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零一章 喜欢花草间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王云颔首道:“应该就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王太后想了想道:“那就留下来,哀家正好喜欢知书达理的贤惠女子,就养在哀家身边,早晚有一天会把皇后比下去,到时候皇后可别后悔。”

    太后已经拿定了主意,王云道:“那奴婢这就带人来给太后瞧瞧。”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晚上风好,吹的人精神抖擞,又是满院子的鸟语花香,李昭洗过澡后带着元宝在后院子里遛弯,秦姑姑也跟在身边。

    秦姑姑刚刚打听到慈宁宫的事,忍不住笑道:“太后如今要被那位崔小姐气死了,这位小姐诗书礼仪都不懂,太后让她抄写佛经,废了一块好墨,没写出来一个字,感情不识字。

    这还不要紧,说有天晚上宫女起来看见她在太后的多宝阁前逗留,她不知道宫女在,手上怜惜的摸着,被宫女一吓,把太后最喜欢的素纹白瓷瓶给打了,而打了一个,咱们太后的脾气就得打另外一个,把太后都气死了,已经开始质疑她的身份了。”

    李昭嘴角勾着笑,太后自己下懿旨叫进来的人,还是侍郎家的千金,理所应当对着好些,可是如果处不来呢?

    太后没办法对人家好,又不好意思放任不管,那就好想办法揭穿崔月枚对身份,然后送回去,到时候崔行简就难看了。

    所以这个崔行简,她的仇可以不用想就报了。

    她随后道:“过两天再看,更热闹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呵呵笑。

    忽然他们背后传来质问的声音:“好啊,你们两个人又在一起笑嘻嘻,笑话谁呢?说出来朕也笑笑?”

    李昭和秦姑姑回头,是刚洗完澡的皇上出来了。

    少年穿着米黄色常服,薄薄的一层随意的贴在身上,发丝披散,风中轻扬,全身上下都是慵懒的富贵气质。

    他看着皇后的目光灼热如火,人家是想浓情蜜意呢,秦姑姑行了礼,知趣的退下了,李昭外头看着杨厚照笑:“怎么找来了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牵着她的手把她拉到秋千下,然后二人并排坐在秋千上,杨厚照问道:“是不是在笑母后?”

    李昭嗔怪道:“都听见了还要问?”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就算不听讲,笑的那么阴险,也知道是在编排母后了。”

    到底是人家的亲娘,李昭道:“也不是编排母后,是在笑话崔行简,母后身边那个崔小姐,不是他的亲生女儿,是为了这次进宫,特意认的干亲,搪塞万岁爷和母后呢。”

    这件事李昭早就告诉杨厚照了,杨厚照其实也在等着太后对崔行简发火。

    所以这次不关他们两口子的事。

    杨厚照摸着李昭道脸,柔滑细腻,像是剥了壳的鸡蛋,一双眼睛灵动清澈,看人的时候带点孩子的天真懵懂,着绝对是一张非常可爱乖巧的脸,但是长久相处才知道她有多坏。

    兵不血刃,一个三品大员,她就拿下他的母后就给搬到了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感慨道:“阿昭,幸苦你是爱朕的,不然朕不是被你卖了还得给你数钱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万岁爷也不是傻瓜,人家哪有你说的那么聪明,是因为万岁爷对我好,我才能布置那么多事,放在别人家,就对母后顶嘴,我就吃不了兜着走了,还什么卖人?会被休掉吧?”

    杨厚照捏着她的笑脸哈哈笑:“你知道就好,不是你厉害,是朕偏心你。”

    当然了,那句话说的好,哪有什么宫斗?不都是偏爱吗?

    李昭头依靠在杨厚照肩头,道:“万岁爷咱们能一直这么好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是啊,吃完饭,两个人坐在后院,乘凉休息,说说话。

    有元宝在花间奔跑,有昆虫在树上鸣叫,如果再生个儿子给母后一个交代那就更好了。

    儿子!

    杨厚照低头看着怀里的妻子,躲在自己怀里的时候娇媚可人,再想到手感,该胖的旺仔胖,该瘦的小妖精就很瘦,简直是天生为他准备的尤物。

    他右边眉毛一挑,见四周没人,低声道:“阿昭,朕想要你。”

    李昭抬头一看,少年刚下过澡,发丝还飘着湿润的清香气,宽大的常服就像是浴袍,胸口结实的肌肉都漏在外面。

    她舔舔嘴唇道:“那咱们回房。”

    “不,就在这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站起来,不由分说将李昭抱起,随后就往后面的葡萄架下走。

    李昭惊的瞬间清醒,抓着他的肩膀道:“那可不行,咱们是有身份的人。”

    太后都够看不上她的了,还叫她狐狸精,真的打野战,可不成了名副其实的狐狸精,古人对性的接受能力还是很弱的,当然,房里怎么折腾都除外。

    所以她还不想那么放纵,主要不想出名。

    杨厚照眉眼都立起,英俊的脸上挂着被扫兴后的怒意:“可是朕就想在外面,不然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李昭想了想,咬住他的耳朵:“回房让你在地上滚。”

    这个也挺新鲜的,但是还是不如花草间刺激。

    杨厚照嘟起嘴。

    李昭又道:“我在上面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眼睛上挑想了想:“还有没有别的好处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我动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眼睛一亮,后道:“中途可以换姿势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前后左右随便照哥哥怎么折腾。”

    哇,照哥哥,杨厚照感觉到小豹子经不住诱惑在搭帐篷了。

    他得寸进尺道:“那你亲不亲小豹子?舔一下就行。”

    李昭用较俏的眼神斜睨着他,摇摇头:“这个不行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蹙眉。

    李昭喊道:“照哥哥,人家等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好吧,小妖精,他又输了,杨厚照抱着李昭撒腿就往寝殿里跑。

    风儿轻,月儿明,后院子的一片花草之间随着帝后的离去很快归于平静,只剩下一只猫抱着一朵芍药花在愉快的打滚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又过了三天,王太后终于忍受不了崔月枚的粗鄙莽撞,于是要把她遣送出宫,派内侍通知崔行简来接人。

    崔行简一听到消息就吓的六神无主,这说明什么?他认干女儿的事宫里各位肯定知道了,并且不会认可。

    崔行简怕事后被皇上打击报复,于是和夫人商量,称病致仕了。

    本来杨厚照因为回疆女子的事就对他犯了膈应,但是惩罚也不能太过,于是朱批一挥,一位从三品的侍郎仕途就到此为止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