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九十九章 崔行简偷梁换柱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李昭气馁道:“万岁爷想哪里去了?我怎么会不爱你,最爱你了,不爱钱都爱你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心下松了口气,蹙眉又问道:“那你干什么让母后下这样的懿旨?”

    因为她要惩罚崔行简啊,顺便阴一下王太后。

    她道:“别以为我不知道,之前告诉万岁爷去大臣家里要回疆女人的就是崔行简。

    挑拨咱们夫妻之间的关系,我怎么会放过他?

    但是我又不想自己出手,所以就欺骗母后,让她下旨,这样旨意与我关,万岁爷知道了还会去找母后给我撑腰,一举两得,我就这么干了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微微张口嘴,后抬起手拉过她的肩膀,照着屁股就是拍两下。

    李昭:“……”

    疼不疼不说,她又不是小孩,她回过身不满的看向杨厚照:“干什么打人?”

    “还不打你?你没看见母后方才多委屈。”

    李昭低下头,脸颊都是羞赧的愧疚红色,道:“就是知道才跟万岁爷说实话,不然我就不说了,万岁爷,你原谅我吧。”

    那红色在她光洁的肌肤上显出的是粉白一片,像是树上刚摘下的饱满欲滴的桃子,小嘴都是那么的诱人。

    这样的爱人,杨厚照又舍不得骂她了。

    想了想道:“也是母后自己有心思,她若不是总想拆散咱们,怎么会被你利用呢?”

    呀,这个不孝子,撒谎他都能找到正当理由。

    不过他说的倒也没错,王太后只是没机会,有机会还不废了她。

    她内疚不过是因为一码是一码的,这次太后没有对她怎么样,是她先挑衅的。

    她道:“那万岁爷陪我去,我给母后道个歉吧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沉吟下赶紧挥手,后星辰般的眼睛里满是神秘的警告之意,他道:“反正母后也没什么损失,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,你不说朕也不说,没人知道。

    但是你若是去找母后道歉,母后是得理不饶人的,她能放过你?

    到时候咱们理亏,朕怎么护着你呢?

    算了算了,反正母后也有那心思,朕说她也不过分,有了这次,起码她以后不会真的给咱们赛人。”

    肯定是不孝子了。

    李昭确定了,松了口气,杨厚照没有怪她。

    随后杨厚照站起,是要往外走的样子,不过他犹豫一下又回过头,道:“阿昭,你这次能跟朕坦白,朕真的很高兴。”

    李昭不解的眨眨眼,他娘受委屈了还高兴?

    其实谁都不是傻子,一个人是欺骗还是坦白他能不知道吗?

    或许一次两次不知道,时候多了,当时不知道,过后一想也会明白。

    但是自打上次打过架之后,他的阿昭真的全心全意的爱他了,甚至对自己不利的事情都会说出来。

    这就是爱。

    冰山终于融化,他的阿昭会越来越爱他。

    “朕也爱你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丢下这句话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外面的阳光从门里打进来,长身玉立的少年背影都笼罩在光里,那秀满金线的袍角,光看背影都富贵不可言状。

    这样出身富贵的纨绔就这么爱她?

    李昭自己都不敢置信的笑着摇头,她上辈子肯定拯救了银河系。

    李昭还沉浸在被宠爱的幸福之中,转眼间他的男人出门去了,哎呀,他没说干什么去啊。

    李昭追出去问道:“万岁爷,您干什么去啊?”

    刚说爱她就走,怪吓人的。

    杨厚照无奈的回头,手指数在嘴边,后用唇语道:“去看母后。”

    李昭微愣,后忍不住勾起嘴角。

    杨厚照做着打屁股的动作以示警告,他的女人错了,但是又不能跟母后坦白,所以他不得去善后吗?

    自己的亲娘,该安慰还是得去安慰的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皇上出门去了,皇后斜倚在门口,憧憬的望了下天,然后又低下头笑。

    那不可言说的羞涩模样,嘴角快要洋溢的幸福…………每个地方,都像极了发情的小猫。

    秦姑姑抱着元宝,对就是那只猫,李昭后来干脆叫他李元宝,成了她的猫不说,还能体现她的喜好。

    一人一猫走近皇后,后秦姑姑问道:“娘娘,这么一会不见皇上,您这是想了吗?”

    被人用揶揄的声音打断思路,李昭抬起头对秦姑姑撇嘴嘴,后道:“你这种单身狗是不会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眨眨眼,后问道:“为什么叫奴婢单身狗?娘娘,您不是在骂奴婢是吧?就是取个外号?”

    李昭对:“没有对象的男女就是单身狗,你就是,所以你怎么会懂得我的心情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又气又沮丧,跺脚道:“没对象都够可怜了,还骂奴婢是狗,娘娘您不觉得自己太过分了吗?”

    不觉得啊。

    李昭摊摊手,然后哼着明快的小曲就要进屋了。

    看样子是皇上原谅了她,不光如此,肯定又恩爱了。

    秦姑姑挑挑眉,后追上去问道:“娘娘,您是不是高兴的太早了?

    您忘了,您自己给自己弄个情敌过来,太后懿旨,那崔小姐必须进宫,听说真的十分漂亮温柔。”

    李昭回头冷笑:“听说的事情能作数吗?再说,本宫是那种打没把握仗的人吗?

    放心吧,会赢得,崔行简还会落下咎由自取的下场,什么都不知道的人慢慢看戏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不服气的摸着猫脑袋,又被鄙视了,不甘心。

    被人无缘无故就摸来摸去的李元宝发出不满的喵声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崔行简和夫人坐在客厅里的主位上,一左一右,二人脸上都露出敷衍的笑容。

    崔家客厅不大,七八个人就给填满了。

    而这七八个人还都不说亲戚朋友,就是家里的一个下人的一家。

    此时一个妙龄少年正跪在他们面前抵茶水。

    少女长着一双水杏眼,柳叶眉,脸颊有些窄,不是特别让人惊艳的美女,但是她肌肤很白嫩,生为北方人,确有种南方女子的娇柔和婉约气质,一副小家碧玉的模样。

    那少女用掩饰不住的欢喜声音叫道:“干爹干娘喝茶。”

    着少女正是崔行简夫妇临时认的干女儿。

    太后懿旨说让他们送女儿进宫,可没说干女儿不行。

    自己的女儿肯定舍不得,那正好认个干女儿送进去,既不用抗旨,也不用担心女儿老死宫中,一举两得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