李昭看他俊逸的脸上涌上一片愁容,趁胜追击道:“万岁爷,臣妾听过一个这样的帝王故事,说有个皇帝少年登基,特别爱玩,不愿意上朝,也不听文官的话,他宠信内侍不说,还特别喜欢胡闹,他没有兄弟子女,满朝文武都担心大权旁落的时候,他还非要离开京城,去南方游玩,然后就在这次游玩的路上,意外驾崩了。

    到死别人都在嘲笑他,因为他好动,还亲征过几次,可是都认为他打仗不厉害,也无能,所以给他的庙号是武宗。

    这还不算可悲,又过了几百年,他的那个王朝被另外的王朝给推翻了,后代的皇帝,每次看到他们的皇子不学习的时候,教育子女的话就是你希望成为那个昏君昭武宗吗?

    你说多可悲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听得心中一动,怎么阿昭说的这皇帝的性格这么像自己呢?

    难道阿昭是在说朕的一生?

    他眸子又探究起来,像是要通过李昭的眼睛,将李昭的心给看透。

    但是爱人嘴角带笑,小手贴着他的手心贴的紧紧的,十分依赖和宠溺的样子,甚至可以从她的瞳眸中看到他自己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的阿昭那么爱他,怎么会编故事编排他?

    既然不是编排他,阿昭也不可能知道他的人生。

    所以是他想多了。

    杨厚照抓紧李昭的手道:“那个皇帝好可怜,朕不想成为那样的皇帝,可是如果不让赵瑾复起,谁来制衡外朝的文官?并不是朕想纵容谁做坏事,真是一国之君,当然最喜欢天下全是清官。

    可是一年的税收就那么多,用到了这里,那里就没了。

    你不用这边的人,税就收不上来。

    你如果用,就得忍着他们中饱私囊。

    牵一发动全身,父皇都跟朕讲过,可是他也没有想到什么有效的办法,朕就只能抓一个算一个了。

    而老赵能制约他们,那朕往后多多制约老赵不行吗?”

    不行,赵瑾的能力不够。

    其实王朝的**,根本不是文官集团或者是什么势力是主导的,而是谁上位,谁就会成为贪腐和祸害国家的根本。

    为什么,制度使然。

    任何一个群体都有好人和坏人。

    内侍和文官中都一样。

    但是不同的制度,可以从根本上来决定,人群中的好人和坏人的比例。

    王朝会一点点衰落被推翻,最根本的原因在于制度。

    土地兼并和科举取士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