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九十章 良心有用吗?
    ..,

    在墙的另一头,也是个十分干净的牢房,木板床前摆着桌椅,桌前坐着一个身形瘦弱的青年人。

    青年因为很少见太阳,他本来晒的微黑的肌肤,现在变得有些苍白,但是这并不影响他的眼神十分精神。

    端着书翻页,眼里全是执着和认真,一看就知道除了苍白点,其他精力还是十分充沛的。

    听到赵瑾的喊声,这青年放下书本,也来到墙角,隔着最头的栅栏,他终于看到了赵瑾的半边脸。

    他笑道:“公公睡不着啊?”

    赵瑾道:“都是你翻书闹的,这里是监狱,不是你们家书房,要看书你出去看去。”

    那青年道:“可是是公公将卑职关进来的,总得有个先来后到,公公睡不着,有本事公公出去啊?公公家里的床又宽又软,睡起来肯定很香。”

    “王守仁。”赵瑾气得大吼一声。

    这人不是别人,正是之前因为弹劾赵瑾、数落杨厚照的不是,被赵瑾关进来的王阳明。

    李昭当时不敢乱动圣人的生命轨迹,没有让王阳明免于牢狱,但是在生活上,她还是能照顾到圣人的。

    就让张永给狱卒带话,圣人的生活所需应该一应俱全,绝对不准用刑。

    所以圣人的生活还不错。

    王阳明见赵瑾动怒,不慌不忙道:“卑职在,赵公公您有何指示?”

    说完笑道:“现在不应该是这么称呼了,赵瑾你已经被革职,也不是为皇上办差的,你应该叫我一声王大人。”

    赵瑾骂道:“你这二愣子,是谁给你走的后门,让你坐牢还这么舒坦?等咱家出去的,有你好看。”

    王阳明问道:“你真的以为你能出去?”

    “咱家出不去,以为你能出去?”

    王阳明道:“我能出去,是必然,你必然也出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少放屁。”赵瑾现在最怕的就是自己要一直老死狱中,所以不管这话是谁说的,他都十分反感。

    继续骂道:“凭什么你能出去咱家就出不去?“

    “凭良心啊。”王阳明道:“我七岁开始玩象棋,就励志成为一个好的将军,驱除鞑虏,将他们赶出边境,十二岁那年我就想当个圣人,虽然被我爹打了一顿,但是志向仍然在,我立志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。

    我至今没有做过一件坏事,恶作剧可能会有,但是都是小时候,我不招人烦,不给别人添麻烦,不危害百姓,不祸国殃民,你自己说,我为什么出不去?

    反观你呢,反正你做的那些事,我做任何一件都觉得羞愧

    所以你怎么可能出的去?我却一定可以出的去。”

    赵瑾气得七窍生烟,道:“你个书呆子,你懂个屁,咱家是得罪了皇后,你以为你学的那些东西真的有用?你以为良心有用?没听过,好人多饿死,赖人活不够,咱家就算杀死一万个人,只要不得罪皇后都没事,不过是阴沟里突然间翻船,咱家一定会起来的。

    什么良心?良心值个屁钱,良心还不如皇后一笑,所以就你那种处事之道,笨蛋,你永远也出不去。”

    良心没用吗?

    这赵瑾说的好像有点道理。

    不是有道理,是他说的是现实,现实就是这么的残酷。

    他一心为国,却要被关进牢狱,赵瑾要不是得罪皇后,现在还在作威作福。

    所以现实就是权大于法,权大于理,权大于良心。

    王阳明细细长长的眼睛下意识蹙在一起,他回到座位前,拿起朱熹注解过的中庸,不断的思考这种现实肯定是不对的呀,不对的东西就应该改变。

    那怎么改变?

    为什么圣人的书里教人存天理去人欲,为什么大家都读过这么多年的书,可是良心还是抵不过现实呢?

    良心?

    他手放在胸口不住的问自己,为什么一提到良心这两个字就特别的亲切,像有什么激荡在胸口而等着破茧而出,那到底是什么呢?

    我是谁?

    我从哪里来?

    大家又是谁?

    良心,良心……

    “喂,喂,王守仁,王守仁,书呆子……”赵瑾喊了半天,那边人们回答,他气得脸颊不自然的潮红,这书呆子肯定又不知道想什么去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牢房最大的铁门哗啦一声,锁头开了,进来一个胖哒哒的人。

    那人拎着食盒,看身形就知道是张永。

    赵瑾胳膊伸在栅栏外喊道:“死胖子,你来干什么?我知道了,王守仁就是你照顾的,难怪他在诏狱跟在自己家一样舒服,跟咱家作对,等咱家出去的,让你们的都好看。”

    张永笑呵呵走到他面前,然后将食盒交给狱卒,狱卒开了门放到房间里,然后有出去了。

    赵瑾不看其他,只盯着张永道:“你来干什么?笑嘻嘻的你就不是个东西,是不是万岁爷让你来的?”

    张永道:“赵坏水,你忘了上次,马草包那个家伙要死之前,咱家不是也领你来过这里吗?转眼就忘了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他们几个之间,私下里都有各自的外号,都是相互取的。

    赵瑾以前不愿意承认这个外号,还和张永吵过架,这次根本像是听不见一样,只问道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张永道:“你说呢,当初咱们是怎么送的马永成,今天咱家就是来送你的。”

    所以这是断头饭?

    他也要死了。

    赵瑾吼道:“你放屁,万岁爷前天还给咱家送过毯子。”

    说完跑回到床铺,把毯子抱在门口,像是抱着珍宝一样的给张永看:“看到了吗?看到了吗?万岁爷给的,怕我冷。”

    张永陡然间瞪大了眼睛,提高声音道:“可是万岁爷对你这么好,你为什么还要谋反?你要杀害万岁爷。”

    赵瑾吓得如五雷轰顶,后破口大骂:“你少诬陷人,咱们怎么会想杀害万岁爷?你放屁。”

    张永蓦然又笑了,白白嫩嫩的脸上眼睛上挑,第一次不是弥勒佛的笑容,是瞬间换成了地狱使者,有那么一瞬间十分骇人。

    赵瑾不由自主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张永牙齿还是露在外面的笑,声音低低的:“你再好好想一想,你到底有没有想过谋反?有没有想过取而代之?

    有没有咱家说了不算,你自己想。”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