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九十一章 勿复之,凌迟之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赵瑾手放在胸口,因为他的心快要跳出来了,张永的话像是魔鬼的呼唤,将他埋藏在心灵最深处,只要想一下就要立即压下去想法给曝光出来了。

    想不想谋反?

    当然想。

    谁不想做皇帝,天下都是皇帝的。

    只要做了皇帝,赵家后人就再也不用成为贫苦的人,不用再卖儿子当奴仆,不用再受到别人的白眼和欺负。

    当皇帝,可以惠及子孙,万世永存啊。

    而且当皇帝是多么容易的事啊,就像杨厚照,杨厚照那种纨绔都能当皇帝,这世上还有什么人不可以当皇帝呢?

    话反过来说,既然都可以当皇帝,他凭什么就不能当。

    他缺的不过是机会。

    像偶像王岳一样,可以带着皇帝御驾亲征,只要到打败了鞑靼,就能名声大振,就能篡位,当年的曹操,后来司马懿,都是这样篡权的。

    不过王岳不及他,王岳缺的是能力,因为他兵败了,而且还把自己弄死了。

    他肯定不会让小皇帝失败。

    可是这个机会还没出现,他的权利都还不稳固,他即便有这个心也没这个胆子,怎么可能会谋反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突然又觉得很熟悉,像是哪里出现过。

    对,清宁宫,见皇后的时候,皇后就像是他肚子里的蛔虫,他想什么皇后都知道。

    现在张永又是。

    人人都说他聪明过人,所以他的聪明,最后皇后和张永都把他看得清清楚楚?

    赵瑾接下来又开始怀疑自己。

    不对不对,他还没有谋反呢。

    赵瑾抬头见张永要走,吼道:“是皇后陷害我的吧?是不是皇后陷害我的,你给我回来。”

    可是他那歇斯底里的声音像是他在梦魇中发出的一样,四周一点反应都没有,所以别人是听不见吗?

    “张永!”赵瑾喊得快要呕血,可是张永还是没有理他。

    张永到了隔壁的铁门前停下来,叫道:“王大人,你们方才说的话咱家都听见了。

    人最后还是得信良心,所以赵瑾明日要被三司会审,等着宣判结果,必死无疑,您总有一天能出去,这就是良心的作用。”

    自古以来,人间正道是沧桑。

    牢房里的王阳明听了脑中精光一闪,良心,良心……

    啊,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?他的头快要爆炸了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第二日赵瑾要经过三司会审来确定罪行。

    显然这件事情皇上很重视,在会审之前,皇上临时通知内阁早朝,为了说赵瑾的罪行的,皇上给首辅的信息就六个字:“勿复之,凌迟之。”

    有皇上这六个字,还是特意交代下来的,三司会审都是多余,反正不用复审,所以赵瑾的罪行涉及谋反,很快就定下来,三十六个罪状,抄家灭族,赵瑾本人凌迟处死。

    三司会审的结果很快由通政司发出去,张榜天下,广而告之。

    所以在一天之内,京城百姓就通知了过半,后宫就更不用说了,消息满天飞。

    李蓉前两天刚见过那个巨铛,怎么一下子就要被凌迟了呢。

    她是从旁的宫女聊天的时候听说的,忙放下刷子去找管事太监:“刘公公,赵瑾真的要被凌迟?那天晚上看着不还是好好的吗?”

    那位公公抱着拂尘,用看脏东西的目光看着李蓉:“所以啊,跟你见一面就凌迟了,你说你这扫把星,可瘆得荒,多亏了咱家批过命,命硬,不然不让你克死了。”

    李蓉委屈的垂下眼皮:“奴婢怎么克也克不到公公啊。”

    听说克父母克丈夫女儿,一点关系都没有的人怎么克。

    公公眼睛立起:“又开始顶嘴了是吧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李蓉道:“奴婢就是想知道赵公公是不是真的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跟你有关吗?你打听这个干什么?”

    没有关系,但是其实也有。

    因为根据上辈子的记忆,赵瑾起码还有六年的大富大贵,她当时都怕他啊,然后才被内阁联合张永把赵瑾扳倒的。

    但是这辈子怎么这么快就玩完了?

    是,这辈子变数太多了。

    就说她自己,明明是皇后,怎么就被李昭截了胡?

    李昭上辈子可三十多岁还没成亲呢。

    更可疑的,李昭和杨厚照好像早就认识,上辈子从来没听过杨厚照认识李昭,不然的话,杨厚照那么喜欢李昭,上辈子为什么没让李昭进宫呢?

    可是他二人是怎么认识的?

    在哪里认识的?

    上辈子为什么没见过。

    到底问题出在哪里?

    一件件事情都跟上辈子不一样,所以她必须问一个人来确定,是不是她这辈子的经验都用不上了。

    李蓉越想越委屈,擦着眼泪道:“人家就是心里堵得慌。”

    “万岁爷亲自下令要严惩的内侍被处斩你竟然要哭?你跟赵瑾有关系是不是?”刘公公拂尘都准备好了:“还堵得慌,存粹是给咱家找麻烦,打一顿就你再也不堵了。”

    拂尘就要落下,李蓉见势不好,惨叫一声,赶紧跑……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五月二十七,天上阴雨绵绵。杨厚照没有走,在寝殿里睡懒觉,其实他是心里难受。

    李昭和秦姑姑站在廊下透气,没有打扰小皇帝。

    李昭伸手接着雨点,声音啪嗒啪嗒的。

    秦姑姑低声道:“娘娘,您是很无聊还是有心事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你说今天怎么会下雨呢?很讨厌。”

    因为今天是赵瑾要被问斩的日子,一个十恶不赦的人,问斩当天应该是艳阳高照才对,这样才能复合人们奔走相告的喜悦心情。

    可是竟然阴雨绵绵。

    那天上厚厚的乌云像是浓烟,直接把太阳挡住了,天地间暗了几个调子,像是老天在哭。

    这啪嗒啪嗒的声音像不像是老天在掉眼泪?

    可是赵瑾的死,值得老天哭吗?

    秦姑姑并不知道李昭所想,看出娘娘不高兴,道:“那这事儿咱们没辙吧?就算是万岁爷也没辙啊,这是龙王管的。”

    李昭看着她蓦然就笑了。

    秦姑姑眼睛眨了下:“娘娘怎么了?奴婢说错了吗?”

    李昭摇头:“没错,是龙王搞错了而已。”

    她二人正说着,这时身后传来杨厚照闷闷的声音:“阿昭,你说这小雨下的,是不是赵瑾是被冤枉的啊?不然老天为什么淅沥沥的哭呢?”

    李昭听了这话,全身的每一个毛孔都防备起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