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九十八章 我没有啊!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见到爱人,杨厚照一下子就抓住她的手,道:“你来的正好,你不爱朕吗?”

    李昭用无辜的眼睛看着他:“万岁爷怎么了?臣妾不爱您爱谁?”

    真是够了。

    这些个小年轻的,怎么这么不知廉耻,天天情情爱爱的,情情爱爱也就算了,还要挂在嘴边。

    谁没嫁过皇帝怎么样?

    她也是当过皇后的人好吧。

    王太后厌恶的皱鼻子,道:“你们两个不要再再哀家面前表现得很恩爱了,哀家知道你们爱的死去活来好吗?说正事。”

    后看向李昭:“你来的正好,让哀家下懿旨给崔行简,让他送女儿入宫,是不是你的意思,你给皇儿说,是你的意思吧?这次跟哀家可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看李昭的目光殷切又充满担忧:“真的是你吗?你不爱朕了。”

    李昭脸不红气不喘,反倒很诧异道:“怎么可能是我?谁没事会个自己的男人找女人?反正臣妾不能。”

    说完看向王太后:“母后,您又给万岁爷塞女人了?还要赖在儿臣头上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得到了李昭的否定回答,心里的云雾拨开,光芒万丈,整个人都活了,用鄙夷的目光看着王太后,李昭说完,他就附和:“就知道母后是撒谎。”

    王太后整个人都站起来,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李昭:“昨晚你可不是这么说的。”

    是啊,今天就变卦了,她昨晚也说了,她可不会为了太后全力以赴,这不就变卦了吗?

    李昭躲向杨厚照身边,道:“母后,您自己好好想想,儿臣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,您自己下的懿旨,还想逼儿臣背黑锅吗?”

    妻子那畏惧躲闪的目光,像是剑一样刺向杨厚照的心脏,让他心疼不已。

    他忙抬起胳膊把李昭拢着,然后半转身把李昭护在身后,回头看向母亲道:“母后不要再狡辩了,您这是诬陷,您说宫里除了王云谁会相信您?

    王云是因为是您的人,所以跟着撒谎才会信,不然三岁孩子都不信是阿昭的注意,您就承认了吧。”

    王太后指着李昭说不出不话,急的一跺脚:“就是她自己说的,是她自己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有证据吗?人证呢?谁听见了,反正打死朕朕也不信阿昭会不爱朕,阿昭爱朕就不会给朕找女人,因为她知道朕容不下第三个人,不管男女。”

    少年的声音还是那般优雅,掷地有声的凛然气质一下子他就变得高大起来,李昭脑袋一歪,靠在自己男人的肩膀上,心里都是甜蜜和幸福,是的呀,有人证吗?录音笔呢?摄像头呢?

    啥都没有凭什么说是她说的,反正她不会承认。

    而王太后被儿子逼的无话可说,最后指着李昭道鼻子道:“以后别想再让哀家信你。昨晚说的话全部作废,亏的哀家还对你有过一点点同情,现在都没有了,哀家不会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李昭在杨厚照看不见的角度对王太后吐吐舌头做鬼脸,难道太后不记得,她可是说过她最好背后做小动作的,谁让她自己不提防?

    至于以后,他们哪有以后?

    王太后看了气的更是急促的呼吸。

    可当杨厚照怀疑的看向李昭道时候,李昭都是一副委屈埋怨的神色。

    杨厚照真是忍无可忍,对着王太后扬着下巴道:“反正母后您自己的懿旨自己收好,朕也看出来了,您是不会想跟阿昭和平相处的了,可是您是婆婆,又地位高,本来就应该宽容待人。

    不然人家怎么说父慈子孝,父不慈,让子怎孝?

    有地位有权利的人就应该是和气的人,母后让儿臣看的书里就是这么教的,可是母后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所以儿臣这次真的真的再不会让阿昭来看母后了,会让阿昭离母后远远的,免得受欺负。

    再者,那个什么崔小姐儿臣是不会要的,您不收回懿旨,最后吃亏的是您。

    好话说尽,母后您自己看着办吧。”

    他这些话全部说完,低头看着李昭:“咱们回宫,你再不许来慈宁宫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小狼狗眼睛起起,阳光均匀的脸上写满分满之色,但是看着她的目光是那么的心痛和焦急。

    是全心全意在维护她。

    李昭看了一眼脸色发白的太后,心中顿时涌起内疚之色,她是故意骗太后的,因为太后总是拿孩子的事敲打她,所以她就起了报复的心理。

    但是无缘无故被自己儿子数落一顿,是个母亲都不好受吧。

    李昭再不敢去看太后,更愧疚的是杨厚照。

    杨厚照全心全意的信任她,可是她总是利用他。

    但是杨厚照已经不给王太后机会,连拉带抱把她叫走,李昭也就只能跟着走了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回到寝殿,杨厚照还在生气,生太后的气。

    坐在那里啃苹果,咔嚓喀嚓响,但是抱怨太后的话一直没停过,咬苹果就跟咬太后一样。

    李昭因为内疚,看他的眼神总是很躲闪。

    她站在殿门口,想要进去的样子,秦姑姑走到她身后道:“娘娘,您犯错了?”

    李昭想了想,回头道:“你说两口子之间是不是得坦白,坦白了些好吧?”

    是人都不愿意被欺骗,但是有些事太坦白了最后伤感情。

    秦姑姑低声道:“您以前可不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是啊,以前她事事算计杨厚照,心理一点内疚也没有,但是自打杨厚照落水之后,她就做不出来了,两口子行事,还是有商有量的好吧。

    李昭咬着下唇,后亲自掀开帘子进了殿里。

    杨厚照看她无精打采,扔了苹果核道:“阿昭,你是不是又哭去了,别难过,母后不喜欢你,朕喜欢你,咱们今后躲着她,直到她后悔为止。”

    李昭沉吟一下,把屋里的人都屏退下去,然后走到杨厚照面前。

    杨厚照急的不行:“你到底怎么了?还不高兴啊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万岁爷,你惩罚我吧,我跟你坦白,这次不是母后的主要错误,确实是我怂恿她给崔家下懿旨的,我不能再骗你了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两个手掌都散开,吓得脸色发白,难以置信的问道:“所以阿昭,你又不爱朕了是吗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