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九十四章 昭昭套路太后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杨厚照其实很孝顺的,当然,是心里,平时护媳妇的时候可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真应了秦姑姑那句,百善孝为先,看心不看迹,看迹天下无孝子。

    所以听到太后生病,他其实非常紧张。

    李昭不免也跟着担心,于是在出发前问钱宁:“出了疹子还有什么症状?发烧了吗?吃东西了吗?殿里别人还有没有。”

    不怕别的,就怕传染病。

    钱宁一问三不知。

    那就没办法了,只有到了才能知道。

    李昭和杨厚照很快到了慈宁宫,平时天黑就落锁的宫殿,此时灯火辉煌,宫人进进出出的忙碌着,脸上都带着凝重的神色。

    他二人直接进了卧房,在外面隔断里,三个太医在等着接驾。

    等跪拜行礼后,杨厚照拉着李昭坐到榻上,后问道:“母后现在怎么样?是什么病?”

    太医中没有薛立斋,其中有个年岁五十多岁,是太医院的左判,他道:“启禀万岁,微臣等细问过,娘娘没有吃不干净的东西,也没有发热,跟以往不同的地方就是今天抱过猫,应该就是那猫和娘娘相克,微臣曾遇到过这样的病例,有些人是不能养猫狗的,娘娘应该就是这种病,以后只要不再碰触猫狗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又问一遍:“就这么简单?”

    左判之前的语气是十分轻松的,被皇上这么一问,反而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。

    那到底是说严重了好还是不严重好?毕竟惊动了这么多人?

    他沉吟下道:“娘娘的疹子起了很多,脸上都是,故而吓人,但是只要不接触猫,就会自己消肿了。”

    那就是没大事。

    杨厚照这次才算彻彻底底松了口气,然后看向李昭:“母后没事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咱们进去看看母后吧。”

    因为之前是起疹子,怕会传染,所以没有直接进去。

    杨厚照拉起她的手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寝殿里面,太后正坐在梳妆台前拿着毛笔在干什么。

    李昭细细一看,毛笔蘸的是红色朱砂,太后在往脸上点点:“……”

    是嫌疹子长得不够多吗?

    杨厚照好奇的走过去,问道:“母后,您干什么呢?涂膏药吗?”

    在镜子里见到了儿子,王太后如见到了救星,回过头用十分委屈的目光看着儿子:“皇儿你看,左边长一个,右边又不长,这不是要逼死哀家吗?”

    所以她就得自己点上,好让两边对称。

    杨厚照:“……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……”

    所以猫什么的病都不要紧,这个性病才应该看一看吧?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母后就是脸上吓人了些,不过精神很好,杨厚照放下心来,叮嘱李昭两句然后去外面问太方子去了。

    当然,他叮嘱李昭是让李昭照顾母亲的时候不要吃亏,更多的时候,他还是怕母亲欺负媳妇的。

    他走后,李昭到了王太后身后,道:“母后要不先休息下吧,明天可能就消了。”所以就不要再点点了。

    自己不喜欢的人,说什么话都不好听。

    王太后回头道:“呀,你什么意思啊?明天就好了,你的意思哀家是装的呀?没长到你脸上你当然不害怕,要是长到你脸上,看皇儿还要不要你。”

    李昭叹口气道:“是,母后教训的是,是儿臣不知深浅,没有体会母后的难过心情,多亏了父皇看不见了,所以母后不用担心失宠。”

    她前面的话绝对是为了后一句讽刺她的。

    她的男人死了,讽刺她没人关心。

    王太后气的将毛笔扔到桌上,回头道:“李昭,别以为有皇儿的宠幸哀家就不能把你怎么样了,你个没大没小的东西,哀家早晚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李昭想了想一笑,然后拉着王太后的手道:“母后,你先坐床上,儿臣好好跟你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她挨骂还笑呵呵的,王太后其实最喜欢的就是别人屈服,所以对于李昭这样的态度,她心情好了不少,不过还是摔着手:“你不要碰哀家。”

    “碰碰没关系的。”李昭把她牵到床边,后道:“母后你坐,儿臣给你讲故事。”

    王太后心中不屑一瞥,扬着下巴道:“想讨好哀家?你就算把故事讲的天花乱坠,哀家也不会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李昭笑道:“母后你想哪里去了?儿臣就是想跟母后说个事实,在万岁爷那里,儿臣不管什么都好,但是儿臣这个人呢,背后的小动作可一样都不会少,儿臣有个奶奶吴氏不知道母后听过没有,人前儿臣是从来不搭理她的,但是没人的时候,按倒了就掐,专挑大腿里面最细嫩的肉掐,掐的她嗷嗷叫。”

    王太后听了脸色一变:“你敢?你这是威胁哀家”

    所以她干什么讨好别人?

    李昭依然笑道:“母后您又想错了,我也不是什么时候都掐她的,只要她不惹我,我怎么会理她,但是我这个人特别小心眼,如果有人非要跟我作对,我就忍不住了,到时候可能什么事都做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还敢掐她一个婆婆?

    王太后身子颤抖起来,怒道:“你还敢造反不成?哀家告诉你,哀家为什么会养猫,为什么会生病?都是你逼的,你还想打哀家?哀家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    李昭佯装微愣道:“原来是为了儿臣才生的病啊?

    那真是抱歉呢,不过母后您若是把万岁爷喊过来,您再想骂儿臣可就有人替儿臣挡着了,您若是不喊人呢,咱们娘俩有什么过节,您可以说给儿臣听,兴许儿臣还能改呢?”

    那她为什么方才还威胁她?

    王太后一时之间不知道李昭要干什么,问到:“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是母后想怎么样,母后为什么连养个猫过敏了都要赖到儿臣的头上,那儿臣怎么做母后才能满意。”

    这个吗。

    王太后眼珠一转,上下打量李昭,见李昭水灵灵的眼睛里透出来的情绪还挺诚恳的。

    她冷笑道:“哀家要的你真的能给,能改?你能哀家才会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李昭心下暗笑,面上诚然道:“不然母后说说看?”

    见太后还在思考,她继续道:“母后再不说,万岁爷可能就来了,您就说不了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