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九十二章 行刑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赵瑾的心像是被注入了鸡血,顿时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他被勒的麻木是身体,此事都能感觉疼痛了。

    真的是锦衣卫,万岁爷真的是来赦免他的吧?

    “万众瞩目”的锦衣侍卫冲入刑场,从怀中取出文书来,对着王文语道:“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王文语拿到了一看,方始松了一口气!

    哪里是什么恩诏?是准许行刑的“驾帖”。

    “是驾帖!”王文语喊道。

    驾贴就是准行刑。

    “不是恩诏,不是恩诏。”

    “是驾帖。”

    “吾皇圣明。”刑场的百姓,争相传告,欢声四起。

    是嘛,怎么可能是恩诏,那是受冤的忠臣才能有多待遇,赵瑾所做的坏事一桩桩一件件,哪一个不是真的?

    受害的百姓都等着吃肉喝血呢,所以怎么可能是恩诏?!

    再说,相传赵瑾得罪的可是皇后,怎么可能让皇上下恩诏?

    王文语慢慢做下去,竹牌往地上一扔:“开刀!”

    开刀先斩赵瑾的亲属——这是附带的惩罚。

    十五颗人头,滚滚落地;血如流潦,流得到处都是。旁人触目惊心,赵瑾视如不见,脸上一点动容都没有。

    百姓看了哈哈嘲笑:“吓傻了,一看就是吓傻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便宜他了,残害别人的家人都时候,人家痛不欲生心如刀绞,他却傻了。”

    本来斩杀亲属,就是为了让赵瑾后悔的,效果没达到,百姓们多有不甘。

    其实他们不知道,赵瑾不是吓傻了。

    他是看到了一个人,一个改变他一生的人。

    此时亲人的痛苦和周遭的喧嚣赵瑾早已经听不见了。

    细雨如帘,在空中飘着淡淡薄雾,似幻似真的世界,一个大和尚,身披锦斓袈裟,手持禅杖,脚下跟着一只慵懒的白猫,正在不远处笑呵呵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这和尚叫觉远,是皇觉寺的修行僧,他不是很有名,因为他不讲经,但是皇觉寺的住持都十分尊敬他,叫他一声师叔,今年五十多岁的样子,不过主持说他已经七十了。

    这觉远长的也十分有特别,身材像是张永,一副弥勒佛的样子。

    眼睛是最容易让人记住的,他眼睛十分小,细细长长一条缝,像是永远挣不开,但是弯弯的总是很和气。

    是个慈祥的和尚,所以人群中一眼就能把他认出来。

    赵瑾挣扎着想要冲破身上的鱼网、身体的桎梏。

    就是大和尚给他断过命。

    他要冲过去问一问大和尚,明明说他帝王之相贵不可言,为什么他这么快就要被千刀万剐?

    要不是大和尚指点他带皇上去后巷,他怎么可能让皇上认识皇后。

    没有皇后李昭,皇上就不会专情,不会专情就不会惯的李昭专横,李昭不专横他就不会跟李昭做对,不跟李昭做对怎么会死呢?

    都是这个和尚。

    “大和尚,大和尚,你为什么骗我?”

    赵瑾想喊却喊不出来,不过和尚那慈祥的圆脸却在这时候冲他点点头,像是虽然没听到他喊声,但是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和尚真的明白他要问为什么吗?

    就在这时,和尚广袖一挥,他脚下的白猫顿时毛发立起,他那琉璃一样的茶色眼睛像是带着漩涡,一下子就将他吸引过去了。

    等赵瑾在回过神来,他看见自己头戴钢叉帽,身穿秀着龙纹的蟒袍,高坐大殿上。

    他看见文武百官跪在自己的脚下,齐口称颂九千岁。

    他看到李阳东为他斟酒,和他称兄道弟推杯换盏。

    他看见皇上时不时对他赏赐,所有人都在看他的脸色行事。

    他甚至梦到张永问杨厚照:“您再不惩罚赵瑾,他就要当皇帝了。”

    酒醉的杨厚照无所谓的挥挥手:“那就让他当。”

    他看见他无比辉煌的时刻,比他这辈子加一起的人生都辉煌百倍。

    那些场景一祯祯一幕幕,身临其境,都是那么的熟悉。

    他甚至确认,这才是他应该有的人生。

    直到张永又问杨厚照:“那如果赵瑾当皇帝,万岁爷当什么?”

    杨厚照丢掉酒杯顺势坐起,再起来的时候皇帝惺忪的醉眼就像现在的杨厚照一样,星辰般灿烂,凌厉非常。

    而他的梦也醒了。

    刽子手走到了他面前,低声道:“冤有头债有主,入了地狱成了鬼不要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所以方才不过是黄粱一梦?

    方才都是幻觉?

    他还是要被行刑?

    不对不对,这不是他现在的人生,他的人生应该是他看到的那样。

    赵瑾搜寻人群之中,老和尚还在,还在冲他微笑。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赵瑾问道,但是他被渔网裹着,什么话也说不出来,直到刽子手将尖刀放在他的眼皮上,感觉一层薄薄的东西被切开,眼皮就垂搭下来,正好盖住双眼,然后从双臂剐起……那一刀刀剜心的疼,让他终于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声音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有不敢看的人群纷纷向后,胆子大的则发出叫好声。

    觉远看赵瑾被刮倒七十多刀时候还有气。

    他摇摇头,那刀刃划开一条缝隙般大小的眼睛还是笑的那般慈祥。

    随后他喃喃道:“知道为什么老天下雨了吧?因为上辈子你罪有应得,这辈子还没有穷凶极恶,可是还要受凌迟之刑,老天才有所垂怜。”

    四周乱哄哄的,当然没有赵瑾回答的声音,不过觉远听到脚底下传来喵的一声。

    他低头笑道:“多亏你了,老衲一直寻找的异世之魂终于找到了,接下来老衲有趣的事情可多了。

    你也报了仇,也报了恩,我们各得其所,老衲再不能留你,你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喵。”

    “啊?你还行当御猫啊?猫有九条命,你想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,希望你这回能遇到一个好主人,去吧,御猫。”

    随着觉远一声令下之后,他脚下的白猫如风化了一般,从一只娇贵如玉的猫,瞬间成为点点白光,随后消失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午时过后天慢慢的开晴了。

    杨厚照拉着李昭的手在院子里望天,他问道:“你看,赵瑾刑刑完天就晴了,这真的不是哭他?”

    李昭感觉可能这辈子赵瑾的所作所为,凌迟处死的话刑法有些过了。

    但是若是冤枉,也肯定没冤枉他,还是该死的,只是可以不用这么惨。

    但是事情已经过了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